还记得那年的杏花微雨吗? 御花园中的遥遥相望,却注定了嬛嬛与四郎的错付。 碧海蓝天下的紫禁城,偏偏叫人生出几分情缱。 太和殿前回眸的瞬间,放佛自己就是坐拥天下的帝王,不远处的午门城墙上,依稀还能看到四爷目送若曦离去的背影。 撑一把伞漫步在青石板上,两旁高墙耸立,朱门轻掩,夹道幽长,黄昏下的紫禁城像极了静卧在时光里的美人。 谁说紫禁城内,就不能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御花园中,紫藤萝攀上了枝头,枝叶繁茂,却再也寻不到当年的杏花。 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或许,这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宫殿就是给人寻觅的吧。 或许,当你抚摸着它的砖瓦时,你真的会有一种犹如故人归的感觉吧。
【饥来吃饭困来眠·功课】蝶恋花

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作怜花句。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

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露下庭柯蝉响歇,纱碧如烟,烟里玲珑月。并著香肩无可说,樱花暗解丁香结。

笑卷轻衫鱼子缬,试扑流萤,惊起双栖蝶。瘦断玉腰沾粉叶,人生那不相思绝。

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尽日惊风吹木叶,极目嵯峨,一丈天山雪。去去丁零愁不绝,那堪客里还伤别。

若道客愁容易辍,除是朱颜,不共春销歇。一纸乡书和泪折,红闺此夜团圞月。

河传

春残,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昼闲。无言暗将红泪弹。阑珊,香销轻梦还。

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记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胡蝶儿。
第十一章

绝命崖上绝命路

如枭的笑声让云曦和楚穆然打了个冷颤。   天边一个黑点急速向着云曦和楚穆然接近,就在二小一晃神的空当,满腔怒火的身影就到了二小面前。   “呵呵,四大家族为了云曦真是煞费苦心啊!劳李老驾临这荒郊野外的,云曦不胜惶恐!”   看着来人云曦心中苦笑,穆然哥哥啊,你说你送什么不好,非要整出个劳什子的龙凤佩,这可真要了本姑娘的命啊!   “云家丫头,收起你那套把戏,老夫不吃这一套!”   话音未落,李姓老头霍然转身,残影一闪,金色的掌影呼啸着砸向楚穆然。   “嘭!”   胸前寒意刺痛,楚穆然抬起双手速挡在胸前,纵然他反应迅速可仍旧未能抵挡老者暴怒一击,被拍出十几米远狠狠的砸在地上。   “穆然哥哥!”   云曦娇呼,手腕抖动,一道道鞭影犹如火龙般扑向李姓老头,同时她身体暴掠而起,一阵香风便到了楚穆然身旁,来不及查看楚穆然的伤势,双腿用力,灵力瞬间注入双脚,拖起楚穆然如离弦之箭向着远方飞射。   “哪里走,给老夫留下!”   暴喝声中刀光四起,寒意漫天,刺眼的金色刀芒夹杂着老者的怒火直奔云曦斩去,破风中带着一股萧凉肃杀之意。   “云曦!”   被云曦拖着的楚穆然感觉彻骨的森然杀意,惊呼一声,身体猛得用力挣脱掉云曦拉着自己的手,将其整个人挡在身后。   “噗!”   暴掠中的云曦感觉手中一空,回首一看,漫天的刀光迎面扑来,还未等她来得及应对,一股咸咸的液体溅在自己的脸上。   “穆然哥哥!”   李姓老者不给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双脚一跺地,身体腾空而起,宛如猛虎下山,两只大手抓向云曦。   “跑,曦儿,快跑!”   被刀芒击倒在地的楚穆然突然暴起,拖着淌血的身体扑向李姓老者,死死的抱住他的双腿,口中暴喝。   “滚!”   想起李蔚然那凄惨的模样,老者恨不得将面前的二人生吞活剥,焉能放走云曦,他此时愤怒至极,左掌轰然而下。   “咔嚓!”   李姓老者的含怒一击拍碎了楚穆然的肩胛骨,传出一声脆响。   “不,穆然哥哥!”   云曦此刻犹如一只乍了毛的公鸡,满头青丝无风自舞,双眼喷出两道怒火,一股凌厉的杀意喷涌而出。   火红的灵力随之在周身涌动,瞬间布满了全身,由手臂蔓延至长鞭,云曦怒喊着扬起长鞭直奔老者面门。   “曦儿,跑,快跑啊!”   楚穆然用他残余的手臂死死的抱紧李姓老者大腿,用尽最后的力量朝着云曦大喊。   楚穆然此时肩胛骨碎裂,后背一道三寸长的刀伤,在其深可见骨的伤口处还“汩汩”冒着鲜血,他的力量连个普通人都不如,虽然他拼命抱住老者的腿,也仅仅给其带给一丝困扰。   云曦扑过来的瞬间,李姓老者手中鬼头刀上下翻滚,刀光迭起,道道刀影散发着刺眼的金芒将火红的鞭影击碎,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到云曦身前。   “嘭!”   蕴含着老者满身修为的刀芒狠狠的劈在了云曦的身上,云曦的身体犹如炮弹般倒飞出去,在空中留下了一条鲜红的抛物线,“嘭”的将地面砸出个大坑。   “穆然哥哥,曦儿做不到一个人走!”   云曦无力的低声呢喃,晶莹的泪珠像极了断了线的珍珠,滚落面颊。   “好一个郎情妾意,老夫成全你们!”   李姓老者狠厉的说道,同时腿部用力,楚穆然的身体如飘絮般落在云曦的身前。   云曦挣扎着向前爬了几步,伸手拉住楚穆然,笑着呼唤道:“穆然哥哥,曦儿陪着你!”   云曦的笑宛如冬日盛开的雪莲花,那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嘴角扬起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或许,这就是与子共死的甜蜜。   李姓老者漠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正午的烈日仍旧无法驱散对方手中那把明晃晃的鬼头刀,散发出来的冷冽寒意。   “咻!”   顿时不知自哪里暴射而来一抹寒光,带着凌厉的破空声直袭李姓老者面门。   “哼!”   李姓老者冷哼一声,手腕一抖,数道金芒快若闪电般的射出,直接迎向空中的寒光。   “轰!”   两道刺眼的光芒撞在一起,巨大的相撞发出雷鸣般的响声,紧接着地面出现一个三尺深的大坑,烟尘顺势弥漫四周。   “何方鼠辈!”   李姓老者朝着虚空处暴喝一声。   “嗖!嗖!嗖!”   回答他的是物体急速穿过空间的细微响声,李姓老者只感觉漫天的烟尘中隐约有道黑影闪过,却未曾再受到攻击。   “糟糕!”   李姓老者似乎想起什么,大手一挥灵力鼓荡,烟尘四散飘落,顿时呆若木鸡,此刻他的面前除了残留的两个大坑,空无一物,云曦和楚穆然的身影不翼而飞。   失去了云曦和楚穆然的身影,他猛然惊醒,匆忙举目四望,只见通往绝命崖的山峰上有道身影疾驰,暗道不好,云家的供奉影无踪。   “影无踪,老夫知道是你,休走!”   李姓老者暴喝一声,身体犹如脱缰的野马狂飙而起。   “影老,是你吗?”   黑影腋下的云曦虚弱的问道。   “小姐,别说话,待老夫摆脱了李家老鬼慢慢道来。”   身后李姓长老紧追不舍,影老来不及细说。   “嘎嘎,影无踪,何故如此匆忙,几十年未见也不和老朋友叙叙旧,未免有些不厚道了!”   “哈哈哈,王某还奇怪,这影无踪为何不与我过招,原来是为了两个小家伙啊!”   “桀桀,这么热闹,怎么缺得了我白世昌!”   几道嚣张无比的笑声响彻在林间,三道身影好似约好了般,从四周将影无踪逼至绝命崖顶。   “呵呵,四大家族全齐了,他们也是真下了血本,竟请出这几个老鬼,看来他们对小姐身上的神宝志在必得啊!”   影无踪心中苦笑,这几个老鬼,他自信单打独斗无人能敌,即便被他们围攻,亦可从容退去,可这两个孩子该如何!   “小姐,怕吗?”   云曦死死的盯着周围的四人,仿佛要将他们的面貌刻画在骨子里,听到影老的询问,坚定的摇了摇头。   “好!”影无踪欣慰的点了点头:“那老夫便为你们杀出一条血路!”   “影老,曦儿恳求您一件事,还望您老应允!”   云曦握着楚穆然冰冷的手,黯然的说道。   “丫头,不要说啦!老夫拖住他们四人,你寻个机会带着穆然小子逃!”   “影老,他们要的是我,你带走穆然哥哥,想必他们也不会为难于你!若穆然哥哥安好,我心便无憾,算曦儿求您啦!”   云曦声泪俱下的哭着哀求影无踪带楚穆然走。   “丫头,老夫平生最慕有情人,纵是舍弃了区区性命也定然护你们平安!”   说罢,影无踪将二小置于一块稍远的地方,霍然转身,脚尖一点地面,身形跃空而起,在四人诧异的目光中,落在他们的中间,拨出背后三尺玄铁剑横空一扫,火红剑影带着劲风扩散开来,直接笼罩向四面八方。   “桀桀,影无踪,你真是狂妄无边,是谁给你的胆量对战我们四人!诸位,这老鬼看厌了阳世的风光,我们成全他吧!”   李姓老者怪笑一声,扬起那把沾染着云曦和楚穆然斑斑血迹的鬼刀头,体内雄浑的灵力如潮水般暴涌而出。   “你算个什么东西!”   影无踪眉毛一挑,无视他的挑衅。   “嘭!”   李姓老者面色阴沉,手握血刀,身形一跃,一股凌厉的金色刀芒便便这影无踪狠狠劈去。   面对着那带着呼呼破风声而来的凌厉攻势,影无踪淡定如水,手中玄铁剑轻轻一挑,剑神一震,火红色灵力涌动间,便生生将那刀芒震成虚无。   “三位,莫非还要看戏!”   李姓老者心头一惊,这影无踪实力更胜往昔,如此轻描淡写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势。   “李兄莫急,白某助你一臂之力!”   “哈哈哈,李兄真会说笑,王某来也!”   张家老头不声不响,手中古戟化作道道戟影,暴刺而出。   “叮叮当当!”   刀光剑影,剑戟碰撞声响个不停,影无踪彪悍无比独战群雄,五人一时间杀个难解难分。   正在这时,山下狂奔上来一道黑影,急速飞奔中大喊:“大长老,我来啦!”   “你个白痴,为何这等迟缓!废话少说,快去拿下那两个小畜牲!”   李姓老者听到传来的声音,怒吼道。   来人感觉到大长老的怒意,立刻抽出腰间长刀,晃抖两下,顿时片片银光化作点点寒芒,快若闪电般直袭云曦。   “丫头,小心!”   影无踪被四人缠住无法脱身,只们暴喝提醒,奈何刀芒太快,眨眼便到了云曦面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昏迷许久的楚穆然幽幽醒转,方一睁眼便见点点寒芒袭来,爆发出体力仅存的力量猛得将云曦扑倒在地。   “噗!”   楚穆然原本残破不堪的身体,受到如此重击哪里还能承受的住,血如泉涌般喷洒,朝着绝命崖底坠落。   “穆然哥哥!”   云曦凄厉的呼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萧然的身影霍然回首,死死的怒视着崖顶的众人,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决然,纵身跳下云雾缭绕的万丈深渊。   “待来世,我若归来,定血洗四大家族!”    http://t.cn/RDUn8A8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还有,如果你的手折了就赶紧去看看去吧别到最后伤到了脑子!
  • 【湛坚】 (八) 皇宫内,一间屋里来来往往许多太监宫女!一张床上躺着一个绝世美男子,但是他却气若游丝,脸色苍白!他的床前站着高湛,高演,高湘也在!一位太医正在给
  • #高山原也[超话]#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糖。“好听 炸 朗哥”中间的空隙不一样 已知ios在打字后连续按两下空格就会变成“。”所以为了有空隙就需要等一秒再按
  • 对于一件和你根本不相干的事情,你为什么却要进去掺和?还说出这样的话语。 身为音乐人的你难道不应该比谁都清楚音乐版权的珍贵吗? 当别人在评论里指出你根本不了解整件
  • 说真的我今天超开心就算有那么多一点点累也没什么[挤眼]可能真的是越长大越容易难过吧~总觉得可能之后让我像今天这个开心的时间会少了好多好多我怕不是真的老了~没想过
  • 7月你好 2019这一年过去了一半了 从遵循渐进的开始 到现在步入正轨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事业和感情一样 都需要用心经营 值得庆幸的是有家人 有朋友的支持
  • #八字算命、八字合婚、算卦# 在八字合婚的时候,通常会看男女双方的喜用神是否有互相补益的作用,这一点在八字合婚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今晚这两集,以王对中心的
  • 非常感谢素不相识的阿姨送我回家,在我晃晃悠悠快要晕倒那一刻,立马叫住我,扶我靠墙站,然后飞快的跑回家给我倒了杯红糖水,期间又有两三个叔叔阿姨扶着我站,还要给我买
  •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超级无敌傻 总是双手捧着一颗真心对别人 殊不知别人也许压根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更别谈为你考虑了 是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 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关
  • 在大革命时期,党忙于国共合作、开展工农运动和支援北伐战争,没有条件对党的诞生进行纪念。各级政府,也组织隆重的军民联欢晚会或座诫会,邀请老红军、军队离退休干部复员
  • 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的更狂野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摩登兄弟刘宇宁新歌# ❤❤@MD_摩登兄弟快点结婚吧,今早我从睡梦中醒来,又梦见你了,我
  • 戳还可以到NAP英站结账退税 Farfetch定价优势+新用户9折【DFF10】戳使用GoCashBack有6%返利  大理寺少卿的宠物生涯  陌上人如玉  穿
  • #吴世勋粉丝倒打一耙# [蜡烛]#吴世勋粉丝碰瓷专业户# 针对吴世勋粉对孟美岐本人的造谣整理的一些澄清资料和科普 一,棒粉说孟美岐在限韩令期间去乐天表演?ex
  • 昨晚和他坐地铁在沥滘地铁站换乘,他突然和我说妈妈,你是在这里买青蛙摇摇车给我的!我惊住了……果然下半年是要去读幼儿园的人了……2:昨天晚上我们散步回来,站在电梯
  • 我只想说,轻易不要尝试Insanity,心脏真的受不了(动作标准的情况下)之前运动两个月了强度都不低的,今天体能测试还有10分钟的时候跪了,头晕目眩,恶心想吐,
  • 亲爱的任先生 这么多年的感情 有快乐 伤心 难过 幸福 甜蜜 谢谢你来过我的世界 路过我的青春 你是我唯一一个怎么死心塌地 心甘情愿付出过的男人 我爱过你 也等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我看到的一切美景,早已经和心中的你会心地对视过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走进了我的心中,你的身影,你的笑脸,
  • 【独家/每周一、四、六更新】开始——他把她抓进自己的黑城堡,成为众多复制品中的一个。“做我的女人。” “凭什么?你以为你帅你了不起啊!” “就凭你是我看上的。”
  • 题材不新,套路也不新,可我就爱吃这一套,带点文艺和温情(再来点暴力和人性更好)的电影总是能俘获(像我这种)伪文艺缺爱单身女青年的眼泪(上一部类似的电影是《三块广
  • 不过,从加强自身英语语言理解能力和英语表达能力角度出发,如果你是用中文“开金矿”“摇钱树”来学会英语a cash cow什么意思,我却是把它说成下面你都能理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