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真的幻想过今天会怎么过,虽然自己并不是很在意一些特殊节日的人,但还是不免会有期待。也让人频频想起之前的这一天是如何度过的… 无论如何,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今天,当所有人坐在一起为我过生日的时候,心里真的就一个念头“感恩所有”,之前看到这些话总是觉得是矫情,体会不到什么,今天真的满脑子都是这句话,真的感谢所有… 所有的一切,从今天开始,真的释然,努力生活,也不许自己频繁的去矫情,去多想,去妄自菲薄… 开心,健康,努力,释然!!
月色迷蒙...... 那是年少时刻骨铭心一段记忆,更是身心成长一段难忘经历—— 记得那年仲秋时节一天晚霞渐淡里,逐景之中已是荒山野岭人都准备回转时,自己不顾一同好言相劝、好心恐吓,执意要去那似乎近在咫尺高高山顶…… 当然,独自登临贪眼之后,四野已是有些昏暗迷蒙了。明显饥渴之中虽一路强行加快了脚步,却怎么也无法追赶黑夜不爽那铁定渐深渐沉,因此月华高悬时,才疲惫不堪走到了多少有些熟悉的环境…… 走啊,走啊,虽脚有些飘浮,头有点儿发晕,但也该走出半坡这片有些疏朗的林子了吧,可不知怎的,前面的开阔,却总是不见丝毫踪影……   ——难道鬼打脚迷路了?   不知为何,饥渴难耐更着急忙慌内里此刻突然蹦出了平日绝无可能一种释疑…… 不仅如此,所念一闪,世代传说那些无头无尾鬼怪故事,这时不知从哪个角落全都涌了出来叫人惊慌失措、叫人冷汗淋漓……   “我、迷路了!”   懵然之中,一自己听了反是更为悚然声音,更是不由自主从口里颤了出来。此惶恐音声虽不出五步,但却实实惊扰了身旁树上一单宿大鸟,随着大鸟嘎然尖叫并起飞扑腾,人不仅顿然瘫坐地上,还刹那魂魄出壳,漂然俯临——   月水穿过树隙白光粼粼,自己恍惚看见母亲扑在自己身上,父亲也在身旁,邻里叔姨和小伙伴们四周围站,那无声哭号、抽泣和叹息,更是叫人觉着有些诡异——难道、难道自己死了吗?   一阵激灵颤过心房,人有点儿回神之后便使劲掐了掐皮肉,而浑身一抖疼痛,才叫惊逸魂魄一体来归——   天地死寂死寂里,自己清清楚楚看见自己沉沉浮在一片斑驳惨白月水之中,想想方才真真切切一幕,不觉周身又毫毛竖立……   死,这个多次听到见到落在他人身上的字眼儿,之前是那么遥远,那么不关痛痒,目下却突然感到了它不可抗拒的迫近……   没办法,惊恐慌乱之中,只得挣扎起身强打精神并紧盯山路迈开了步子…… 深一脚,浅一脚, 往日如履平地的山道,今夜似乎步步生死存亡。 而不时冷不丁趔趄,更使注意力高度紧张而心惊肉跳......   就这样走啊,走啊, 虽说这片相对平缓的山坡不小,可也该走穿、走出这遮眼林子了吧,就在头脑发蒙更满心迷惑时人却突然发现,怎又回到了刚才瘫坐地方!?   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了,于是使劲摇了摇头,头是清醒的;又轻轻掐了掐手,肌肤也是有感觉的。   而举头望天,枝叶筛空,也见依稀星点;环顾四周,草木映光,是月华斜照显然;俯首脚下,自己身影大致轮廓仿佛更是在着意提醒......   这一下,自己确定无疑自己真的是在林子里转圈儿了,而且是在人时时处处留意之中转的圈儿! 此时此刻,虽脊背有些发凉,但人却格外冷静了下来......   人,有时就是这样,偶遇百年难免小灾小祸,便满心无边忧惧,但真到了生死存亡迫临之际,人反格外清醒,格外旷达,更格外果敢了。   不就一个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天地万物,还有什么能比人更有自信、更有办法、更有能力去抉择和主宰一己命运呢?   万物纷陈,生命之化。   万事诡异,皆是人心。   一切即一,一即一切, 那一切神明、一切鬼魅,人即人心而已!   记得平日向有见识老人讨教天上神仙、地下鬼怪更人间善恶时,那人寰岁月过来者都每每感慨这世上要真有神有鬼该多好啊!当然,人那深深叹息之中,年少的自己,至多也只能听懂这世上哪有哪来什么神神鬼鬼之谓……   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当下却清醒的在林子里不由自主转圈儿,还鬼使神差走回了原地呢? 不敢过多思索之中,内里打定主意不再走道了,直接就坡下坎儿,不信就不能穿破迷障走出这遮眼的林子…… 放胆之后,一路打草惊蛇援木枝、趟深草、跃陡坎儿艰难直驱而下,不多会儿,四周景物渐次开阔,远近人家所在也渐次入目了。 此时此刻,人虽一下有了些踏实感觉,但那不由回头张望之中,满心满襟却在满满疑问,这缓坡树林里的确小路如网,可人下山脚步怎会上拐呢…… 困惑不解深深之中仰头皓魄、四望山野,当下是时,内里不知由来一念断然似乎还突然有省—— 月色迷蒙之中,山里世界或许真有什么冥冥主宰也说不定的吧,人若于中稍有不慎,是不是便任由拨弄了…… 假若如此,百年命运是不是也有自觉不自觉、自主不自主轨迹令人魔障,而其中主宰又会是什么呢…… 不仅如此,人生路途是不是也有那看似不可能、思之不可能,却又实实存在着影响你、甚至决定你前路的可能呢…… ——当然,此中思问,至今也无确定答案,但却叫人岁月之中不时多有所启、多有获益…… 因为,当年逐景那实实经历并内里所惑所问,人一路走来不仅时常忆起且还常常因情因事令人不得不有所反思、有所警醒…… ———自卷一第三章 【“网易云阅读国风中文网”《旷古绝今一樵夫》全文免费】
#收集一周的快乐瞬间# 今天和舍友聊天 聊到最近发生的事 好像并没有几件值得开心的事 每天都会看到不好的新闻 感叹现在的日子越来越难。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今天是余下时间里最好的一天。好好的过好每一天,毕竟人生的本质就是“无常”。 上周和闺蜜吃了个饭,一种久违的感觉溢满心中,想起以前一起旅游一起撒野一起疯闹,yq这几年没了很多游玩的机会,随着生活压力与工作压力的增大,各自有家庭要照顾,感觉好久没有好好聚在一起了呢。其实,照顾好家人的前提,先要照顾好自己,努力让每天都开心起来才对。 那么,就让我们期待每一个明天吧。❤️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星途凌云S 能取得6秒的疾速成绩,堪称同级最速燃油SUV,满足驾驶者随时“想飞就飞”的任性,正如该成绩的创造者职业赛车手陶鹏飞表示,“豪华性能车一般维持在7秒级
  • 自撰春联10副——宗孝祖(阿祖)虎啸千山春气象鹏飞万里锦云程虎啸神州千岭瑞龙吟玉宇九州春丽日九天龙世界薰风万里虎精神梅开三陇平安岁柳映五湖祥瑞年虎步腾移开骏业莺
  • 李白(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李白30岁时,在京城宦游一年,拜谒京官不容易,和人打架也打烦了,李白要回家啦!回哪儿去:从陕西西安走到四川省江油市。按他后来翰林
  • 网友提问:我是应届生考入体制内的一个普通人,在认认真真的工作了两年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处在这样的情况:因我工作任劳任怨,安排的任务尽力完成,而同一批进来的同事
  • 因此我给她说,不论用什么东西,而你的名字天天用着、被叫唤着就是不断施加的能量,其它的影响都是很弱的,建议她改个字,她也听劝,马上定下来,后面40岁后她的熙字很好
  • 随着年纪的增长你也会发现,脸蛋没有邻居家的孩子捏起来那种手感了,其实就是因为你皮肤的III型胶原蛋白正在流失而✅通过手针注射的方式进行局部的补充和全面部直接补充
  • 也就足够了—但在同时,喜欢你,是我做的最认真的一件事,你就是我心里的暖阳,也是我的满天星光,未来你发光,我追光, 用最初的心陪你走最远的路!感恩我的坚强的包包
  • 听众听着,是不是想到了儿时的小乡道,昏暗的烛光,田间的小路,广袤的原野,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肖战心思细腻,肖战情感丰富,肖战珍惜拥有的一切,肖战的衣服用品能
  • 为在全县营造马上干、担当干、务实干、彻底干、比着干,干就干好、干则一流的浓厚氛围,迅速掀起奋力走在前、勇做新标杆的工作热潮,我们“整作风、优环境,亮承诺、争一流
  • 如果你过分了,发大财出大名,很容易超过命数指标,就有灾祸了。从失德艺人到失德人员,你们这是又往外扩充了范围,让我觉得我也是头上悬着一把刀,没有安全感 而且你们的
  • 21.阴道炎,尿道炎等泌尿系统感染,无发热,处于非治疗阶段患者。20.恶性肿瘤术后恢复良好,不再进行放化疗者; 肾病综合征患者;肾移植后服用免疫抑制药物;艾滋病
  • 真的不能再真的说,一进电视台就和何炅混了,这么多年早财务自由,就算现在不主持任何节目也能做个小富婆了,这种人生简直是人生赢家了吧!晓明哥最近捐献物资有点“用力过
  • 更多时候,它还会来自带有缺陷的亲密关系,身处这种境遇中的人会觉得无法与身边的人进行情感或观念上的沟通,从而带来“同床异梦”的不适体验。这或许是对“每个人都是一座
  • 听说明天还会提供寓意不同的茶饮杯,猜猜会是什么呢[笑而不语]今天我们俩再次排队做核酸检测,回家吃碗菜泡饭,小区好居民用鸽粪种的新鲜蔬菜,受足不出户的影响,不能去
  • 乌克兰能打成这样,拜登说得益于美国的支持,这有往自己身上贴金、揽功的意思;而俄方说是因北约“实际参战”则是为自己的表现欠佳推责、掩饰自己的尴尬。乌克兰的表现之所
  • 近年来中铁一局城轨公司中铁十一局铁恒实业中车建工、苏民投博世集团智能网联中国总部帆软软件等总部企业都在无锡扎下了根捷运优势、成本优势、政策优势正将无锡“总部经济
  • 但我们自己不能这样,我们要知道,自己应该还有进步的空间,首都剧场邀请展,我是坐着飞机也要回来看的,要以一个观众的身份去发现自己的楷模,以色列的演员萨沙就是我的偶
  •  4月17日上京东搜索#华硕无双#即刻抢购JAEMIN罗渽民&&会根据回归概念调整自己状态的天生爱豆表情管理出色舞台表现力满分killingpa
  • 没有太晚的开始,不如就从今天行动,生活,从不亏待每一个努力向上的人!没有太晚的开始,不如就从今天行动,生活,从不亏待每一个努力向上的人!
  • 如果数量较多,遭遇小人的概率越高,天生吸引他人的目光,易被是非影响,更是容易卷入到是非当中,甚至是面临官非以及牢狱之灾【一招成为社交达人】耿直不代表真诚与别人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