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光照亮了前方 “月亮像一片纸被压在天空上,压实了,​便散出幽幽的光。月光到了周边的云上,云也应和着,熏出了月霞,莹莹的,照的这夜空也算明亮。” 由于距离过于遥远,玉盘先生看起来不具有丝毫立体感,只是静静地定在天上,丝毫不在意这天上只有她一个人在发出光亮。即使自己轮廓分 明,她仍单方面宣誓着与夜空融为一体。 ​朦胧而美丽,静谧又神秘。 ​当然,如果抛开我的处境,我很愿意在此欣赏美景----正站在3000多米高的楼顶的边缘,还被人持枪挟持的处境。 说实在的,我仍处于慌乱的状态。 简直无法理解,就算理解了,也无法接受。 一个普通学生突然收到生命威胁什么的。 这里是什么游戏的开场CG吗? 令人稍许感到安慰的是,我还有一位同伴。 是一位同校的女生。她被一同挟持,正和我并排站在房顶边缘,双手举过头顶。 虽说是同学,我也只是勉强从校服认出来的。而这个人,我实在是没什么印象。 她的黑长发在脑后束成高挑的单马尾,头发跃起一道好看的弧度又再次向下垂至腰间。 好看是好看,就是这种发型在咱中国学校绝对的违规。 我不禁开始乱想:难道是那位很少到校的大小姐? 这是我们校的一个传奇人物,就是那种成绩名列前茅人长得又好看的高岭之花的设定啦。 不怎么上学这一点又为她平添了一股神秘感,很多学生也纷纷猜测她或许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之类的。 高空的寒意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日子正值夏季,就算大晚上出门也不会穿太厚的衣服,但在这个时候明显被穿甲了。 我的思想于是回归现实。 便也想到,一个学校这么多的学生,我又怎么可能认得全呢。 我向她看了看,发现她正微低着头,看向下方。 ? 没错,3000多米的高空之上,向下看……她偏偏还看得出神。 ??算了算了。我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 忽然一阵夜风吹过,吹起了她鬓角垂下的头发,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眼睛。 那是深邃的黑。 不不不,用“深邃”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虽然她的瞳孔没有聚焦,但那不是发呆,而更像在在看着每一件事物。所有的一切,都被聚焦,被映射在她眼底。 我打了个哆嗦,收回了视线。 很诡异,很诡异。 也许是觉得好奇,我竟也向下看了一眼。 下面是繁华路段的街道,路灯车灯和店面的霓虹灯泛滥地照射,高楼大厦的玻璃窗间灯火通明。 而这些人间灯火被踩在脚下,天上的光和地下的光同样遥远。 我再次收回了视线。 有至少20min过去了。 案发现场仍被沉默控制着。 拜托,就算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我也觉得“尴尬”这种气氛总是不应该出现在劫持现场的吧? “阿——嚏!” 这已经是第七个喷嚏了。 我很想出口问问这帮子劫匪到底图个啥,搁着愣半天了,我紧张的情绪都被耗完了。 就在我感到疲惫时,有人终于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哼……” 发觉这夹杂着不屑的声音来着我的身旁,我诧异的看向她——那位大小姐(暂定)。 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每个人都听见了。 呃,您要干什么呢? 由于面向着前方,看不到身后的劫匪们,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对我们又警觉起来。 ——然后她看向了我,所以我也看向了她。 她脸上冒出一丝冷笑,我发觉其中充斥着无力感与对自己的嘲讽。 你想干嘛?这个问题还没在我脑中成型,就被回答了。 她忽然以一只脚为重心探出身子,并向左偏了偏 ,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哦,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喂!什么呢你!” 身后传来一声怒吼,近接着是向我们逼近的脚步声。 没用了,重力加速度这个东西,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的多。 在发觉我被拽下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只感觉到失重的不安感侵袭全身。 自由落体,是一种能让人放弃求生欲的运动形式。 狂风火速到来,疯狂地从下方抽击着我的全身,却不见下降的速度有丝毫减慢。 那个女人却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大约是她靠着抓着我的胳膊的联系拉进了距离。 狂风躁乱,离死神就只有一步之遥,她的眼神却仍然平静,黑得像一滩死水。 死水靠近了我。 “想活命吗?”她在我耳边说到。 我惊恐的望向她。 她离开我的耳边,然后用那双眼睛死死凝视着我,我也向被控制了一样看向她的眼睛。 那双眼睛便开始变化,从墨黑色到灰色,从灰色到乳白色,又到了纷乱的彩色,不,不是眼睛,是整个世界的眼神都变得迷糊了起来,像是一副不太成功的抽象派油画,色彩与色彩的边界不断扭曲重组,直到我忘记了本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然后在刹那间,每一条条颜色重归于好,混沌与迷乱逃也似的褪去,世界又变的凝实而又具体了。 这是什么? 在我没来的急理清思路之前,我又感觉到无数的“点”在我身边狂乱的飞舞,密集,毫无逻辑,但我模模糊糊知道我们之间有联系,就像刚才的油画世界一样,我就那么对着它们一扯。 于是空间便停滞了。 一股腥甜马上涌上喉咙,鼻腔,眼睛,耳朵,都觉得有液体流出。 我无力的放开了“点”。 空间又再次开始流动。 瞬间,我感受到了地面。 毫无冲击力地,落到了地面上。 安全着陆。 那个同校的也压在了我身上,至于有没有缺胳膊少腿,就不是我管的了。 我无力地闭上了眼。 ​
【谭

九】 北京城里,有个花农的儿子名叫谭九。 一天,谭九的父母让他去城外烟郊探亲。于是他赶着毛驴走出城门。 临近傍晚时,他遇上了一位老太太。这个老太太身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却骑着一匹额头上长着白毛的马,这匹马的鞍座和马辔头都十分的华贵和漂亮,两边还有随从跟着她。 老太太看见谭九,就询问:“小伙子,天就要黑了,你要上哪去?”谭九说:“我去城外烟郊探望亲戚。” 老太太看了看天摇着头说:“从这里到烟郊,还有数十里路远,况且路途又很难走,这里到处是淤泥积水,现在天将晚,城门也关闭了。再往前走,都是空旷的荒郊野外,难免不遇上强盗。我住的茅草小房就在附近,小伙子你不如先到我家住上一宿,明天早些动身岂不更好?” 谭九见天已黑,就犹豫起来。他觉得老太太说话挺诚恳,想了想就同意了。老太太在前领路,谭九紧跟其后,一起向她家走去。顺着小道走了大约二里的路,谭九隐隐约约地见到树林中露出了灯光,老太太举起马鞭,指着有灯光的方向对谭九说:“到了,就在前方!”说完,她朝马加了一鞭,眨眼间就到了院门前。 只见这个院里有矮屋两间,院墙也只有与肩膀一般高。老太太跳下马打开门,把谭九请进屋去。 屋里空荡荡的,唯有一只竹制灯笼挂在墙上照亮,炕头边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妇女,正在搂着孩子喂奶。老太太一进门即招呼她说:“有客人来了,儿媳妇你快起来呀。”那媳妇听了,一边掠着鬓角上的头发,一边慢慢地下床。可是,她的小孩子却忽然哇哇啼哭不停。老太太从袖筒里掏出一个烧饼,递给小孩子吃,孩子马上止住哭声。 谭九看了看这个年轻妇女,只有二十岁左右,脸上没有擦粉,眼圈含着眼泪,没有一丝笑容。老太太吩咐儿媳妇说:“你去烧菜,我出去送还马,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就牵马出门走了。年轻媳妇则在屋里借着灯光,将糜子秆点着烧菜。这时,谭九又仔细观察了年轻妇女一阵儿,见她上身穿着红布短袄,下身穿着绿布裤子,脚上穿一双蓝布短袜子,和两只破旧的高跟红布鞋。无论衣服和鞋子都很破烂不堪,连一只胳臂和一条腿还有两个脚后跟都露在外面。谭九年轻,看到这样的情景,他语言迟钝,不好多问什么,但在内心里却暗暗地可怜这个年轻的妇女。 不一会儿,老太太回来了,进门即对谭九说:“让你久等了,实在对不起。后面大院里的人家,听说我家有客人来,也打算请你过去做客,款待一番。我推辞说时间太晚了不能去,他们则嘱托我代他们表表心意。”谭九听了,连连道谢。老太太又说:“你奔走赶路劳累了半天,想必是很饿了吧?”随后,又喊她的儿媳妇说:“你先去做饭,我出去喂喂客人的驴。”谭九则说:“我这样地打搅你们家,实在是过意不去。至于草料钱,待我走的时候,必定多给。”老太太听后,摆了摆手说:“不用说过多的客气话,一点草料才能值几个钱!”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喂驴回来了,她的儿媳妇也把酒菜端上来了。谭九一看,只见她们用土坯烧成的粗泥碟子盛菜,用木墩凿成的木碗盛饭,用小盆当酒壶。满桌子的菜肴,除了鱼就是肉,都是凉的,但味道很好吃。老太太挪动一下灯盏,劝谭九多喝点酒。谭九则推辞说不能多喝,所以便上饭了。饭也是冰凉冰凉的,因此,谭九好不容易才把碗里的饭强咽下去。吃完了饭,儿媳妇将桌子上的碗筷及剩饭剩菜收拾了。 饭后,老太太与谭九对面而坐,闲聊起了家常。儿媳妇则在一旁借着灯亮给她的小孩捉虱子。 谭九问道:“听您老人家的口音,不像是北京城里的人。而您的儿媳妇又是满族打扮,请问您的老家是哪里?” 老太太回答说:“你说得很对,我不是本地人。我原籍是凤阳,姓侯,因为年景不好遭了灾荒,才被迫离家流落到北京城里,替有钱人家洗洗涮涮或缝补衣服,挣钱穿衣吃饭。后来又和这里当地的村民郝四结婚,至今快三十年了,郝四也成了老头。我俩婚后生下了一男一女,女儿现已结婚出嫁了,儿子是个泥瓦匠,住在城里。老头也已年老体弱,现在这条驿道上的一家酒楼里当打杂的,干些提酒壶刷洗碗碟的活计。明天你必定要路过他们店门前的,如果见到有脸上长着老年斑、嘴边上长着白胡子,耳后边又鼓起一个如同鸡蛋一般大的瘤子的老伙计,那就是我的老头了。我的儿媳妇姓余,乃是后边大院里的丫鬟。她原来的主人即是巴参领,现在早已退职在家里闲居,他的儿子继承了参领官位。巴参领就是刚才借给我马骑的那个人家。” 谭九听了老太太的话,又问道:“你家的生活贫穷困苦,为什么还要置办这些美酒好菜来招待我呢?” 老太太听了则笑着说:“你我偶然相遇,也是有缘。我绝不可能在喘口气的工夫做出好菜好饭。因为正巧赶上了七月十五中元节,依着老规矩,我从巴参领那里分到了点残汤剩饭。现在端上来给你吃,我已是深感惭愧,有失恭敬了,哪还谈得上置办什么美酒好菜呢!” 当谭九去院中小解时,看见天上的银河已偏西,月亮也落在了树林中,知道此时约四更天了。 这时,老太太在屋里大声地对谭九喊道:“夜深了,客人也该就寝睡觉了。”谭九回答道:“我还不困,还想再坐一会儿。” 老太太说:“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勉强了。不过明天还得赶路,还是早点休息吧,我还想求你办点事呢。” 谭九说:“老人家请说。” 老太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明日路过街里,若是能见到我家的老头,麻烦你告诉他一声,快给家里送回几贯钱来,就说家里人吃的穿的都没了。” 谭九听了叹了口气说:“我一定尽心去办就是了。” 接着,老太太又很羞愧地说:“因为我家太穷困了,没有被褥可以给你用,叫你一夜受委屈了。” 谭九连声谢道:“您能让我在你家里得到一个晚上的平安,已经是领受您的厚待之恩了,哪还能再有过多的要求呢!”说完话,也就各自睡觉了。谭九因疲劳太甚,所以挨着枕头即睡着了。 睡梦中,谭九感觉好像有小虫在耳边鸣叫,还有萤火虫在眼前晃来晃去,他不由得惊慌地站了起来。这时他发现自己就睡在松树林中,秋夜的露水竟湿透了衣裳,全身刺骨般的寒冷。再细看一下,他的毛驴就拴在旁边的树上,还在那里不停地吃草。那间草房已无影无踪,老太太和她的儿媳妇不知到哪里去了。眼前只有两座古墓老坟,已半倾倒于蒿草丛刺之中。谭九顿时毛发竖起,万分恐慌,他急忙拉过毛驴跳了上去,慌不择路地逃了。 谭九到达烟郊,办完事情之后,他又顺着原路往回走。在路边一家酒楼休息时,看见一个刷洗碗筷的老人很眼熟,好像就是侯老太太描述的他老头的面貌。 于是他走上前来询问:“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说:“我名叫郝四,小伙子你有什么事?”果然就是那个老人。这愈加使谭九感到奇异了。于是便把老郝头领到僻静地方,向他如实地告知了前天夜里所遇见的情形。 郝四听了,流着眼泪说:“据你所见,那真是我死去的妻子与儿媳妇及短命的孙子。我的老伴已经死去两年了。儿媳妇是去年因为难产,竟在一天夜里同小孙子一块死去了。没想到她们现在还能够团聚于地下!” 谭九听了他的话,也觉得很悲痛。然后他又问:“巴参领是个什么样的人?”郝四说:“他是一个旗的佐领的父亲,也已经死去十多年了。在我家的正北方,有一处高大的树林,就是巴参领的墓地。我那死去的儿媳妇,从前即是巴家丫鬟。我们老俩口是他家的看坟人。前几年因为遭到连阴雨,住的房屋倒塌了,而佐领的家人又无力修缮房屋,重苫房草,于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就无处安身了,只好到这里打杂,挣点钱养活自己。前天七月十五中元节,佐领回家祭扫坟墓,还焚烧了纸船和纸马,但不知我那死去的老伴,借马到哪里去,又办的什么事呢?” 谭九听了以后,感叹了好长时间。他从兜子里掏出五百铜钱,送给了老郝头,说:“死者已矣,你拿着这些钱,买些纸钱给他们焚烧,切不要叫死去的阴魂失望才好。”郝四接过钱,又再次向谭九深深致谢一番。 谭九回到家里,准备了祭品,特意到侯老太太的墓地祭拜了,随后又去寻找巴参领的墓地。果然在侯老太太坟丘的正北方,约有数十步远的地方,发现了巴参领的墓地。 兰岩评论道:一顿饭之恩,犹能感激必报,可见谭九这个人,为人诚实又重义气。这个故事是坟墓里的魂魄穷困,阴世间的鬼发愁,太使人悲伤了。郝四年高体衰,贫穷得没有安身的地方,被迫受雇于街头酒楼中,暂求吃饱一口饭。本来已是连自身都顾及不了,哪还能够去念及死去的妻子,更不知道她们在地下还在等待他去喂养了。可叹呀,鬼在穷困时,还能有阳间人去资助他们的一时困难之需,那么若是人世间有人真的贫困无路时,将向谁去寻求帮助呢?#白话夜谭随录#
#万象#之#中国传统文化故事# #夜谭录#

谭九

北京城里,有个花农的儿子名叫谭九。

一天,谭九的父母让他去城外烟郊探亲。于是他赶着毛驴走出城门。

临近傍晚时,他遇上了一位老太太。这个老太太身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却骑着一匹额头上长着白毛的马,这匹马的鞍座和马辔头都十分的华贵和漂亮,两边还有随从跟着她。

老太太看见谭九,就询问:“小伙子,天就要黑了,你要上哪去?”谭九说:“我去城外烟郊探望亲戚。”

老太太看了看天摇着头说:“从这里到烟郊,还有数十里路远,况且路途又很难走,这里到处是淤泥积水,现在天将晚,城门也关闭了。再往前走,都是空旷的荒郊野外,难免不遇上强盗。我住的茅草小房就在附近,小伙子你不如先到我家住上一宿,明天早些动身岂不更好?”

谭九见天已黑,就犹豫起来。他觉得老太太说话挺诚恳,想了想就同意了。老太太在前领路,谭九紧跟其后,一起向她家走去。顺着小道走了大约二里的路,谭九隐隐约约地见到树林中露出了灯光,老太太举起马鞭,指着有灯光的方向对谭九说:“到了,就在前方!”说完,她朝马加了一鞭,眨眼间就到了院门前。

只见这个院里有矮屋两间,院墙也只有与肩膀一般高。老太太跳下马打开门,把谭九请进屋去。

屋里空荡荡的,唯有一只竹制灯笼挂在墙上照亮,炕头边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妇女,正在搂着孩子喂奶。老太太一进门即招呼她说:“有客人来了,儿媳妇你快起来呀。”那媳妇听了,一边掠着鬓角上的头发,一边慢慢地下床。可是,她的小孩子却忽然哇哇啼哭不停。老太太从袖筒里掏出一个烧饼,递给小孩子吃,孩子马上止住哭声。

谭九看了看这个年轻妇女,只有二十岁左右,脸上没有擦粉,眼圈含着眼泪,没有一丝笑容。老太太吩咐儿媳妇说:“你去烧菜,我出去送还马,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就牵马出门走了。年轻媳妇则在屋里借着灯光,将糜子秆点着烧菜。这时,谭九又仔细观察了年轻妇女一阵儿,见她上身穿着红布短袄,下身穿着绿布裤子,脚上穿一双蓝布短袜子,和两只破旧的高跟红布鞋。无论衣服和鞋子都很破烂不堪,连一只胳臂和一条腿还有两个脚后跟都露在外面。谭九年轻,看到这样的情景,他语言迟钝,不好多问什么,但在内心里却暗暗地可怜这个年轻的妇女。

不一会儿,老太太回来了,进门即对谭九说:“让你久等了,实在对不起。后面大院里的人家,听说我家有客人来,也打算请你过去做客,款待一番。我推辞说时间太晚了不能去,他们则嘱托我代他们表表心意。”谭九听了,连连道谢。老太太又说:“你奔走赶路劳累了半天,想必是很饿了吧?”随后,又喊她的儿媳妇说:“你先去做饭,我出去喂喂客人的驴。”谭九则说:“我这样地打搅你们家,实在是过意不去。至于草料钱,待我走的时候,必定多给。”老太太听后,摆了摆手说:“不用说过多的客气话,一点草料才能值几个钱!”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喂驴回来了,她的儿媳妇也把酒菜端上来了。谭九一看,只见她们用土坯烧成的粗泥碟子盛菜,用木墩凿成的木碗盛饭,用小盆当酒壶。满桌子的菜肴,除了鱼就是肉,都是凉的,但味道很好吃。老太太挪动一下灯盏,劝谭九多喝点酒。谭九则推辞说不能多喝,所以便上饭了。饭也是冰凉冰凉的,因此,谭九好不容易才把碗里的饭强咽下去。吃完了饭,儿媳妇将桌子上的碗筷及剩饭剩菜收拾了。

饭后,老太太与谭九对面而坐,闲聊起了家常。儿媳妇则在一旁借着灯亮给她的小孩捉虱子。

谭九问道:“听您老人家的口音,不像是北京城里的人。而您的儿媳妇又是满族打扮,请问您的老家是哪里?”

老太太回答说:“你说得很对,我不是本地人。我原籍是凤阳,姓侯,因为年景不好遭了灾荒,才被迫离家流落到北京城里,替有钱人家洗洗涮涮或缝补衣服,挣钱穿衣吃饭。后来又和这里当地的村民郝四结婚,至今快三十年了,郝四也成了老头。我俩婚后生下了一男一女,女儿现已结婚出嫁了,儿子是个泥瓦匠,住在城里。老头也已年老体弱,现在这条驿道上的一家酒楼里当打杂的,干些提酒壶刷洗碗碟的活计。明天你必定要路过他们店门前的,如果见到有脸上长着老年斑、嘴边上长着白胡子,耳后边又鼓起一个如同鸡蛋一般大的瘤子的老伙计,那就是我的老头了。我的儿媳妇姓余,乃是后边大院里的丫鬟。她原来的主人即是巴参领,现在早已退职在家里闲居,他的儿子继承了参领官位。巴参领就是刚才借给我马骑的那个人家。”

谭九听了老太太的话,又问道:“你家的生活贫穷困苦,为什么还要置办这些美酒好菜来招待我呢?”

老太太听了则笑着说:“你我偶然相遇,也是有缘。我绝不可能在喘口气的工夫做出好菜好饭。因为正巧赶上了七月十五中元节,依着老规矩,我从巴参领那里分到了点残汤剩饭。现在端上来给你吃,我已是深感惭愧,有失恭敬了,哪还谈得上置办什么美酒好菜呢!”

当谭九去院中小解时,看见天上的银河已偏西,月亮也落在了树林中,知道此时约四更天了。

这时,老太太在屋里大声地对谭九喊道:“夜深了,客人也该就寝睡觉了。”谭九回答道:“我还不困,还想再坐一会儿。”

老太太说:“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勉强了。不过明天还得赶路,还是早点休息吧,我还想求你办点事呢。”

谭九说:“老人家请说。”

老太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明日路过街里,若是能见到我家的老头,麻烦你告诉他一声,快给家里送回几贯钱来,就说家里人吃的穿的都没了。”

谭九听了叹了口气说:“我一定尽心去办就是了。”

接着,老太太又很羞愧地说:“因为我家太穷困了,没有被褥可以给你用,叫你一夜受委屈了。”

谭九连声谢道:“您能让我在你家里得到一个晚上的平安,已经是领受您的厚待之恩了,哪还能再有过多的要求呢!”说完话,也就各自睡觉了。谭九因疲劳太甚,所以挨着枕头即睡着了。

睡梦中,谭九感觉好像有小虫在耳边鸣叫,还有萤火虫在眼前晃来晃去,他不由得惊慌地站了起来。这时他发现自己就睡在松树林中,秋夜的露水竟湿透了衣裳,全身刺骨般的寒冷。再细看一下,他的毛驴就拴在旁边的树上,还在那里不停地吃草。那间草房已无影无踪,老太太和她的儿媳妇不知到哪里去了。眼前只有两座古墓老坟,已半倾倒于蒿草丛刺之中。谭九顿时毛发竖起,万分恐慌,他急忙拉过毛驴跳了上去,慌不择路地逃了。

谭九到达烟郊,办完事情之后,他又顺着原路往回走。在路边一家酒楼休息时,看见一个刷洗碗筷的老人很眼熟,好像就是侯老太太描述的他老头的面貌。

于是他走上前来询问:“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说:“我名叫郝四,小伙子你有什么事?”果然就是那个老人。这愈加使谭九感到奇异了。于是便把老郝头领到僻静地方,向他如实地告知了前天夜里所遇见的情形。

郝四听了,流着眼泪说:“据你所见,那真是我死去的妻子与儿媳妇及短命的孙子。我的老伴已经死去两年了。儿媳妇是去年因为难产,竟在一天夜里同小孙子一块死去了。没想到她们现在还能够团聚于地下!”

谭九听了他的话,也觉得很悲痛。然后他又问:“巴参领是个什么样的人?”

郝四说:“他是一个旗的佐领的父亲,也已经死去十多年了。在我家的正北方,有一处高大的树林,就是巴参领的墓地。我那死去的儿媳妇,从前即是巴家丫鬟。我们老俩口是他家的看坟人。前几年因为遭到连阴雨,住的房屋倒塌了,而佐领的家人又无力修缮房屋,重苫房草,于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就无处安身了,只好到这里打杂,挣点钱养活自己。前天七月十五中元节,佐领回家祭扫坟墓,还焚烧了纸船和纸马,但不知我那死去的老伴,借马到哪里去,又办的什么事呢?”

谭九听了以后,感叹了好长时间。他从兜子里掏出五百铜钱,送给了老郝头,说:“死者已矣,你拿着这些钱,买些纸钱给他们焚烧,切不要叫死去的阴魂失望才好。”郝四接过钱,又再次向谭九深深致谢一番。

谭九回到家里,准备了祭品,特意到侯老太太的墓地祭拜了,随后又去寻找巴参领的墓地。果然在侯老太太坟丘的正北方,约有数十步远的地方,发现了巴参领的墓地。 --万象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所以不要去埋怨觉得自己身边没有贵人或正能量的引导者因为她们都很忙在你还清醒的时候记住要做自己的“永动机”#杨洋[超话]#“演员的人生不是在过自己的人生,在长久
  • 反复强调,八字与风水不要学我技法,而要学我阴阳怎么来的思维,先天何处,后天何处,来知来去,便知去处之理…………““看八字没啥秘诀,八字学到最后,都是在用那些基础
  • 无常和因果,谁也躲不过,我们能做的,只有:缘来惜缘,缘去随缘。但对于初期的疏漏,反思也是必要的。
  • 又看了一遍舅舅用泪水写成的《记忆永恒》,不仅想起来孙儿辈很多小时候的时候,更了解到了他们那个年代的生活。现在脑子里总会浮现夏天在姥姥家的场景,那时候天很热,每天
  • 智者不入爱河始终提醒自己保持冷静清醒,就算是很喜欢的也会慢慢消磨。十一月初的时候琛琛给我分享了林忆莲的《再见悲哀》里面有这么一句:去到最尾就如与物忘我。
  • 也曾遇到22号那样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改变,认为自己守护的那个封闭的世界是最好的,不信任任何人。每个偶像都活在别人的眼光和话语里,她对抗着这个世界的冷
  • 之外收到朋友发来的讯息,南京保利的《雷雨后》演员的更换,朋友说不想去了,但是南京保利双12的优惠票价111也算是很优惠了,跟她说去也无妨,如果感觉路途遥远实在是
  • 断桥:断桥的桥部分应为尼龙,而不是PVC塑料,如果遇到了价格特别低的产品,很可能是将这部分换成了PVC,不仅不结实,容易热胀冷缩,会降低保温能力。铝合金窗:现在
  • 努力,是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人生就像一场戏,谁都不愿意做一个普通人,更多人愿意去选择变优秀,但是现实中没有这样的人可以直接选择变优秀,只有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去塑造
  • #书符方法浅析#:分四季、别阴阳,入笔须准,神号签押! 符法中书符是基础。书而后备,备而后用,常理如此。书符有许多讲究,这里且分几层意思叙述。 一、书符的材料
  • #书符方法浅析#:分四季、别阴阳,入笔须准,神号签押! 符法中书符是基础。书而后备,备而后用,常理如此。书符有许多讲究,这里且分几层意思叙述。 一、书符的材料
  • 再者,他对这种敛财的事也深为不齿,所以没去参加,得罪了上司赵楫。单拿我自己比,我自己就比不过。
  • 天 这个点还有人在外面放烟花不是嫌吵 而是烟花声一响起我就特别想从床上蹦起来去看两眼 我真的太喜欢烟花了以后自己有时间有机会的话 一定要买好多好多烟花 值得纪念
  • 在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中负责“天再旦”专题,通过理论推导和实际观测证实了这条古代记载来自日食引起的天光变化,得出懿王元年为公元前899年的结论;通
  • #每日一善[超话]# [跪了]#阳光信用# 往事追忆,沉淀过往.记忆在重逢的某个路口,又遇见留在街角的熟悉和清风敲响的风铃.花开又败落,人不去年时,多少东西,让
  • 很多妈妈都知道鸡蛋营养丰富,可变化成餐桌上很多种可口食物,但是你知道嘛有一些不法商家单纯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让母鸡多产蛋,在饲养环节用使用激素,这种鸡产蛋量非常高,
  • 这次被称为“匡亭之战”的战役,让才在兖州立足的曹操,依靠击败强力军阀袁术,巩固了自己在兖州的统治,同时极大提升了他在诸侯中的声望,以及全军的士气。如果眭固当真归
  • (此时那周邦彦正躲于李师师床下,看师师与徽宗相对调笙,柔情蜜意,余代他添一曲罢了![笑哈哈][笑哈哈][笑哈哈])#浅墨入画[超话]#话说宋代徽宗朝,京城名媛入
  • 5、杀制比劫者易发横财此类命格的人一方面在事业上往往表现为较为魄力、能力,较有责任心,积极肯干,故事业是蒸蒸日上;另一方面是借助自己名气、地位或手中的权力而趁机
  • 你知道如何利用展会让销售爆棚吗?昨天有朋友问怎么样引导孩子从自然人向社会人过渡,这个问题很大,一时无法回答,今天这个应该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吧:让孩子从社会人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