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家族继承人的我作为结婚纪念品的故事》[doge]小漂亮番外第三发 【不用怀疑还是美美桓虐狗】  

要问起我的家庭氛围到底和不和谐,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问题出在我父母身上。   他们几乎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大闹,逢年过节还会大打出手。我家的宅子很大很大,他们能从七楼打进湖塘,又从岸边打到祠堂,虽然总以我母亲主动举手投降为结局,我看他俩似乎乐在其中。   我很苦恼。   因为往往他们半夜打架时,都会恰不巧赶在我考试前夕。有一次,池塘下的声音太大,我就跑到窗口喊:“你们可以小点声吗?我还要考试呢。”   我看到散着圈圈涟漪的湖面里伸出一只皎白的手,干脆利落地施了个大范围静音咒。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我父亲的手,因为他在家被我母亲宠得娇惯,从不做活,手指头是白白净净的。   打完了,他们会安静很多天,会开始黏糊抱抱。在放我玩具的大屋里,地下室的拐角里,厨房放冰箱的角落,被我撞到好多次,甚至送我上学后,我一背起书包走了,我母亲就会偷偷亲吻我父亲的脸颊。   吵完架就一定要这样吗?这一定是大人们特有的和好方式。   我十岁那年,他们又吵架了。

这次好像很严重,我躲在转角楼梯里,听我母亲在厅堂中生气得来回踱步,停下来,又凶又冲地朝我父亲说:“席莫回,是不是我把你惯太狠,让你以为我没脾气了?”   “这件事和你无关。”我父亲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神情却很冷淡。   “和我无关?”我母亲都气笑了。我知道他那个暴脾气,只要是和我父亲有关的事,一点就炸。   “瞒着我出去应战,受了伤,你以为你偷偷治好老子就看不出来了是吧!?你拿我当什么人?”   我父亲在静默中,轻轻咳了一声。   那声音很轻,我却感觉我母亲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我母亲立刻放下面子,“你是不是还没好?让我看看——”   “和你无关。”   父亲说完,瞬移走了。在这里家里,只要他想走,没人能挡得住他,我母亲也不例外。   我心想,他们大吵一架,第二天就该正常亲亲抱抱和好了,但是一连三天,父亲的房门都紧锁,母亲也整天绷着脸,一言不发。我不知道这次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只是直觉很不妙,心里疯狂打鼓:怎么今天没有像烤年糕一样黏糊?好奇怪。   晚上吃饭时,我听到我母亲站在窗前,朝高楼上眺望,自言自语说:“……窗户都封上了,唉,算了。”   算了?我母亲居然有气馁的一天!难道我们家要就此破裂了吗?   我想了想,如果我父母离婚,我铁定会被分给父亲,到时候我母亲就会借着来看我的由头,整日在学校门口蹲守。   我父亲送我上学,因为过于年轻美貌,会被路过的家长老师骚扰。再被我那个醋厂成精的母亲看到,我都想象得到会有怎样一场天崩地裂的大乱。   搞不好,我们学校都会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   不行!我还等着期末考后,拿着父亲的准许,和黑皮哥一起去游乐园玩呢。   我,席漂亮,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千年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决定挺身而出,拯救我即将岌岌可危的家庭。   因为我父亲很“难搞”(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词),我就先去找了母亲。   我母亲是个男O,但不管独自出门还是和我们小家一起出去,总会被认成alpha。这不奇怪,毕竟他很酷,很高大也很强,比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身上的肌肉还多,是个比A还A的男子汉。   按理说,我们这样的AO父母小家庭,孩子是可以叫男妈妈“爸爸”的。我母亲却随意地说,“你只有一个父亲,是席莫回。我是生你的,你就叫母亲吧。”   他是从来不在乎自己称呼的。他只在乎我父亲。   他很爱我,偶尔也会看着我说出怪怪的话。   比如,在家心血来潮拖地的时候,捋起袖子,支着拖把杆休息一会,看到了路过抱着小书包的我,就会突然感叹:“哎呀,是我和我家A爱的结婚纪念品啊,一天一天长大了。”   结婚纪念品,他是这么偷偷叫我的。   我觉得很奇怪,但想到他每日给我饭盒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小布丁,就不在意了。   “咚咚”,敲敲门——   我母亲开门看到我,虽然皱着眉头,一张冷酷的脸,还是低下身来问:“我家娃,怎么了?”   我昂起头说:“父亲要我给你送礼物。”   母亲诧异,嘴角撇了下,磨着牙愤恨说:“礼物?什么礼物,那个傲娇精嘴巴死硬的把门连夜封了三千层封印,能给我送什么礼物?”   我扑倒在他身上,踮起脚,抱抱他的腰,“是我噢,你的结婚礼物。”   我母亲呆了两秒钟,忽然蹲下来,把我抱得好紧好紧,冷酷的外表一下子崩塌了,“呜呜呜呜我家娃怎么这么可爱,算了算了我再去哄哄傲娇精吧。”   母亲说他要去做些准备,暴力突破我父亲在主卧门口层层设下的防御网,我趁着这点时间,去小书房的书架上找东西。   我想找一本相册,我母亲当成宝贝一样收在这里的老式相册。   说起这本相册,我就想嘟嘴巴。它是我的十岁生日礼物,里面收藏了我从在我母亲肚子里到现在长大,每个月的成长变化,是母亲这个粗糙的男人做的唯几件细腻长久的事。   我高兴翻开时,却发现,几乎每一张里都有我父亲。小心翼翼抱着刚出生的我的父亲,拍家庭照时正襟危坐的家主父亲,第一次送我上学时背景里长发飘摇的父亲,春天出去玩时樱花树下的美丽父亲。   我母亲好像在记录我的成长,可他的眼睛和镜头里,总是离不开我父亲。   只有一张里面有我母亲,是我小学的典礼上黑皮哥拿着照相机玩时胡乱拍下的。母亲的视线穿破纷乱的人群,远远凝视着一个方向,只因为那里站着我正在和班主任笑谈的父亲。   当时,小小的我看了又看那张照片,只觉得它很不同,到底哪里不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个子矮,够不着书架,就把呼呼大睡的黑皮哥叫起来帮我拿相册,准确找到那张照片,塞进我的粉蓝色小信封里。再用我的136色豪华蜡笔郑重其事画了一封信,也夹在里面,做好一切准备,就去敲敲我父亲的房门。   “父亲,在吗?可以开门吗?”   没有人理我。很正常,他肯定在日常生闷气。   我没有办法,就趴在地下,把小信封从门缝里一点一点塞进去,然后抱着膝盖坐等在门边。   不一会,门里传来缓慢的走路声,料想我父亲捡起了信封,看到信封的正面歪歪扭扭写着:

“是你们的结婚纪念品送你的小礼物”   我不可以说是我母亲送的,因为他在气头上,说不定会迁怒我,给我加个百八十份咒法作业。   父亲在门里低声说:“礼物的‘物’字还写错了……”   我赶紧捂紧嘴巴,生怕他知道错字大王席漂亮就蹲在门外。   父亲应该拆开了信封,先看到那张照片,沉默了很久很久,再展开我精心画了十多分钟的蜡笔画,画的是我黑头发的母亲和银色长发的父亲,手牵着手,最下面写了我的话 :

“他好喜欢你的。”   “咔嚓”,门居然开了。   父亲看到坐在走廊上的我,又看了看手上的画,抹了一下脸,捂住眼睛,嘴角却是微微笑着的。   他张开手,“过来我抱抱。”   他的态度软化了。   我跑过去,软软撞进他怀里给他抱,凑在他耳边小声对他说:“刚刚母亲也抱我了,父亲也抱我,等于你也抱了母亲,就算和好啦嘛。”   父亲呼吸声很重,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揉着我脑袋说:“嗯,快去睡觉,明早还要送你上学。”   我听到这句话,就知道今晚我父母和好肯定八九不离十了。   过了一会,我在被窝里乖乖抱着小兔子看书,就听到楼上轰隆的动静,是我母亲拿重火力去炸门了。炸了约莫十分钟,忽然没声音了。我安心了许多。   再过了一个小时,我母亲匆匆忙忙穿着睡衣下来,敲开我的门,给我送了一份甜滋滋的手工果冻。   他亲了亲我的额头,揉着我的头毛说:“谢谢我们崽。”   我含着小勺子,悄声问:“你把他‘搞’好了吗?”   我母亲忍不住笑了,还要装作威严的样子:“下次可不能在你父亲面前说‘搞’这个词,他会生气。”   然后也小小声,“搞好了。”   那一晚上,我抱着小兔子睡得格外香甜。   谁让我是伟大的拯救家庭关系的结婚纪念品席漂亮呢?   我的家庭关系虽然不一定时时刻刻和谐,但我的父母很相爱,也很爱我。 ——————— 这里的相册对应129章的彩蛋啦[笑而不语] 被甜到的仙女教母可以给一个评论咩
#历史故事#【利玛窦笔下的明朝人日常生活,你愿意回去过这种日子吗?】1582年8月,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从澳门登陆,来到了明朝时期的中国。在往后的二十多年里,他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广泛了解中国的民族与风俗。利玛窦从澳门一路向北,先后去过了肇庆、韶州、南昌和南京,最后到达北京,见过万历皇帝,并死在那里。晚年时,利玛窦用意大利语为其他传教士写了大量介绍中国的信件,向欧洲人讲述这个古老的国度,这些文件后来被另一个传教士金尼阁汇编到了一起,取名为《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一般被称为《中国札记》。 利玛窦作为一个外国人,如实地记载下了在明朝时的见闻,透过这本《札记》,我们可以了解到明朝人的一些生活日常,在读过之后,你是否会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假如可以穿越回明朝,你愿意过这种生活吗? 明朝人重视繁文缛礼,以至于在上面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导致私人时间与空间都很有限。日常生活主要忙于各种社会交际。 古代的中国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当一个外国人来到这个神秘的国度之后,必然会被当地的人的各种礼节所吸引。对于明朝人来说,礼节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多到了繁琐的程度。就连利玛窦这个洋人也惊叹道:“他们的礼仪那么多,实在浪费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 明朝人穿着袖口很大的衣服,他们在见面的时候会互相行礼。双方都把手缩在袖子里,然后互相弯腰作揖,同时压低声调重复地说“请”,以此来表示尊敬。如果是第一次见面或者是久别重逢的话,那么除了作揖之外,还需要触地磕头,被跪拜的一方往往是长辈或者上级,他们会微微向前躬身或者点头作答。因此,对于古人的生活方式来说,跪拜与作揖是每天必须做的事情,所谓“晨昏定省”,这种礼节占据了人们大部分的时间。如果你真的向往古代的生活方式的话,就必须得有足够的耐心去完成繁文缛礼。 古人间的交往非常注重礼节,假如有亲友来家拜访,那么在他走后,主人家就得准备回访,即使是没有要紧的事,也得抽空到对方家里去坐坐,不然就会被视为失礼。在拜访之前,得先派门房去对方家里呈递一份拜帖,上面写有自己的姓名以及几句问候的话,以便对方事先做好接待事宜。对于古人来说,整天宅在家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几乎每天都有这种回访的社会义务,或者到朋友家吃顿饭、或者到上司家喝杯茶,以便建立起人情关系。假如你连续两天不出门,人家就会认为你生病了,然后登门来拜访。当然了,每次拜访都不能空手而来,必须携带一些礼品,以表示敬意。 因此,古人说“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对于贫困的百姓而言,没有经济实力来支持繁文缛礼,也就失去进入上流社会社交圈里的机会,一辈子只能像牲口一样耕田种地——古人的生活并不美好。 社交礼节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明朝人饭桌上的饮食文化。尊卑等级无处不在,以喝为主,以吃为辅,一天内可能会有七八次饭局。 在读《水浒传》时,我们都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好像古人一天要吃七八顿饭一样。例如第三十八回写宋江一日正与差拨在抄事房吃酒,差拨提醒他要送人情给节级,宋江不以为然;之后那个节级果然来索要,争执之下,宋江才得知这个节级就是戴宗,于是二人便进入江州城,在一个临街酒肆里吃饭,喝得正欢时又遇上了李逵,三人同坐一席喝酒。席散后李逵自去赌博,宋江因怕他闹事,又邀请同去浔阳江边的琵琶亭酒馆再吃一杯。之后因宋江有意吃鱼,李逵便下楼与张顺赌斗。宋江因见李逵吃亏,急忙劝解了二人,大家又继续上楼重新开席。傍晚时分,张顺送给宋江两尾鲤鱼。宋江回到牢城后,一尾赠给了管营,留一尾自吃,结果四更天起来害肚子。总计下楼,宋江一天至少吃了五顿饭! 那么古人真的有这么大的食量以至于一天要吃三顿以上吗?在利玛窦的《中国札记》中也给出了解释,原来古人的饭桌文化以饮酒为主,吃食物反而是次要的。 明朝人的宴会说起来更像是酒会,在富贵人家那里,几乎每天都会举办,因为明朝人认为宴会是表示友谊的最高形式。在客人登门以后,主人会将其引至前厅拜茶,双方互相寒暄几句,然后再进入餐厅去就坐。在全体用餐之前,主人会拿起一只碗并斟满酒,然后从餐厅走到院子里,朝南方向将酒洒在地上,以表示敬天。之后再回来向每一位客人鞠躬行礼,邀请入座,命仆人斟上酒。主人便双手举起酒杯,然后慢慢放下来,邀请大家共饮。古人用来喝酒的杯子很小,但他们并不是一口喝净,而是采用啜饮的方式,一口一口的喝,重复四五次才喝完一小杯。在这样做之后,仆人才将菜肴端上来,所有人都举起筷子夹菜,吃完一口后便放下,以示意仆人继续斟酒。利玛窦说:“吃喝的仪式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但是喝要比吃的时间多。” 了解完古人吃饭的过程后,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用餐时间那么长,用餐次数那么频繁了。 明朝人的宗法观念浓重,十分注重孝道,而且规定同姓之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得通婚。 从西周开始,中国就一直是一个宗法社会,“家天下”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明朝的各类道德书籍无不以孝道为核心,要求子女必须遵从父母及长辈的教诲。每一个家庭都有着严格的规矩:规定孩子们在长辈面前必须侧着身子坐,学生对于老师也是如此。 明朝人一般结婚得比较早,但子女们的婚姻是由父母操办的,无须双方当事人的同意,有时候才会征询他们的意见。婚姻讲究门当户对,男子所娶的妻子,其家境必须跟自己相仿,要考虑门第或财产。富贵人家里,男子虽然只能娶一个由父母指定的妻子,但他们还能自由选择纳妾。只有你要钱,随时可以支付一百锭的金子从穷人家里买小老婆。因为纳妾是男子的自由选择,而且挑选的标准一般是姿容,所以在明朝时期,许多人并不爱自己的妻子,反而更喜欢小妾。但是在长辈与礼法的制约下,他们也不能够随意更易正妻与小妾的地位,就连当朝的万历皇帝也无可奈何。 在古代,中国人还有一个重要的婚姻原则必须严格遵守,那就是同姓之人不得通婚,尽管他们之间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相信“同姓通婚,其生不藩”的说法。耐人寻味的是,这并非出于血亲关系上的考虑,因为许多人依然为他们的孩子指定母系的亲属为配偶,这在明朝见怪不怪。 古人的日常生活以礼法为中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我们当地人因为对古代缺乏了解,所以常会将其美化。许多人追求汉服之美,向往文明礼仪的大明国度,这种偏好古典的审美倾向自然无可厚非,但历史的真相还是要说清楚。 鲁迅在《老调子已经唱完》中说:“中国的文化,都是侍奉主子的文化,是用很多人的痛苦换来的。无论是中国人,外国人,凡是称赞中国文化的,都只是以主子自居的一部分。”这话说得虽然有过激之嫌,却也是大实话。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古代的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却又讲“礼不下庶人”;虽说汉服之美,然而大部分百姓穿的只是粗劣布衫;上层士大夫对洋人显摆琴棋书画,却掩盖不了全国大部分人口都是文盲的事实。 从跪拜、作揖到等级森严的餐桌酒文化,无不显示着中国文化里的糟粕部分——那就是要让人卑下,让人挺不起腰杆子来。 古代社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人们被祖传的礼节弄得头昏脑涨,忙于应酬各种无聊的社交,被宗法社会压缩得毫无个人空间。假如让你回到明朝,不仅玩不了手机、打不了游戏,甚至连睡个懒觉都有怠慢礼法、忤逆长辈的嫌疑。珍惜当下,活在当下,过好每一天的日子才是最重要!
#策藏# 《军爷日记》 胖汪最近交了个新朋友,是一只小胖鸟。它特别喜欢那只小胖鸟,天不亮就蹲在门口等着它飞过来。小胖鸟站在胖汪头顶,胖汪会带着它到处去玩。 它们整天都在一起,我喂胖汪的时候会顺便给小胖鸟也准备小米,它跟我也挺亲近,昨天在我肩膀旁边啾啾啾叫了半天,是在跟我说话吗? 小胖鸟傍晚飞走了,也不知道它住在哪里,可能是城外树林的哪一棵树上,也可能是谁家为它准备的鸟窝。 一定不是鸟笼,若真是有主的,那它的主人大概也是个善良的人,能让它自由自在地飞。 《军爷日记》 小胖鸟几乎天天来,甚至会住好几天,它跟胖汪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我观察了一下,它应该是有个主人,或者有个非常重要的人,住在不远的地方。 否则为何不肯彻底留下来,隔几日一定要飞走? 《军爷日记》 胖汪早上跟我叫唤了半天,还打滚撒泼一反常态。 我想了想是因为市集上开始卖高级饲料了,它想让我买给小胖鸟。 这家伙怎么像疼媳妇一样疼小胖鸟?怪羡慕的。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下午回来的时候,买一些就是了。 《军爷日记》 下午,我带着新饲料回家。 胖汪果不其然在门口等着,小胖鸟站在它头顶上。 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只是这一回怎么有个人在旁边? 那是个小少爷模样的人,似乎已经等了好久,有点累的样子,脸鼓起来,好像十分不高兴。 我走上去问他找谁,他直接质问我胖汪是不是我养的,为什么要给它穿铠甲。 我忍不住笑了,天策府养的汪为何不能穿铠甲?以前它还有头盔呢。 小少爷说我欺负汪,还欺负人,我问他怎么欺负人了,他说我的胖汪勾引了的他的小胖鸟,让他担心了。胖汪的行为主人负责,所以都怪我。 这小少爷真是不讲道理,但我竟然一点不生气,还下意识直接认了错。 小少爷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见我怀里有新饲料,问我在哪里买的。 我跟他说了,他态度就好了起来,还感谢我喂小胖鸟。 我说小胖鸟是胖汪的朋友,当然要好好招待。 总之就这么聊了一会儿,胖汪和小胖鸟满院子跑,我跟小少爷说了说话,问他要不要留下吃饭,他想了想同意了。 说得好像我在求人家留下一样,可是……我的确挺想让他留下来的。 《军爷日记》 小胖鸟还是经常来找胖汪。 小少爷会跟它一起来。 胖汪带小胖鸟出去玩,我就跟小少爷一起,在家喝茶聊天,或者出去逛逛街,看看武场较量什么的。 也带着胖汪和小胖鸟郊游过,不过就去了一次,后面便嫌太闹了。 我想跟小少爷单独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儿,可是胖汪和小胖鸟在,小少爷总想跟它们玩。 春日里花开繁盛,小少爷编了个花环非要给我戴,我戴上以后他又笑我。 笑得真好看。 《军爷日记》 小少爷邀请我去西湖玩,我买了点酒,打算一起喝。 西湖风光不愧为天下名胜,美酒美景皆醉人。 小少爷酒量一般,喝了两杯小脸就红了,说话也开始含糊。 我们的船在湖心上,一时也无法靠岸,我就让他靠在我肩上休息一会儿。 喝醉以后呼吸都带着酒香,我自诩酒量不错,也有点晕了,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比平时流得更快一些,满脑子就想把小少爷抱起来亲热一下,还特别可耻的…… 有反应了。 上岸之后小少爷主动拉住了我,但我赶紧告辞,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 几乎是落荒而逃,回西湖边洗了半天的脸,脑子清醒了些。 我喜欢小少爷。 《军爷日记》 小少爷自那天起,就没再来过。 小胖鸟依旧无忧无虑地来找胖汪,可从它嘴里,我也问不出什么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让他发现了什么,所以他在躲着我?罢了,或许他对我真的只是兄弟感情,没有别的。 当时回来一宿没睡,就想着以后怎么对小少爷好,他若答应了,那我立刻就上门提亲,我俩以后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对,当真是人生无憾。 胖汪跟小胖鸟也能天天在一块儿了。 可是小少爷没有答应,甚至不再来。 《军爷日记》 三个月没见着小少爷了,我觉得日子都快过恍惚了。 我想他。 天天夜里睡不着的想。 可是又不敢去见他,他一定察觉了什么,才不肯再来,若我去了,会给他带来困扰…… 罢了,无论如何也要见一面,说清楚心意。 我不会强迫他的,无非就是被拒绝,继续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日子。 《军爷日记》 去了藏剑山庄,小少爷的师弟说,他闷在家里不出门好久了。 写了好多信堆在家里,但没有一封寄出去。 我心跳很快,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小少爷的院落非常干净,种着一棵银杏树。角落里放着一个扫把,中间拿树枝做了一个小窝一样的东西,想来是他曾经说过的,小胖鸟的专属位置。 我敲门,过了也不知道多久,当然或许只是一小会儿,小少爷开了门。 他一见我眼圈就红了,我当时就慌了,语无伦次地哄他,说他若是不喜欢,以后我不来烦他便是。 结果他一听,直接哭了起来,问我当时为什么推他,还一走了之,这么久也不联系,是不是讨厌他? 他害怕我不想理他,都不敢来找我。 我愣住了,我的确推开了他,但那是因为……就……穿得太薄,怕暴露什么才…… 我给小少爷擦掉眼泪,好言好语哄了半天,误会才解开。 所以我们这三个月到底在做什么? 我真被自己给气笑了,把小少爷小心翼翼地抱进怀里,人生都圆满了。 《军爷日记》 半年没写日记了,一直没想起来。 跟小少爷成亲了,日子一下过得飞快,天天在一起也不够,总怕一辈子瞬间就过去了。 小少爷给小胖鸟做了个新的窝,花了半天,我抱着他觉得他少看了我半天,所以多亲热了一会儿。 小少爷总说太累,可是又不愿让我早点停下来,反正最后肯定会变成两个人都尽兴。 我们还是会经常一起出去玩,不带胖汪和小胖鸟,喝几杯酒,在外面试一下……咳。 感情越来越好,以后也会如此。 同营的兄弟对我意见很大,说我不爱跟他们喝酒了。我觉得他们都不懂,等成亲了就明白了。 不写了,小少爷快醒了。 昨天他说要做什么新的暗器,我去给他收拾一下铸剑台。 收拾得满意没准能多亲一下,嘿嘿。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晨读重庆 | iPhone7被曝国内首炸!三星炸完,轮到苹果?
  • 致命尴尬?世界杯广告错误 教堂、河流、夜店等场景都是在乌克兰拍的
  • 危地马拉火山喷发致62人丧生 全国哀悼3天
  • 网友偶遇Bigbang太阳闵孝琳约会 甜蜜牵手撒狗粮
  • 陶昕然女儿正面照曝光,眼睛炯炯有神超可爱!
  • “很吓人的技术”和荣耀Play发布前瞻,这些信息你都知道了吗?
  • 周立波被判无罪!只是违反了交通规则!
  • 世界杯球队身价榜曝光!这两队夺冠1赔1000!
  • 安以轩庆祝结婚一周年 甜蜜喊话老公撒狗粮
  • 库克:隐私问题已经失控 我也沉迷于手机
  • 放心!“辞职班主任”已回校上课
  • 蕾哈娜又闹分手?公鸭被曝和嫩模看球接吻
  • 张继科晋级-全运单打成绩
  • 超市偶遇刘涛王珂 两人全程甜蜜牵手超幸福
  • 老人拿老年证被轰下公交车!
  • 普京回应半裸照:休假时就要大大方方
  • 乐视网股东大会虚席大半 谈退市高层称寻找更多机会
  • 男子见到朋友急忙下车忘拉手刹,上车后不踩刹车还给脚油...
  • 吴宣仪的少女感,全靠这件单品撑场
  • 菊厂男人之间的聊天,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