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音歌唱家黄英2016年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办过独唱音乐会,时隔两年,这只“东方的夜莺”又飞过去了。


她的这一场音乐会起名“镜花水月”,上半场聚焦法国艺术歌曲,下半场集中呈现中国艺术歌曲,融贯中西。作为“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参演项目,5月12日,“镜花水月”将在东方艺术中心登台。


1992年,黄英在巴黎国际声乐比赛获得第二名,在国际舞台初露峥嵘,1994年所以主演歌剧电影《蝴蝶夫人》迎来职业生涯转折点,2006年首次登台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主演《魔笛》……二十多年来,黄英一直游走于世界歌剧舞台,直到2012年才重返家乡上海,任职于母校上海音乐学院。


不管是歌唱还是教学,黄英都有很多故事和经验可以分享,演出前,我们和这位歌唱家聊了聊。她的坦率、风趣、风趣,实在让人惊讶。

以下是黄英自述:


一首艺术歌曲就是一幅画


这次的曲目很有挑战性,艺术歌曲是阳春白雪,国内专业歌唱家很少挑战,我是自己本身就很偏爱。


这些年来我唱了很多歌剧,纽约、巴黎去得很多,艺术上开始天人合一,和人生阅历有关系。现在,国内高雅艺术的观众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镜花水月》第一站在深圳演,观众都很喜欢。


音乐会上半场是法国艺术歌曲,按年代排的作曲家和作品,弗雷、德彪西、拉威尔、迪帕克、普朗克,调整了好几次才排出,一半以前唱过,一半是新练习的。


艺术歌曲都是一分半到三分钟,就像那个时代的一幅画,是作曲家和印象派诗人强强联手的产物在欧洲,艺术歌曲音乐会五六百到一千个观众就够了,是沙龙文化,就像我们的昆曲,是室内乐,有着古朴的历史文化底蕴。


为什么我现在才敢演这一套曲目呢?是经验的积累。


上半场的法国艺术歌曲,诗意、含蓄、寓情于景,像香水一样,一两分钟就没了,好闻,好听。歌唱家应该是画家,怎么用这几分钟的时间把这些小歌描绘出来,是很有意思的。


上半场是5位法国作曲家,上半场是5位中国作曲家,黄自、丁善德、赵季平、叶小纲、陆在易。


黄自的艺术歌曲是美声学生必唱的。《玫瑰三愿》极具法国味道,配器手法、作曲风格很恰当,但要唱出味道来很难。


丁善德是上音的老院长。《爱人送我向日葵》有点土,很滑稽可笑,他在法国留过学,这首歌也有特别的法国味道,又是一幅画。《槐花几时开》是四川民歌,美声一般不接触,歌词很少,但是钢琴伴奏精彩得不得了。中国是有艺术歌曲的,所谓“雅歌”,我只是找出来了冰山一角


赵季平的《关雎》取自诗经第一首,旋律非常柔美,我很喜欢听。


叶小纲的《采桑子》用了欧阳修的词句,现代作品不好唱,练的时间长了感觉蛮有味道,作曲风格很有趣儿,有保留价值。这类歌不太有人唱,但我有使命感,想唱给学生听一听。


陆在易写了很多声乐作品,《我爱这土地》取自艾青的爱国诗,7分钟,写了3年,旋律朗朗上口。大部分人会唱到三四分钟,保存主旋律,掐掉转调,陆老师希望我能完整无缺演绎出来,所以我会唱满7分钟。艾青的诗很感人,以前我每次唱都会哭。


艺术歌曲的钢琴伴奏是一门艺术,两者之间是二重唱的关系,就像一对情人在台上,进进出出,一问一答,前奏、中间、尾奏都要密切合作才完美。


一样独唱音乐会找的都是合作默契的钢琴伴奏,我这次请的不是伴奏,而是法国钢琴家米歇尔·达尔贝托,绅士、优雅、高尚,很适合法国艺术歌曲的精髓,他在那个环境成长,声如其人,乐如其人。我去巴黎专门找他上了课,想让上海观众真正听到优雅的法国音乐的味道。


我对法国音乐很有感觉。1992年在巴黎国际声乐比赛换到第二名后,我一直在听法语,但不会讲,后来不断在工作中自学,到哪里唱歌,我就找当地的声乐教练来训练,你学外来的文化艺术,必须要有专业人士帮你把关。


1994年我被选中参演歌剧电影《蝴蝶夫人》,一直在说在听,语感就出来了,看电视也能够学,先听音响效果,再理性地学习。我现在法语发音很好,走在街上听不出我是外国人,和巴黎人没啥两样。



学艺术一定要有天赋和悟性

学声乐很难,你光喜欢是不够的,你要有天赋,没天赋你就学着玩好了,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你在学校有点成绩,将来不知道会走到哪一步,有多少人是郎朗、李云迪呢?很多人改行了。(声乐)你作为业余爱好会加分,但作为专业,压力太大了,如果老天爷没赏饭吃,很难。


学生们觉得能考上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极了,以前上音的美声专业都是两百多人考,今年暴涨到六百多人,只招20个人。


声乐就业难,狼多肉少,上海歌剧院合唱团都很难考,都是海归去考,德国的俄罗斯的,我们本科毕业的怎么办?


我现在教本科,学生一张白纸,配合好,有悟性,事半功倍,回课大家都高兴。当老师也是一门学问,我喜欢教学,但要有耐性,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当你好像在对牛弹琴的时候。


我回上音的选择是对的,以“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的身份进来,平台和政策都很好。我是老师也是歌唱家,教学相长,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能理性整理自己在演唱方面的技术、审美。


我有20年的舞台经验,可以告诉学生不要走弯路,老师如果不确信,学生就会走弯路。比如大就是好,就是要唱大作品,其实要少而精,我经常让他们唱意大利十七八世纪的歌曲集,一两分钟的歌很厉害的,看上去很短,但很难唱,就像中国戏曲一样有很多装饰的味道。


现在很多学生是用吼来唱大作品,我刚学了一个词叫“撒狗血”,他们勉强唱下来,但在我这里是过不了关的。有些学生三四年级就开始唱大咏叹调,全是空架子,就像房子的地基没打好,不堪重负,他唱得撕心裂肺,自己累,老师也累。很多声乐比赛也是这样,选手很多语言没抠就来唱了,一唱就是四五分钟,我们(评委)感觉时间特别漫长。


不是大就好,还是要打基础,基础是最有价值的。你要从巴洛克开始唱,接下来是莫扎特、贝里尼、罗西尼、多尼采蒂,这些才是正道,声乐系五年,前三年必须唱这些,四年级唱艺术歌曲,他们能hold住了,有一定基础、审美和技术了,才能再尝试相对大的作品。


我现在带6个学生,二、三、四年级,一级两三个,大家竞争上岗。


学生毕业后的去向,我知道的有上海歌剧院合唱团,都是研究生毕业去考。合唱是一门艺术,但学校都是训练独唱家的,学生们也把自己定位在独唱演员上,去了合唱团从独唱变成合唱,心理是会有反差的。


艺术家还是有level和区别的,你要慢慢努力才能成为一流,但做艺术一定要有瘦瘦高高的天赋,天赋不高,再努力要到顶级也是很难的,老天爷没赏饭吃,你再喜欢也是没办法的。


年长歌唱家走到一流艺术家,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我认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我走过弯路,有过瓶颈,但我个人比较幸运地,从小在合唱团唱歌,经常唱独唱,从幼儿园开始就唱独唱,考上音是上海考区第一名,16岁参加上海首届童星大奖赛第一名,我个人一直感觉很好,这对我后来去国外面试也有帮助,比如你经常会通不过面试,但我能克服心理障碍。



最近有文章说学音乐的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最强大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受打击,一直在被淘汰,很多人承受不了。我们每次都像过五关斩六将,不仅是比赛,每个角色都要争,尤其是抒情女高音一大把,都可以唱《费加罗的婚礼》和《魔笛》,为什么选你?你好在哪里?你又是亚洲人,你得比别人更好,这种反反复复的打击多了,有时候是会自我怀疑的。


我比较不幸,我相对成功,每一步的成功都是一个起点。我有过气馁,但没想过放弃,很多人被迫放弃了,承受不了了,就看你的性格怎么样。所以做这一行太难了,学生很难体会到,你的身心都必须非常强大。


高处不胜寒,世界一流的歌唱家能站上这么高的舞台,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非常有悟性的。大号女高音很少、威尔第女高音很少,这些缺你不可的女高音很少,但抒情女高音一小把,太多人竞争了。


亚洲女高音更难,这个事实是存在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也有亚洲人在唱,只要你有才,纽约就会敞开门,你没办法开后门,还是要去面试,硬碰硬,艺术像科学一样来不得半点无中生有。


没有奋斗精神你肯定做不了艺术,太安逸了也不行,一定要有饥饿感,要苦,要奋斗。你必须身心都要身体健康强壮,要有悟性,加上机遇和努力,才有可能出来。一个阶段出来还有下一阶段呢,每个阶段都有竞争,长江后浪推前浪,女高音汹涌澎湃,有学生来个例假就不上课不唱歌了,那你饭没得吃了,后面人都在排队,就等着你下来,很残酷的。


这个行业谁有天赋?廖昌永是很有天赋的,他的天赋太高了,他很会唱中文歌,吐字非常清楚,我们唱美声的一直被批评中文吐字不清楚,因为经常唱外文歌、练习外语,和中文吐字是有区别的。他就很清楚,这就是智慧。他的声音是竖的,有泛音、有空间,不是在喉咙里的,在剧场里才能传得远。你声音在喉咙里,听起来很响,但没用,传不远,时间长了观众听着会不踏实,会想咳嗽。


唱歌悟性很重要,审美很重要,比如你想要乔治乌的声音,先想好要什么样的声音,再找老师,能唱成的人肯定是找对老师了。方法很重要,有些人条件很好,但最后没出来,错过了就错过了。



歌唱家是有黄金年龄段的,一般在40-50岁之间,技术好的话55岁还可以。人的声音一直在变化,少女的声音和中年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曲目要跟着调整,方法和技术也要调整。歌唱家一般要到35岁以后才真正青涩,年轻时是靠纯净。


一个人适合唱什么曲也是不足的。我是抒情兼花腔女高音,适合唱巴洛克、莫扎特,普契尼也有几个角色可以唱一唱,他写得太大了,我不能唱得太大,会力不从心。


莫扎特的角色也分大号、小号女高音。去年上海交响乐团出了音乐会版《唐璜》,我尝试了其中的大号女高音,但我知道自己捉襟见肘,不是写给你的号,不要乱唱,我是靠经验去唱、用技术去唱,所以不会唱坏。


女高音分很多种类型,每个年龄段的曲目都要调整,不能乱唱。很多学生唱的曲目不对,嗓子早早唱坏了。歌唱演员的身体就是一把乐器,唱歌要用气息,嗓子好的情况下位置要高……嗓子是很鲜的,条件是天生的,什么条件就应该唱什么曲目。嗓子坏了就很麻烦,就像运动员带伤一样。我的嗓子也坏过两次,很难过,不是大问题就行。


丹田、胸腔、后背、空间……我们上课经常说到这些词,很抽象,你要有悟性才能听懂,用功也要有窍门,不死用功。天赋高,你出来的几率也高,就像练琴,死练八小时琴是没用的,你动脑筋去练,两小时就够了。


有的小孩从少年宫出来,没怎么学,但音准、乐感、模仿能力都很好,就是那块料子。你万一乐感都没有,音准了也不好听。舞台上的表现要有“神授”的力量,你才能感动人,乐感差的人是不行的。


  编辑 | 张志明    


         上海文联

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


以下是黄英口述:一首艺术歌曲就是一幅画,这次的曲目很有挑战性,艺术歌曲是阳春白雪,国内专业歌唱家很少挑战,我是自己本身就很喜欢。艺术歌曲都是一分半到三分钟,就像那个时代的一幅画,是作曲家和印象派诗人双贱联手的产物。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早安~昨天打卡saos,比起平常的poke我觉得它还是比较逊色的没有酱汁,米饭硬,食材也不是很新鲜.hahahahhaha大哥不太喜欢,和上次去吃flower
  • –How pure, how dear their dwelling-place.And on that cheek, and o'er that brow,S
  • 我觉得我就是仙女‍♀️天天修仙 还是女的 仙女实锤害,做仙女真的好累。所以2020年能给我个帅哥吗?
  • 全车系皆依照原厂避震器之尺寸规格研发设计,以追求高品质的稳定性及媲美进口品牌的性能,借此以提升行车安全并赋与操控乐趣。全车系现货在库.特殊车种可为您量身订做欢迎
  • 有时候看到别人觉得挺难受的但有时候看到自己又觉得已经很满足了假装是自己积德多年攒来的运气吧虽然太多人说圣诞节是外国人的节日但如果我可以在这一天感到格外快乐该是谁
  • 我们订的会议长桌,不仅环境美,食物也意外的好吃。亲亲来推荐一家地中海风味的餐厅—LUCCA restaurant&bar。
  • #小傻瓜瓜傻1号[超话]# ╭─★☆───────╮敏双多囊卵巢的经历╰──────────╯ 敏‎双‎多囊卵‎巢在‎医院药‎店​看​病​,把喝‎药当‎喝​水‎
  • 你既不是风,也不是你体验到的那些想法、情绪和欲望,当然更不是你心中以事后之明整理消毒过的那些故事。观察心智的时候,必须抛开所有二手信息、宗教教条和哲学猜想,一心
  • 我不应该把低落的情绪表现出来,这不会有任何改变,反而会影响你的生活和工作。我没有办法做到让很多人都喜欢,也不想做到让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因为那样就太累了,太没自我
  • 同为《爱的归途》中的“爱”之三部曲,但《爱的乐章》不同于《爱你》和《最爱》如果说在后者里的情绪是宏观和浓烈的,《爱的乐章》更像是“陪伴”用淡然的口吻去表达那一份
  • #圣诞节#挥不去的暮色,几悉思念道不尽,真心祝福,悄悄告诉你,我想念你,一声亲切的问候,以最好的愿望,祝福你圣诞快乐。 刘宇宁。merry Christmas
  • 莜面很筋道 配上切成方块的土豆和羊肉 冷天喝一口汤 太温暖了吧2️⃣黄米凉糕 招牌菜又是我最爱的糯米糕 必点啊 凉糕真的炒鸡软糯 配上桂花糖汁 幸福感满满外卖的
  • 世间最难得的就是一颗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静观云展云舒,遇事沉稳不惊,在自己的人生轨道,用淡然若水的情怀,在清浅的时光中盈满暗香……生命的坎坷与艰辛,悲欢
  • 在有爱就大胆追爱的孙同真的与莫默交往时的那段,镜头聚焦于孙同的生活状态,在对比中加强了爱情的美好感。也正是在那一刻,这个曾经对爱情有着美好想象的女孩,完成了自己
  • 小时候以为唐僧躲过了一劫,长大了才知道女儿国是最难渡的情劫,生劫易渡,情劫难了,唐僧错过了一生。国王在等御弟哥哥( 唐僧)下辈子的红妆相娶,却不知西天成佛再无来
  • 重磅合作 四川主题文化活动首进顶级博物馆本次活动是四川主题文化活动首次走进世界顶级博物馆,但并不是四川与世界顶级博物馆的首次合作。为积极推动四川省优秀展览IP赴
  • 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另一半在跟你有了分歧,最终会以沉默的方式,默认你的胜出吗? 但你要知道,他们的妥协,并不是真的去妥协,表面上看,他们是默认你的做法了,但是其实他
  • 佛到世间来度人,是用各种善巧的方法引导众生,令众生开示悟入佛知佛见,当下觉悟成佛,彻底离苦得乐。 ❤❤❤法师开示:“你一念信解『如来藏』道理,天大的罪过给你一
  • 你的脸上就不会过早的留下苦难的痕迹,你也不会一丝不苟的一道道的刻下岁月的忧伤,如果你过早就有一副饱经风霜的面孔,还是很可惜这相当于毁容。其实我们是有可能控制自己
  • 来发话题鸭!来发话题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