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三千,落寂一生】   若时光能倾听流年的念叨,诉写一首美妙诗。花前月下断弦,音犹在曲,陌然独舞,渲染今宵唯美。是否能把记忆流涟,寻回你的踪迹,浊酒交杯,此生唱尽。      冬雪纷飞,覆盖庭庭深院,无瑕美景,眼影摇曳。枯河岸边风尘年少,容颜憔悴,任由雪花沾满衣裳。北风呼萧,瘦弱身躯显得几分摇晃,凝眸寂廖的石桥,眼丝伴着几分期待,亦不知等着谁人归来。      清风撩起窗帘,残月暮光渲染寂夜,仿佛弹奏一曲惟妙的曲。静静聆听悠婉的曲,神似黯然,晚夜最美邂逅。晚夜倾刻风起,落叶随风漫舞,调零一地花瓣无人怜悯。亦不知,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逐还是树不挽留?      玻璃窗前檀木桌上,香浓奶茶苦涩咖啡,不相为融甜苦不堪。三千青丝佘香尚在,残烛泪滴雾迷魂散,忧伤游荡。      温婉拥抱不再暧昧,缠绵亲吻显得敷衍。悲寂飞蛾扑火而去,独奏的风停止浅唱。暖色的梦瞬间倾塌,谁动了它的弦,唱就今朝曲终人散!      冬季残歌,寒风萧瑟,伫立落雪盼着你细步而来,待安好笑颜。听,雪花飘零梅树枝头,傲骨寒梅正迎风雪笑,你是否会有几丝欣慰吧。      繁华三千,落寂一生,落雪缤纷,繁花殆尽,断桥枯等,无期呼唤。风华逝去,挥墨成痴,浮生若梦,月笙歌,君独舞。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一场花开,错落了多少时空交织的残影,孤错了轮回,埋首烟波,似水流年,花轻似梦,片片花瓣都携刻着深深浅浅的思念,落入眉间,微风轻荡,旋舞如蝶,摇曳成时空里的一弦琴音,翩祁在岁月流光里的一曲歌赋,每一个翻转,都是一行清诗,每一个轨迹都是一首绝唱,每一段流年,都是一场轮回,流淌在诗意斑驳的时光里,散落的,拾掇起的都是凝眸的瞬间,却始终无法成你画意的脸庞随我去流浪!      你在右岸,挥一挥手,散落了手中的色彩,作别了那些色彩迷离的阴霾,错乱了五彩缤纷的童话,所谓的誓言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砰的一声就碎了,不用回首却已不见,不见,不见,这话,飘散在耳边,你却真的不见,那一轮弯月,遥挂在天边,不见,它的泪眼,苍涩了月老手中错绑的红线,遗留了曾经,刻下了思念,覆盖了心底的往事,如烟轻纱!      你来时的路,座落在那山水间,沉落在一个个无人的暗夜里,辗转,辗转,再辗转,终不成眠,放出的线编成了连绵不绝的水云烟,荡了心樊,孤影成单,思念却成了双,你一低头温柔,写我这一生的伤怀,你抬起头的柔情,铺成我这一生的绝唱!      往事如烟,落下的总是最深处的思念,一纸嘲尽,乱的总是自己的心,你我的距离就像是明月与清泉般只能相望却不能相依的绝望,一笔挥洒,怎落的下这一生的思念,一曲断弦,已然成殇,相思两无言,交织今生的缘错,你留下的一缕香,划作万青丝,把我的思念编织成了网,我困在了中央,你却忘将我放出,于是我就这样守着你编织的梦,空等了誓言,你的容颜成我绘不出的青花图案,乱了我三世的遗憾,我终是过不了你的劫,在冬雪埋了尘世,我瞒了那些往昔,却终究是错过了你,你的流年,在似锦如花的最深处,走过,不是为我,却乱了我的浮生,你一低头,写我一生的伤怀……    【无奈缘字怎堪解,多少痴情化执念】 都道今生缘来世再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也许这便是这红尘世间最动人心弦的爱情吧。 落落红尘,唯你是念,我曾许你一生晨钟暮鼓棋琴书画;你曾许我一世鸳鸯戏水青丝白发。春风垂柳美如画,红袖楼台依斜阳,能陪君地老天荒,也不悔这一生陪你刻骨铭心花前月下。若能与你共翩跹,宁愿为你负了天下。 几度轮回,孟婆汤,奈何桥,忘川河,三生石,不论是前世缘,今生续,还是今生缘来世续,穿过轮回之境,几度回眸只为遇见你。 奈何流年浅,芳菲短,空叹百年落成灰。寒灯把盏,沧海成桑田,却道是:前缘修未满,何以聚今生? 三生石上三生缘,奈何桥下问忘川。修得几世同船渡,又俢几世共枕眠?共看沧海月明,相依蓝田日暖,红尘晓梦醉心田。谁知梦醒良人远,竟是绝情踏誓言。无奈缘字怎堪解,多少痴情化执念? 岁月清浅,婉转成殇,是谁在岁月里清歌浅吟,一路婉转成殇,一曲流年,唱不尽平生意难尽。岁月匆忙,四季轮回。看那一簇一簇开得如火如荼​的繁花,在清风乍起时,舞落一地绚烂的凄凉,不由得悲从中来。花期是如此的短暂,流年是如此的无情,独自忧伤的行走在这苍凉的人世间,我不忍看海棠含泪的双眸,亦无法直视丁香结愁的忧伤。在时间的尽头,原来所有的美好不过昙花一现的惊艳。伸出手,一瓣残红悄然落在掌心,鲜艳,悲壮…… 多少痴情困于一个缘,多少感情因为一个痴,爱得起,放不下,忘不了,纠纠缠缠。缘起,万般皆好;缘灭万般执着,万般苦。缘分皆注定,何必执着,何必强求,何必千千结,遇见该遇见的,拥有该拥有的,忘记该忘记的,一切皆随缘而来,一切都随缘而去,从容洒脱,淡定自如,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成全。是你的缘分,一定不会走;不是你的缘分,一定会离开;与其执着烦恼不堪,不如放下,随遇而安,不为难自己,不伤害别人。缘分即是注定,又何必去强求……
十月的思绪, 已经瘦到枯竭。 纵然, 你收集了一季的墨花相赠, 我终究, 还是做不成写诗的次第。 尚未完成的故事, 像泛黄而易碎的叶子, 忽一夜风起, 便七零八落的在心里堆积。 不敢触及, 只得, 静待烟火岑寂。 一季静秋,一抹牵念,片片落叶带去了往日的情怀,留下了几多伤感。 多次的回忆,消瘦了容颜。 举目远望,你的身影总是缠绕在心间。 谢谢你曾经陪过我一程,还没来的及感恩,你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去儿不还。 虽说我们曾经发过誓言,说什么谁也不准说再见。 说什么我们在红尘的渡口不见不散,相伴永远。 最后还是失去了彼此,让寂寞在红尘中低吟着无悔的眷恋。 不知何时?还能再续这千年的缘。 深夜的风,飘起了窗前的帘,墨一帧书笺,让流云捎远。 远方的你,也是否在月光下,举目长叹! 思念,随着岁月的流失,渐行渐远,消失在无际的天地间…… 红尘之外,总喜欢浅笑着,将所有美丽婉约成一抹恬淡。静静与你一起,放牧心灵,淡听风雨,浅守流云。在陌上,感受烟火的葱茏,沐一片光阴的温润养心。感恩这一场相遇,未来的日子我愿与你浅梦淡寻,深情浓藏……     任你固结着多少浮沉悲绪,缱绻心事,混沌,忧伤,感怀,压抑,就在宛妙的音符拨动心弦的一刹那,便能顷刻间涤荡净尽,化于无形之间,遁入不思之境。如霜雪溶于沸水,如朝雾散于初阳。 随他悲绪生潮,由他愁肠百结,浮世的铅华,人世的沧桑,都已宛宛氤氲,超凡入圣。此时,胸中会澎湃出莫名之感恸,难禁之酸辛,涌破眶热泪,品郁馨苦茗,飘逸悠然,气定神宁,无欲无求,无忧无念,任时光在凝眸舒眉间划过,任思绪随百转的琴律回荡在云水河畔。凝神谛听,静思沉悟,一瞬回眸,咫尺红尘,已相隔天涯…… 人生能有几回醉,江河滔滔向前忙,人生能有几回春,凛风簌簌语断肠,人生能有几回愿,花泪为谁幽调唱,人生能有几回暖,痴情能有几回尝。痴迷君情已入画,一生何求,一生何奈,一生牵挂如初,一生遥望,一生期盼,一生等待。   梅花开乐,雪染梦魂。   断晴悲凉,秋水更明,夜更半,灯火燃,青灯下,流霞染笔,丹青有歌,笔墨卿奏,蝶语冰冰,残花碎晓,眉目秋锁,泪染红尘,菊诗,秋雪芯,孤寂,花影月照,斗转星移,长风万里,呼啸苍茫,织梦行云,婉约风华…… 半盏疏影诉清浅 执一杯清咖,于品茗瞬间,在氤氲处,挽留点滴、旧忆时光。 落花亦香,复忆芬芳。倚窗凭栏,望花痴舞时节,似昨日回放。风吹起一缕馨香,却魂牵梦想。 秋已荒,夜已凉。多少离情别绪,早已覆满寒霜。 落叶,似絮飘零,无踪亦无情。风扬处,徒留落寞枯枝,在冷风中摇曳。虽万般思忆心萦,愁苦,却无人可倾。 庭院依山,半盏疏影诉清浅。思语映笺,思忆成篇。 挥墨添香,丹青素描,醉芬芳。旧忆笺祥,徒留芳心,梦一场。 痴魂醉唱,魂牵恋旧、忆难忘。思忆添霜,昔笺残香、落花殇。 灿烂星光,点点莹霜,模糊了谁的遐想?波涛声响,响彻耳旁,触动了谁的忧伤? 氤氲凡尘寒凉,雾隐虚幻多殇。亦叹人世苍,薄凉几多荒。 执一杯清咖,于品茗瞬间,在氤氲处,挽留点滴,旧忆时光。 韶华逝水,亦留芳,踏雪寻梅,亦留香。虽叹人世苍,不解人间薄凉、几多荒。却也自阙美律、自飞扬,粉笺留墨、赋华章! 庭院依山,半盏疏影诉清浅。思语映笺,思忆成篇…… 时光,在天地间交替;岁月,在尘世中轮回。芳华,在岁月中消殒。 待到芳华留不住,岁月已白头之时:繁华褪尽,芬芳不再,多少前尘往事化成心里的一抹白月光,多少激昂的热血化作胸前的一颗朱砂痣。 逝去的芳华告诉我们:人生几何,最是当下;唯惜今夕,不悔几夕。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叹此生别过,愿来生再续 风吹过屋檐的风铃,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林,斑驳了草地。 岁月静好,只是可惜四月的光阴不属于我。阳光明媚,只可惜漫游的脚步却略显匆忙。 爱恨与悲喜,孤独的旅途,总会让我尝到苦涩的味道。 我在夕阳落下的地方凝望,想穿过幽幽暗暗反反复复的时光。 那个是真,那个又是假?往事如烟,恍然如梦! 我总是强装坚强,在汹涌成潮的暗流里随波荡漾。 一边无力着现实的残酷,一边恐惧着未来的迷惘。就在幽幽暗暗的旅途里暗自悲伤! 时间会过去,就像日月的交替,在四季的轮回里看遍世间的繁华。 桃花谢了春红,我在孤独的岁月里暗自思量,我还有什么可以拒绝悲伤? 故事还没有开始,却开始谱写一场注定悲剧的结局。 风吹来了,带着青草的香。远处一池春水,忧郁的荡漾。 我扪心自问:我是不是真的付出了,还是我只是敷衍了事的装模作样? 没有人回答,只是屋檐下的风铃在呜咽着现实的荒凉。 有时候觉得人世间最强大的力量是相知相爱的爱情,有时候也觉得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竟然随着世事的变迁随风飘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多么美好的童话! 是不是人的成长,都需要无数次痛苦的抉择;是不是美好的愿景,都需要无数次泪水滂沱的冲刷;是不是成熟的代价,都需要在幽幽暗暗的旅途中反反复复的挣扎。 我努力的想变得更好,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给你更多的幸福。 就像我想化作一架小桥,只为了你那不染纤尘的鞋子走过我快要散架的身躯。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岁月流逝,徒留一声长叹! 爱恨难,多迷惘,去留艰,唯心殇。 我欲挽天倾,离人心决绝,叹此生别过,愿来生再续……
#沙雕女神班故事会[超话]#【前世今生】 昊天门的师爷 李四海手起刀落。 如玉的手指一颤一颤的抖动着,手臂的主人此时也已是面如死灰,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光秃秃的肩头,流下来的血把雪白的袍子染的殷红夺目。没等李四海补上去一刀,这人转身一个飞旋,身体在腿的用力下跃了起来,左脚奔着李四海的胸口就踢了过来,脚尖上露出来一寸来长的刀尖,闪着寒光! 李四海往后移了一步,可是这一步的距离明显不够,眼见刀刃就要划进李四海的心窝,图尔格的玄铁剑不偏不倚的就在这个时候落了下来! 没了右臂的小童这时候又没了左腿,栽到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不动了。 这时候两个人背靠背的站着。。 刀剑无影,不肖一刻,围过来的白衣小童都纷纷落了地,归了西。 穿过内亭迎面来的有几个算几个,如杀瓜切枣般就被两人收拾了,一时间血花飞舞,杀的好不痛快! 打着打着人就越来越少了,不是被杀死完了,而是能逃命的都逃命去了。这也正合了李四海的意过分杀戮总归是不好。 张子枫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两个人在空旷的庭院里搜寻了一圈之后,把目光转向了屋后一望无际茂密的竹林。 风吹动竹叶的沙沙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还有不远处河流汩汩的流动声,两人在竹林里往里摸索着前行了很久,隐约就看到翠绿中透出来一丝艳丽,一袭粉色衣服的张子枫背对着他俩,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李四海觉得有蹊跷,伸手去拦了图尔格一下,可终究是慢了半拍。 “拿命来!死到临头了,还在这装神弄鬼!”只两三步图尔格就来到了张子枫的跟前。 李四海眼看着图尔格的身体瞬间栽进了脚下的草丛里,然后,不见了! 本来背对着他们站着的张子枫受到了图尔格气息的冲击,身子怪异的往后仰了过来,随即也掉进了脚边的陷阱里。脸色惨白的张子枫早就是个死人了! 李四海来不及多想是谁设计布了这个局,他现在只担心图尔格这落下去,是生是死。 一个丈把深的土坑,里面锋利的插着竹子,斜切开的翠竹,此刻就是杀人的武器。 李四海脑子里闪过一个熟悉的场景,这阵势,他见过。在昊天门的护城河里,就是布的这样的杀人坑。 张子枫的尸体此时被串在竹尖上,四肢大张着,头向下垂着,本来就雪白的皮肤现在更是白的刺眼,他像是被放在祭台上的贡品一样,光艳夺目。 图尔格在坑里抬起头,看到正在往下望的李四海“我没事,这是有人要害我们,你要小心!” 李四海心里一惊,没事?李四海看到的图尔格可不像没事的样子,一根竹子刺过他的后腰,从左肋处穿了出来,右腿也被一根竹子穿透,血肉模糊的还隐约的露出一截白骨。 这看着都疼,可图尔格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疼痛。 李四海栖身往坑里看着,想着怎么把人给弄上来,就在这时,就听身后一阵风过来,还没等李四海回过头,他的背后被人狠狠的来了一下!失去重心的李四海冲着那坑底参差不齐的竹子就扑了下去! 一个黑影闪过的同时在李四海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有事耽搁了。” 是那个几天都没出现的黑衣人。 李四海被牢牢的抱在了怀里。那人的黑色发丝拂过李四海的脸庞,裹携着一股渗入心脾的冰凉的雪花的味道,仔细闻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搂在李四海腰间的手,隔着衣服都能感到刺骨的冰凉。 “你可知你这是扰乱两界平衡!人行人道,鬼走鬼道,斩魂使今日此举,等到了幽冥地府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刚从死亡边缘被救出还没站稳的李四海就听到有人这么说了一句。 “能不能说的过去,就不劳你费心了,昆仑的事,就是我的事,上天入地我都管定了,到是你,昊天门能知阴阳的大师爷,怎么也干起了背后下手的事情来了?!” “背后下手?!斩魂使恐怕说错了吧,背后下手的从来就是九幽司好吧!我们听命去取了遗诏,九幽司却趁我回京复命,将我昊天门赶尽杀绝。要是有我在,就凭他们几个,想在我昊天门来去自如,那可真的是白日做梦!不过事到如今我才知道,我只是中了那背信弃义的小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我发了血誓要给我昊天门报仇,我要一个一个的,把这天下出尔反尔的小人全部杀光!你拦的住我一时,拦不住我一世!斩魂使你就等着看吧!!!” 这个世界上,爱是源动力,其实,恨也是。 而且有的时候恨会比爱持续的更久,因为时间越久,失去的东西或失去的人带来的连锁反应会更明显,后果和伤害会更严重。瘦小的大师爷就是带着这种恨,酝酿着,蛰伏着,等待着。他不甘心,他从少年起就背负起一个使命,肩负着一个誓言。等待是他一生都在做的事,等待一个号令,等待从昊天门出去的天师的号令,又或者说是等待新王继位的这一天,这一天皇位上的人会是谁,这将决定他们是继续等待,还是马上行动。。。 可新的王继位三年了,号令迟迟没有发出,第一年,天师传回的话先是说遗诏不见了,隔一年被问起时又说再等等,隔一年就让去劫了遗诏,让大家等着会有人上门来取,谁曾想,等来的却是九幽司的活阎罗。。。 直到最后,大师爷才想明白,是天师反水了。 这一步步,一环环,昊天门的百年基业,在等待中毁于一旦,四大门主也死的不明不白。 我不管这天下将来是谁的,爱是谁的就是谁的,我不在乎。。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不知道他代入的是什么,我的第一代入就是他,从第一句开始就是他,【“多少人爱你遗留荧幕的风采,多少人爱你遗世独立的姿态”】/【“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
  • 为什么男性就非得要干那些搬搬抬抬的重活辛苦活儿,我个子小,比较消瘦,读的专业也是文职计算机类的,我打字也很快,我也很专业,我不想进厂,为什么偏偏就只招女性而不要
  • 踏实素朴的烟火气息,让人感觉到你对生活的热爱;一颗爱香料的心,使人分享到你的情调与品位;轻盈脱俗的灵魂,可以让人感受到你的思想和光芒……这种女子是三种味道的调和
  • #郑州隐形矫正##郑州牙套#分享自 @郑州牙齿矫正丁睿啟医生(丁医生是河南隐适美做的最多的医生,性格温柔又直爽,因为正畸审美高是很多女生矫正牙齿的首选)「前突」
  • 失去用​没有与大地相隔离的器物,也没有于人类相分离的器具,这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服务的生活用品。From TED ed #每日一善[超话]##每日一善##阳光
  • 但如果你发现自己一天中吃的大多数食物,都是在其实并不饥饿的状态下吃的,或是发现,自己只要心情不好就会下意识地开始找食物,那么,食物可能已经变成了你面对情绪时的首
  • 不盲目,不冲动,不急躁,静静地等待。那时火爆的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在场上也不再鲁莽。
  • 是的,我就是这么酷,不爱笑的我你觉得我可爱吗[可爱]猫舍位于湖南长沙区域,本地朋友想上门看猫,请提前预约。但是我有能解决的秘诀,呐~就是壹可黑金眼膜啦~因为害怕
  • 每览星火计划之初,有教无类,复我华夏之强盛,为苍生计太平。虽苏南苏北,农产殊同,当悟八政始食,食为政首,六合艾津,感悟穆如清风,周恩来之故居,运河淮安,读中华崛
  • 被挂念着的感觉真的有点幸福嘿嘿#Lucas辅食日记# Day188 11m27d上午开完会我就买了菜和饭溜回家看小孩了~中午有瑜伽课,我一看时间还很富余就动手给
  • 尴尬的广州交通违规事件后,于汉超在职业生涯和精神层面似乎都陷入了低谷。33岁的年龄,带着腿伤被迫离开恒大远走申花。半年来,于汉超远离舆论视线,通过不断的比赛又重
  • 其实鬼神本身都未能了脱生死,所以鬼神并非我们学佛修行人的解脱主。修心修到后来没有归于本心,而且是得寿八十亿四千万劫之久——在天上的时间很久,但是他不能让自己的罪
  • 今生,注定我的深情只为你倾注,注定我的心花只为你绽放,注定你是我最深的牵挂与依恋,是我不灭的希望与力量,只要你在,每一个淡若清风的日子都写满了幸福与满足。流水人
  • 世道艰辛,在此福地祈求大家平安喜乐,健康如意#舒畅[超话]##双十一抄作业比赛##舒畅我的早更女友# ❤️ 2020.11.11❤️人生再忙都别忘了好好生活,用
  • 人这一生,聚散不由人,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留不住,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不能共度患难的夫妻不是一路人,最终会分道扬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命中有的终
  • 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我也知道她估计是之前一段婚姻中受过伤,所以也没有跟我讲过什么结婚的时候去,看她的状态好像是蛮满意现在的样子。 安全感这东西一旦破例
  • 至宝不常现,至善不常有。 至宝不常现,至善不常有。
  • 爱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我们满心感谢赞美你的恩典。主我的王,我的神,感谢你拣选我们,赐我们你复活的道路,感谢主你用你的话语指引带领我们,使我们时刻遵守你的命令,使
  • 生活中太多人的恋爱只不过是为了消除孤独,只是想有人陪在身边,这样的人即使找到爱的感情也很容易失去,对他们来说,需要的爱情是一点沉默都不允许的,无法忘记的是不是
  • #鲜橙觅食记# 每天都要好好吃饭呀君又来给大家推荐美食啦~今天是新食堂的美食【米掌门煲仔饭】:详情:如图111.5地址:临潼校区新食堂一楼楼特别之处:这家不仅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