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提醒】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曾经说好了生死与共的人,到最后老死不相往来。岁月是贼,总是不经意地偷去许多,美好的容颜,真实的情感,幸福的生活。也许我们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但也不必干戈相向。毕竟谁都拥有过花好月圆的时光,那时候,就要做好有一天被洗劫一空的准备。[小黄人微笑]#早安心语# https://t.cn/8smVJpH
#丹东[超话]#

花开一季,春华秋实,或热烈,或寂静;或惊艳,或素雅。

美丽是一季,淡然也是一季。

人活一世,生老病死,或辉煌,或平凡;或精彩,或平淡。

快乐是一生,痛苦也是一生。

再留恋的风景,终究会在时光中淡去;再美好的年华,也会在岁月中苍老了容颜。 https://t.cn/EzknluW
人生,是一场身体与灵魂的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不管遇到什么都是一种美好的缘分,这些美好的遇见都是精神的供养,会让你的灵魂更纯净更高贵。 那么就不会恐惧岁月流转,不畏容颜老去,因为懂得生命的意义,和对生活的感悟,有沉淀成优雅安静的美好向往。并以此而努力,不断雕琢自己,不断鞭策自己,不断更新自己,不断努力遇到更好的自己。 所以,最后你的气质里,总会藏着你走过的路,看过的书,还有爱过的人。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画面一转她俩跟另外两个人汇合了,这女孩很兴奋的跟他们说这是她见到的第三个在这条路拐弯的时候撞树了。他们到了一个像是营地的地方,两个男孩在帐篷里低声争吵着什么,只
  • 外地陈皮:用不同成熟程度的陈皮泡茶,茶汤的颜色也不相同。在陈皮漫长的历史中,有许多地方都有陈皮的产出,但是论药效,还是要数新会所产的陈皮。
  • 导演和系列构成为「DEVILMAN crybaby」和新剧场动画「きみと、波にのれたら」的湯浅政明。音乐为从「キックハート」开始就与汤浅导演合作的オオルタイチ。
  • 阿哲终于安排上置顶了[哪吒开心][哪吒开心][哪吒开心] enmmm说点啥[喵喵][喵喵][喵喵] 1☞这里哲二也是存折儿,服装设计大三在读。会自己做衣服但大
  • 说到底还是人类最可怕,有的人,他就把人和动物分得很清,他们高高在上地认为自己是人,而畜生就是畜生,它们的生命可以被任意主宰。 战友就在心头,我们一起继续在战斗;
  • 我应该具有某种深厚的力量,因为我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这是一场艰苦的战役。然而,一名叫做Parallax的大反派威胁着宇宙的平衡,绿灯军团以及地球的命运就掌
  • 早安啦!今早吃的原味碱水贝果+南瓜芋泥碱水球+鸡蛋+南瓜粥南瓜芋泥碱水球是试做的一个,没想到还挺搭,甜甜的我觉得好吃呢[嘻嘻]昨天想买件棉服,黑白灰纠结,其实想
  • 《我与地坛》是一部由中国当代作家史铁生编写的散文集,于 2002年5月首次出版,是史铁生文学作品中,充满哲思又极为人性化的代表作之一。……[作揖][作揖][作揖
  • ?好游快爆最新消息:#和平精英# 体验服将于11月29日上午10点开启招募,资格有限,先到先得!
  • 月初又有流量了……[思考]对,我是第四波……我瘦了……[酷] 今天微博朋友圈空间会分成三拨人…一波过愚人节,琢磨怎么用假话套路真话表白,或者感叹即使愚人节也没人
  • 这一款是100%荞工坊的纯荞麦面,对碳水胃的人来说,不论减脂也好,还是高血糖也好,都是福音[爱心]【早祷告】慈爱的天父, 感谢你将你宝贵的恩言赏赐我们, 教导我
  • 所以这里的「心」跟这个「妙心」用分别法说,是二——「妙心」是「如」我们的妄想心是「来」;用究竟法说,都是一个妙心,它可以变现出万法万相。你认为是垃圾、你认为是狗
  • 一年又一年,有的人走了有的人人留下了,但是我的生日愿望里一定都有你们,抓住小老鼠尾巴的我2020年也该到本命年了,突然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觉得不该再把自己当小孩子看
  • #期末季的神奇梦境# ( ・᷄ὢ・᷅ )竟然梦到自己考英语四级的时候,考到一半惊喜地发现后面附着答案…上面不仅有选项,还有解析哈哈哈哈哈 然后还有梦见放寒假了跟
  • 谢某一再的表示未曾同意小梦生下孩子,自己对此毫不知情,但是亲子鉴定孩子确实是谢某的,小梦主张谢某每月支付2000元赡养费,共计43余万,并要求谢某一次性支付。2
  • #事业上升期该不该为男友离职#男朋友会分手出轨各种幺蛾子但是钱和事业可不会中途跑了傻女孩们啊,别为这种问题烦恼了,到手的钱不香嘛?[二哈]建筑/空间真正投入使用
  • 公众承诺 我在吃卡瘦,为了瘦身塑型,请大家见证:昨天极速吃卡瘦一天结果出来了体重-0.85公斤BMI-0.3体脂率-0.8%脂肪重量-0.7公斤骨骼肌率+
  • 当你真正的放下的时候,你才可以如脱钩的鱼儿欢乐无穷,如出岫的闲云悠然洒脱,如忘记的鸟儿歌声袅绕。其中一句:“独行是一场心灵的隐居,真正的洒脱来自内心安宁” 停下
  • 我妈知道我俩还没有吃晚饭就准备给我俩做她最喜欢吃的面,我本身打算着我来搞定就可以了,但是他们嫌弃我太墨迹了,我爹还很偏爱的说“这都几点了,人家还没有吃晚饭呢,你
  • 发现一切都变了,他的声音不那么温柔了,我害怕的卷缩在那,那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不打我,不要骂我,叫我做什么都好)于是我鼓起勇气,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