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以增強經濟韌性撬動高質量發展槓桿   【香港商報網訊】記者 陳娟 何雯 報導:美國知名投資人巴菲特有一句名言:只有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放在當前受到疫情影響全球經濟下滑的大背景下,這個論斷也不失正面意義。疫情考驗是一次危機,也是一場洗牌,只有經得起考驗,才是真正的強者。 作為中部首個國家級新區,湖南湘江新區正為中部崛起貢獻一個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   疫情「極不尋常」,衝擊「前所未有」。世界注目中國,作為近年來在中國新崛起的中部力量,湖南的發展極具參考價值。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有多大?中國經濟能否經受住考驗?以湖南為研究範本,或許可以窺一斑而見全豹。   長期向好態勢不會改變   官方通報的2020年一季度湖南省經濟運行情況顯示,一季度,全省地區生產總值為8824.82億元,同比下降1.9%。 智能、綠色、高效的中聯重科4.0系列產品銷量屢創新高。   環球同此涼熱,GDP負增長本在意料中。但值得關注的是,與湖北相鄰的湖南在疫情防控壓力極大的情況下,數據並未呈現「斷崖式下跌」。橫向來看,相比較兄弟省份,湖南只有僅僅「1.9%」的落幅。對比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湖南的全省地區生產總值、規模工業增加值、投資、消費的降幅均小於全國平均水平,經濟質態顯現出明顯的「穩固優勢」。   大疫之下,非常時期,湖南如何做到將疫情影響降至最低?回顧過去三個月的湖南發展軌跡,不難看出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保障及時復工復產是關鍵的一招。   湖南是全國最早做出復工復產決定的省份之一,通過密集發佈保障防疫物資生產10條、支持復工復產9條、稅10條、商8條、省政府幫扶企業政策30條等精準施策,着力幫助企業解決用工短缺、資金緊張、物流不暢、產業鏈不配套等問題,確保復工達產有力有序有效推進,生產生活秩序加快恢復。 「天狼星號」,成功登陸歐洲。   一系列的穩經濟舉措帶來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湖南一季度經濟數據最明顯的特徵之一就是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持續減弱,主要經濟指標較快回升,3月份明顯好於1~2月。   正如湖南省統計局副局長黎雁南所說,「綜合來看,疫情的影響逐步減弱,發展面臨新的機遇,支撐經濟發展的積極因素依然存在,湖南省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製造業堅如磐石   從補齊防護物資缺口,到雷神山、火神山的火速建成,無一不在彰顯着製造業的重要性。   近年來,湖南製造業名聲鵲起。湖南通過大力發展智能製造,加快產業轉型升級, 20條工業新興優勢產業鏈不斷強鏈、延鏈、補鏈,產業迅速壯大,使得湖南製造業有更強的「免疫力」應對疫情衝擊。 瀏陽經開區(高新區)華恆機械人生產車間。   以一直以來的優勢產業工程機械來看,逆勢上行的趨勢明顯。   一季度,中聯重科混凝土機械產品銷量增長明顯,其中,泵車產品銷量在3月達到近年來銷售最高峰。挖機銷量則同比增長超過了600%。   今年2月,三一重工挖掘機海外訂單量同比增長約50%,3月24日,三一重工市值超過日本「小松」,成為世界工程機械市值第二大企業。   山河智能今年前兩個月的產值逆勢增長15.4%,鐵建重工陸續趕製和交付一批海外訂單……   2016年底,湖南省篩選出重點推進20個新興優勢產業鏈,計劃通過政策、資金大力扶持一批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領域的龍頭企業。因此,謀劃布局了多年的生物醫藥產業,在疫情期間迎來一個小的爆發高潮。 3月14日,湘歐快線國際貨運班列從湖南株洲中車株機物流基地啟程,沿着「絲綢之路經濟帶」開往莫斯科。   疫情防控初期的湖南,醫用防護服和醫用防護口罩極度匱乏。僅僅用10天時間,湖南就實現了醫用防護服達到日產5萬套,口罩日產超過3000萬隻,消殺用品日供應量超過450噸……   產品從無到有,產能由小變大,不僅僅體現在簡單的防護服和口罩上。依託雄厚的醫藥科研實力,在更高端領域,湖南展示出耀眼的實力。   湖南聖湘生物研製出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目前已供往全國各地和世界近60個國家;湖南明康中錦醫療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呼吸機設備,至今已向全國各地發送超6000台呼吸機設備;湖南卓譽科技有限公司研製的醫用集中制氧系統設備,插電即用,快速產氧……   湖南省統計局發佈數據顯示,一季度,醫療儀器設備及器械製造增加值增長67.3%,藥用輔料及包裝材料製造增長5.9%,衞生材料及醫藥用品製造增長2.4%。   「製造業回穩,為湖南經濟穩定提供有力支撐。」相關分析人士表示。   關於製造業的未來,在近日召開的湖南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再次強調,要堅持科技創新,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抓住機遇做大做強工程機械、電子信息等優勢產業。   新興動能逆勢增長   社區小店、生鮮電商、雲端會議、共享員工、數字化服務商……這些依託新技術湧現出來的「應急之舉」,正在趁勢而起,有望成為湖南經濟增長的強大引擎。   湖南被認為是全國社區電商的發源地,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整個行業的發展按下了「快進鍵」。   深耕社區電商的興盛優選,依託強大的社區「團長」和本地化的物流體系,迎來「疫」外之春。數據顯示,疫情期間,興盛優選的882家服務站,累計銷售蔬菜4500萬單,銷售額達3.1億元。   線上電商的火爆,成為灰暗之中的一抹難得的亮色。統計數據顯示,一季度,湖南網上零售快速增長,限額以上批發零售企業網上零售額增長10.5%,限額以上住宿餐飲企業網上餐費收入增長69.2%。   抓住5G元年以及疫情所帶來的在線教育、遠程辦公機遇,「雲端經濟」等新模式新服務快速擴張。   面對火熱的新基建風口,湖南已經乘風而上。今年計劃新建5G基站10198個,改造5G基站28000個,部署5G基站15881站/套;建設5G承載傳輸網核心層和匯聚層光纜4234公里。這些數字透露出湖南發力5G的決心:要在數字經濟領域大顯身手。   致力於智能機頂盒、智能監控等領域的國科微正在加大科研投入,為迎接在線教育、遠程辦公等「雲端經濟」和5G發展的市場新機遇做足充分準備。   藍思科技瞄準了5G機遇加速產品創新。「隨着5G時代的到來,以及疫情之下人們對手機屏幕期待的更高要求,這些都是我們接下來發力的重點。」藍思科技負責人介紹,眼下,藍思正發力5G時代研發新產品,並加速切入全球各大高端智能汽車主流廠商客戶的供應鏈。   「疫情對傳統經濟衝擊較大,但大數據、雲計算、數字經濟等新興動能發展勢頭良好,新經濟逆勢增長並明顯好於傳統經濟。這說明新興行業表現出較強的韌性。」長期觀察湖南經濟的相關人士表示。   湖南省發改委相關負責人稱,當前湖南正從主動搶抓機遇、培育經濟新增長點轉變,積極培育在線辦公、在線教育、遠程醫療等新興消費,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   外貿重拾增長勢頭   此次新冠疫情,對湖南外貿造成一定程度衝擊,但湖南省內外貿企業的適應力和市場開拓能力較好,同樣展現出較強的發展韌性。   3月18日,中國鐵建重工集團一台直徑達12.19米的超大直徑盾構機被裝車發往印度孟買。目前,鐵建重工還在趕製不少海外訂單,生產製造正有力有序開展。 3月18日,中國鐵建重工集團一台直徑達12.19米的超大直徑盾構機被裝車發往印度孟買。   不僅如此,從長沙開出的湘歐快線也一刻不曾斷檔。從高檔衣帽、紡織品到汽車配件、電子產品、工程機械、醫療器械、煙酒小食品,上千種商品源源不斷送往沿線各國。   「疫情期間,中歐班列(長沙)物流成本基本不受影響,運輸時間穩定,成為很多企業首選的物流方式。」中歐班列(長沙)運營平台——湖南中南國際陸港公司總經理葉紅賓介紹。   據海關統計,1至4月,湖南省進出口總值1315.1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0.2%。其中,4月當月進出口增長迅猛,全省外貿總額479.5億元,同比增長59.3%。可以說,隨着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外貿企業復工復產加速,湖南外貿正在重拾增長勢頭。 湖南聖湘生物研製出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目前已供往全國各地和世界近60個國家。   從目前全球抗「疫」形式來看,外貿環境更嚴酷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是湖南也在以更有力的手段幫扶外貿企業。   湖南省商務廳外貿處有關負責人介紹,湖南正加強與第三方互聯網平台對接,支持企業利用線上第三方平台、線上廣交會和線上境外展會等繼續積極穩定和開拓國際市場。   目前,湖南已出台多條穩外貿政策措施,精準幫扶企業解決實際困難,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同時充分發揮外貿轉型升級基地、國際營銷服務體系等平台作用,鼓勵跨境電商、市場採購、平行車進口、二手車出口等外貿新業態發展,幫助企業積極開拓多元化市場。   危和機總是同生並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在常態化疫情防控形勢下,湖南正加速推進經濟社會恢復正常,繼續深耕高質量發展。以自身的確定性來應對外部的不確定性,以更強的經濟韌性應對世界經濟的驚濤駭浪,湖南經濟一定能夠迎來真正的鳳凰涅槃。   其實,不僅是湖南,中國亦是如此。
如何让飘了一天的大桥静下来?中工院专家回应 环球时报新媒体 2020-05-07 “涡振是个‘怪东西’。其实桥上有车行走,它的涡振(涡激振动)振幅比无车情况还会小些。换句话说,虎门大桥限速通车,也安全。”7日,长沙,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政清一开口,就让科技日报记者愣了一下。 近期,我国大桥似乎有点“飘”。4月26日,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桥体发生波浪形晃动。9天后,广东虎门大桥悬索桥也来了一波类似“神晃动”,让大桥“飘”上了热搜。 大桥为啥如此“飘”,怎样才能让桥“淡定”下来?记者就此到访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风工程试验研究中心。 6日下午,在虎门大桥底下眺望,肉眼看不出桥体有振动。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大桥“飘”得很安全,为啥人们“瘆得慌” 抖音视频里虎门大桥的波动“大片”,着实让人瘆得慌。不过,专家均表示,尽管大桥“飘”得明显,但仍安全。 如何看大桥的“飘动”,陈政清认为可分“动静”两种角度。大桥在设计时,均会考虑结构承载能力,即大桥满载时最大下沉幅度。据估算,虎门大桥最大下沉幅度为2米,此次大桥“飘”幅0.5米左右。从这一静力概念看,大桥很安全。 如此安全,为啥大桥涡振要封桥?这与“动态”指标有关。 “目前规范规定的涡振加速度,设计容许最大值为0.1个重力加速度,高于这个值的振动,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此次振动加速度超过了这个值,人的感受就很明显了。”陈政清揭秘了虎门大桥涡振给人的视觉“大片感”。不过,他补充,涡振振幅不大于0.35米时,车辆也能限速通行。 同样是“振”,但风速高低有别 让大家害怕的还有风速问题。无论鹦鹉洲桥还是虎门大桥,始作“风”的风速均不大。如此温柔的风,都能让大桥“飘”起来,遇上台风咋办? 湖南大学土木研究院副院长华旭刚表示,桥梁涡振从理论上不能消除,只能通过技术降振。但不等于风速低能引发涡振的大桥,不能抵抗台风等暴风侵袭,这是两码事。台风等高风速产生的为“颤振”,桥梁设计时有对此有周密考量。 不过,关于虎门大桥涡振,尚有几种猜测。 虎门大桥是90年代中期建设的海边大跨度悬索桥,为箱梁结构,桥面呈流线型,其抗风性能理论上良好,此前也未出现过明显涡振。此次出现,或因近期大桥施工,在桥两侧加装全长段临时挡板有关。 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小风吹垮大桥”案例,即美国塔科马海峡大桥在微风中塌陷。“塔科马海峡大桥桥面呈H型,是最不能抵抗涡振的形状。虎门桥在施工中全线安装挡板后,也就从流线型变成了H型,类似塔科马海峡大桥桥面。”陈政清说。 专家还有种猜测,与大桥“阻尼比”有关。通俗说,“阻尼比”类似病毒抗体,代表其抵抗大桥振动的能力。阻尼比越小,大桥抗震能力就越低。虎门大桥存在25年之久,是否有可能阻尼比变小,影响到抗涡振能力? 人们都在纠结温柔的风,吹动了坚固的桥。但其实风温柔与否不是重点,吹的角度才有技术含量。这个技术叫“攻角”。“春天为啥好放风筝?因为气流从下往上形成‘攻角’。通常攻角不超过3度,所以风洞试验是按正负3度进行测试。如果刮风攻角大于3度,就可能引起振幅高于设计振幅。”陈政清说。 风还是温柔的风,只是今年“攻角”可能更大。换言之,不是刮风就会涡振。要引起涡振的条件颇苛刻:如风向基本和桥面正交,形成“正攻角”;风要“平稳”,紊流度小,而非风速忽高忽低。 大跨度桥梁越来越多,涡振问题要重视 “我们的抗风规范,主要针对跨度200米以内的桥梁设计。跨度小的桥梁不存在明显涡振问题。但大跨度桥梁,特别是悬索桥及连续梁桥,都易遇涡振问题,因此通常采用风洞试验测试。”陈政清说。 全球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发生过多个大跨度悬浮桥的涡振。缘何今日存在这类涡振?陈政清认为,面对大跨度桥梁高阶模态涡激共振,存在一个亟需解决的“中国问题”,即抗风规范应进一步完善,考虑大跨度桥梁的多阶涡振可能性。 “涡振受风和桥梁自身结构影响。风不能人为控制,但我们能从桥梁上想办法。”陈政清说。 办法主要有两种:加大阻尼比,或改变桥梁气动形状。国外内大量调查研究表明,多数桥梁实际阻尼比,低于规范阻尼比。因此可借助增加阻尼器,来增大桥梁阻尼比。如湖南大学研究团队考量桥梁阻尼器“长寿”因素,发明的电涡流阻尼器,能将震动转为电力消耗掉,变相增大阻尼比。同时,在对大跨度桥梁进行风洞试验时,适度调低测试阻尼比。 桥梁结构也很重要。湖南杭瑞高速动力谷大桥、矮寨桥等大跨度桥梁,均采用桁架桥结构,抗涡振能力更强。不过,对已成型的桥梁,进行气动外形改良也是研究热点。这些研究包括桥位风环境数值模拟、大桥动力特性识别、健康监测系统升级及涡振大数据分析、大比例节段模型风洞试验及减振措施、风-车-桥耦合振动分析等。 来源:科技日报 俞慧友 https://t.cn/R2Wx8hL
如何让飘了一天的大桥静下来?中工院专家回应 环球时报 今天 以下文章来源于科技日报 ,作者科技日报 “涡振是个‘怪东西’。其实桥上有车行走,它的涡振(涡激振动)振幅比无车情况还会小些。换句话说,虎门大桥限速通车,也安全。”7日,长沙,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政清一开口,就让科技日报记者愣了一下。 近期,我国大桥似乎有点“飘”。4月26日,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桥体发生波浪形晃动。9天后,广东虎门大桥悬索桥也来了一波类似“神晃动”,让大桥“飘”上了热搜。 大桥为啥如此“飘”,怎样才能让桥“淡定”下来?记者就此到访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风工程试验研究中心。 6日下午,在虎门大桥底下眺望,肉眼看不出桥体有振动。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大桥“飘”得很安全,为啥人们“瘆得慌” 抖音视频里虎门大桥的波动“大片”,着实让人瘆得慌。不过,专家均表示,尽管大桥“飘”得明显,但仍安全。 如何看大桥的“飘动”,陈政清认为可分“动静”两种角度。大桥在设计时,均会考虑结构承载能力,即大桥满载时最大下沉幅度。据估算,虎门大桥最大下沉幅度为2米,此次大桥“飘”幅0.5米左右。从这一静力概念看,大桥很安全。 如此安全,为啥大桥涡振要封桥?这与“动态”指标有关。 “目前规范规定的涡振加速度,设计容许最大值为0.1个重力加速度,高于这个值的振动,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此次振动加速度超过了这个值,人的感受就很明显了。”陈政清揭秘了虎门大桥涡振给人的视觉“大片感”。不过,他补充,涡振振幅不大于0.35米时,车辆也能限速通行。 同样是“振”,但风速高低有别 让大家害怕的还有风速问题。无论鹦鹉洲桥还是虎门大桥,始作“风”的风速均不大。如此温柔的风,都能让大桥“飘”起来,遇上台风咋办? 湖南大学土木研究院副院长华旭刚表示,桥梁涡振从理论上不能消除,只能通过技术降振。但不等于风速低能引发涡振的大桥,不能抵抗台风等暴风侵袭,这是两码事。台风等高风速产生的为“颤振”,桥梁设计时有对此有周密考量。 不过,关于虎门大桥涡振,尚有几种猜测。 虎门大桥是90年代中期建设的海边大跨度悬索桥,为箱梁结构,桥面呈流线型,其抗风性能理论上良好,此前也未出现过明显涡振。此次出现,或因近期大桥施工,在桥两侧加装全长段临时挡板有关。 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小风吹垮大桥”案例,即美国塔科马海峡大桥在微风中塌陷。“塔科马海峡大桥桥面呈H型,是最不能抵抗涡振的形状。虎门桥在施工中全线安装挡板后,也就从流线型变成了H型,类似塔科马海峡大桥桥面。”陈政清说。 专家还有种猜测,与大桥“阻尼比”有关。通俗说,“阻尼比”类似病毒抗体,代表其抵抗大桥振动的能力。阻尼比越小,大桥抗震能力就越低。虎门大桥存在25年之久,是否有可能阻尼比变小,影响到抗涡振能力? 人们都在纠结温柔的风,吹动了坚固的桥。但其实风温柔与否不是重点,吹的角度才有技术含量。这个技术叫“攻角”。“春天为啥好放风筝?因为气流从下往上形成‘攻角’。通常攻角不超过3度,所以风洞试验是按正负3度进行测试。如果刮风攻角大于3度,就可能引起振幅高于设计振幅。”陈政清说。 风还是温柔的风,只是今年“攻角”可能更大。换言之,不是刮风就会涡振。要引起涡振的条件颇苛刻:如风向基本和桥面正交,形成“正攻角”;风要“平稳”,紊流度小,而非风速忽高忽低。 大跨度桥梁越来越多,涡振问题要重视 “我们的抗风规范,主要针对跨度200米以内的桥梁设计。跨度小的桥梁不存在明显涡振问题。但大跨度桥梁,特别是悬索桥及连续梁桥,都易遇涡振问题,因此通常采用风洞试验测试。”陈政清说。 全球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发生过多个大跨度悬浮桥的涡振。缘何今日存在这类涡振?陈政清认为,面对大跨度桥梁高阶模态涡激共振,存在一个亟需解决的“中国问题”,即抗风规范应进一步完善,考虑大跨度桥梁的多阶涡振可能性。 “涡振受风和桥梁自身结构影响。风不能人为控制,但我们能从桥梁上想办法。”陈政清说。 办法主要有两种:加大阻尼比,或改变桥梁气动形状。国外内大量调查研究表明,多数桥梁实际阻尼比,低于规范阻尼比。因此可借助增加阻尼器,来增大桥梁阻尼比。如湖南大学研究团队考量桥梁阻尼器“长寿”因素,发明的电涡流阻尼器,能将震动转为电力消耗掉,变相增大阻尼比。同时,在对大跨度桥梁进行风洞试验时,适度调低测试阻尼比。 桥梁结构也很重要。湖南杭瑞高速动力谷大桥、矮寨桥等大跨度桥梁,均采用桁架桥结构,抗涡振能力更强。不过,对已成型的桥梁,进行气动外形改良也是研究热点。这些研究包括桥位风环境数值模拟、大桥动力特性识别、健康监测系统升级及涡振大数据分析、大比例节段模型风洞试验及减振措施、风-车-桥耦合振动分析等。 来源:科技日报 俞慧友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骄傲!摩拜单车率先进入日本,引领共享全球化!
  • 普京亲自宣布火灾原因:玩忽职守导致灾难发生!
  • 61岁老人自制火箭 把自己送上太空
  • 獐子岛告急!日本扇贝收割4万中国韭菜,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 网瘾少年!林俊杰庆生许愿:三级头三级甲迎接每一天
  • 曝苏宁主帅卡佩罗已下课,26日已离开南京回国
  • 深圳发布棚改新规:可依法实施房屋征收 最高按建面1 :1.2补偿
  • 讨薪不成反成被告?林丹回应:别再给羽毛球运动抹黑
  • 高雄街头凌晨枪战警方击毙1人 截获6枪307发子弹
  • 葡萄牙0-3惨败,C罗遭迷弟表演亲脸帽子戏法
  • 蔡少芬张晋为女儿庆生,信儿已经5岁了
  • 小编简单总结了一下昨天的小度在家发布会
  • 短篇萌 玩物丧志
  • 中国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川普准备好了吗?
  • 欧洲多国天降橙雪 :竟是"世界气象日"?
  • 网友偶遇周杰伦余文乐 评论:《头文字D》再现?
  • 白银连环杀人案3月30日将公开宣判
  • 天宫一号即将烧毁!
  • 王宝强亲领金扫帚奖:“想对观众说声对不起”
  • 曾经处于破产边缘的特斯拉,因何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