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年正月,酷吏来俊臣上书武则天诬告狄仁杰谋反,武则天大怒下令让来俊臣去审问狄仁杰,谁料狄仁杰却当场认罪:“我造反是事实,大周革命,万物唯新,唐朝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来俊臣很得意:“算你识相,哪怕你是宰相,在我面前也只是案板上的鱼肉!” 由于狄仁杰是主动配合来俊臣的,所以来俊臣在获得狄仁杰的口供后,就只是单纯把他关押了起来,也不再警惕他、对他施以酷刑逼供。 来俊臣没找狄仁杰,他派来看守狄仁杰的属官王德寿却私下里找到狄仁杰:“按照武周朝的法律规定,主动承认谋反的人可以免死,既然您一定能够免死,不知您是否愿意帮我指正杨执柔谋反呢?我受人指使,只要能拉杨执柔下马,他便愿意给我一个升迁的机会,还请您帮我。” 这杨执柔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武则天的亲戚,狄公的上司,格外受武则天的宠信。狄仁杰一听王德寿的话,便知是有人眼馋杨执柔受宠,打算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构陷了,他想起自己的遭遇断然拒绝,然后一头撞在了柱子上,撞得血流满面:“皇天后土,竟然逼我狄仁杰做这种事情!” 王德寿一看这阵势,吓得再也不敢让狄仁杰做这种事了,他连忙对狄仁杰道歉表示以后不会再提这种要求,狄仁杰才安静下来。 狄仁杰在狱中安静地待了一段时间后,与狱中的狱卒关系也逐渐熟悉了,狄仁杰便拜托狱卒拿来笔墨,写了一封家书,让狱卒把家书和身上的棉衣一起交给自己的儿子:“现在天气开始变热了,还请把棉衣和家书一起交给我的孩子,让他去掉里面的丝绵,给我置办一些薄一点的衣服来。” 负责看守狄仁杰的王德寿并未怀疑,他在检查过书信的内容,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便遵照狄仁杰的嘱托将书信和棉衣都送到了狄仁杰的家人手中。 狄仁杰的儿子狄光远远比王德寿了解自己的父亲,他在看过信后,敏锐地察觉到恐怕父亲真正的用意既不是信,也不是换些薄的衣服,而是让他拆掉棉衣里的丝绵,里面必定暗藏乾坤! 狄光远悄悄拆开丝绵后,果然发现里面藏有狄仁杰所写的书帛,里面狄仁杰详细写明了自己被冤枉的事情。 狄光远在得到帛书后,连忙呈现给武则天看,为自己的父亲喊冤。武则天看了帛书后,十分愤怒,便招来来俊臣,质问来俊臣:“你自己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敢构陷当朝宰相,你好大的胆子!” 来俊臣深知武则天的心思,他有一个观点:人主莫喜强臣,臣下戒怀妄念。 意思是,为人主者,不喜欢能力强、影响力过大的大臣,当臣子的要戒除心中存有的非分之想。 在来俊臣看来,如果武则天不猜疑狄仁杰,就不会允许他对狄仁杰动手了,如今责问他,只是想敲打自己而已。 来俊臣连忙解释说:“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从未用过酷刑逼供,狄仁杰入狱后连头巾和腰带都还在,如果不是真的有罪,又怎会心甘情愿的认罪呢?。” 武则天便让通事舍人周琳做使者去查明事实是否如来俊臣所言,这周琳畏惧来俊臣的势力,压根不敢多言,加上来俊臣的话也确实属实,周琳自然查不出问题来,总不能让狄仁杰当着来俊臣的面翻供吧?那显然不明智。 不过,这一次狄公虽然没有选择翻供,但来俊臣还是对他写帛书的事心怀不满,他告诉王德寿,既然狄公喜欢写帛书,那你就伪造他的笔迹写一封他坦诚自己谋反一事,并感谢陛下宽恕他家人的性命的《谢死表》吧。 当周琳带着来俊臣伪造的《谢死表》去回报武则天时,女皇也就没在追究来俊臣的问题,她似乎确认狄仁杰确有谋反的意图。 此时,一件偶然的事情,让狄公的案件出现了转机。 当时,来俊臣的野心极大,他针对的宰相还不止狄仁杰一人,而是同时针对了好几人,例如一年前被来俊臣阴谋害死的宰相乐思晦便是其中之一。 因是谋反的罪名,乐思晦的家人按律是要被贬为奴的。乐思晦的儿子被贬入司农寺为奴后,被武则天召见,他在向武则天禀报最近有无特别情况发生时,说道:“臣父已死,臣家已破,但惜陛下法为俊臣等所弄,陛下不信臣言,乞择朝臣之忠清、陛下素所信任者,为反状以付俊臣,无不承反矣。” 武则天听了他的话后,幡然醒悟,便招狄仁杰等一群人前来问话:“你们承认谋反,是真的有谋反的打算,还是另有原因?” 众人答道:“如果不承认,早就被来俊臣的酷刑打死了。” 武则天又问狄仁杰:“若你不是真心谋反,那你为何要写死罪表给我呢?” 这下,轮到狄仁杰迷茫了:“陛下,我未曾写过此表啊。” 武则天拿出谢死表当场比对,发现果然不是狄仁杰的字迹,她才明白整件事自己真是被来俊臣给忽悠了。 于是,武则天当场下令,把牵扯进此案的七个家族全部赦免了死罪。 在这个案子里,狄公的命运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多亏了他的随机应变和亲朋好友的搭救,才最终化险为夷。读到来俊臣和王德寿这样的小人行径时,既让人愤怒,又让人后背深寒,这也警示我们在面对那些口碑较差的小人时,哪怕他们对我们表明多友好,也要尽量保持距离,因为他的笑很可能只是一层伪装。 #青春文学##历史##历史冷知识# https://t.cn/A6tKbHjW
692年正月,酷吏来俊臣上书武则天诬告狄仁杰谋反,武则天大怒下令让来俊臣去审问狄仁杰,谁料狄仁杰却当场认罪:“我造反是事实,大周革命,万物唯新,唐朝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来俊臣很得意:“算你识相,哪怕你是宰相,在我面前也只是案板上的鱼肉!” 由于狄仁杰是主动配合来俊臣的,所以来俊臣在获得狄仁杰的口供后,就只是单纯把他关押了起来,也不再警惕他、对他施以酷刑逼供。 来俊臣没找狄仁杰,他派来看守狄仁杰的属官王德寿却私下里找到狄仁杰:“按照武周朝的法律规定,主动承认谋反的人可以免死,既然您一定能够免死,不知您是否愿意帮我指正杨执柔谋反呢?我受人指使,只要能拉杨执柔下马,他便愿意给我一个升迁的机会,还请您帮我。” 这杨执柔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武则天的亲戚,狄公的上司,格外受武则天的宠信。狄仁杰一听王德寿的话,便知是有人眼馋杨执柔受宠,打算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构陷了,他想起自己的遭遇断然拒绝,然后一头撞在了柱子上,撞得血流满面:“皇天后土,竟然逼我狄仁杰做这种事情!” 王德寿一看这阵势,吓得再也不敢让狄仁杰做这种事了,他连忙对狄仁杰道歉表示以后不会再提这种要求,狄仁杰才安静下来。 狄仁杰在狱中安静地待了一段时间后,与狱中的狱卒关系也逐渐熟悉了,狄仁杰便拜托狱卒拿来笔墨,写了一封家书,让狱卒把家书和身上的棉衣一起交给自己的儿子:“现在天气开始变热了,还请把棉衣和家书一起交给我的孩子,让他去掉里面的丝绵,给我置办一些薄一点的衣服来。” 负责看守狄仁杰的王德寿并未怀疑,他在检查过书信的内容,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便遵照狄仁杰的嘱托将书信和棉衣都送到了狄仁杰的家人手中。 狄仁杰的儿子狄光远远比王德寿了解自己的父亲,他在看过信后,敏锐地察觉到恐怕父亲真正的用意既不是信,也不是换些薄的衣服,而是让他拆掉棉衣里的丝绵,里面必定暗藏乾坤! 狄光远悄悄拆开丝绵后,果然发现里面藏有狄仁杰所写的书帛,里面狄仁杰详细写明了自己被冤枉的事情。 狄光远在得到帛书后,连忙呈现给武则天看,为自己的父亲喊冤。武则天看了帛书后,十分愤怒,便招来来俊臣,质问来俊臣:“你自己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敢构陷当朝宰相,你好大的胆子!” 来俊臣深知武则天的心思,他有一个观点:人主莫喜强臣,臣下戒怀妄念。 意思是,为人主者,不喜欢能力强、影响力过大的大臣,当臣子的要戒除心中存有的非分之想。 在来俊臣看来,如果武则天不猜疑狄仁杰,就不会允许他对狄仁杰动手了,如今责问他,只是想敲打自己而已。 来俊臣连忙解释说:“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从未用过酷刑逼供,狄仁杰入狱后连头巾和腰带都还在,如果不是真的有罪,又怎会心甘情愿的认罪呢?。” 武则天便让通事舍人周琳做使者去查明事实是否如来俊臣所言,这周琳畏惧来俊臣的势力,压根不敢多言,加上来俊臣的话也确实属实,周琳自然查不出问题来,总不能让狄仁杰当着来俊臣的面翻供吧?那显然不明智。 不过,这一次狄公虽然没有选择翻供,但来俊臣还是对他写帛书的事心怀不满,他告诉王德寿,既然狄公喜欢写帛书,那你就伪造他的笔迹写一封他坦诚自己谋反一事,并感谢陛下宽恕他家人的性命的《谢死表》吧。 当周琳带着来俊臣伪造的《谢死表》去回报武则天时,女皇也就没在追究来俊臣的问题,她似乎确认狄仁杰确有谋反的意图。 此时,一件偶然的事情,让狄公的案件出现了转机。 当时,来俊臣的野心极大,他针对的宰相还不止狄仁杰一人,而是同时针对了好几人,例如一年前被来俊臣阴谋害死的宰相乐思晦便是其中之一。 因是谋反的罪名,乐思晦的家人按律是要被贬为奴的。乐思晦的儿子被贬入司农寺为奴后,被武则天召见,他在向武则天禀报最近有无特别情况发生时,说道:“臣父已死,臣家已破,但惜陛下法为俊臣等所弄,陛下不信臣言,乞择朝臣之忠清、陛下素所信任者,为反状以付俊臣,无不承反矣。” 武则天听了他的话后,幡然醒悟,便招狄仁杰等一群人前来问话:“你们承认谋反,是真的有谋反的打算,还是另有原因?” 众人答道:“如果不承认,早就被来俊臣的酷刑打死了。” 武则天又问狄仁杰:“若你不是真心谋反,那你为何要写死罪表给我呢?” 这下,轮到狄仁杰迷茫了:“陛下,我未曾写过此表啊。” 武则天拿出谢死表当场比对,发现果然不是狄仁杰的字迹,她才明白整件事自己真是被来俊臣给忽悠了。 于是,武则天当场下令,把牵扯进此案的七个家族全部赦免了死罪。 在这个案子里,狄公的命运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多亏了他的随机应变和亲朋好友的搭救,才最终化险为夷。读到来俊臣和王德寿这样的小人行径时,既让人愤怒,又让人后背深寒,这也警示我们在面对那些口碑较差的小人时,哪怕他们对我们表明多友好,也要尽量保持距离,因为他的笑很可能只是一层伪装。 (内容来源:脑洞趣味历史) #历史##历史人物#
“你这跳的什么垃圾,动作卡不准节奏没律动,这样根本无法上台。你这样怎么做明星?下辈子都还不上你父母欠的债了。” 他撇嘴,翘着二郎腿坐在台下。整个舞台下一片黑暗,只摆着他正坐着的那把椅子,一束追光从他的背后打过来,亮得刺眼。 女孩感觉自己的手已经麻木到举不起来,心脏咚咚,耳朵里嗡声一片,但音乐还在响,她不能停。 男人冷漠低沉的语调穿过音乐节拍飞到耳边:“当初是你哭着在我家门前堵我,下跪求我,我才给你这个机会,让我帮你家翻身。帮你翻身,你现在连个完美都做不到。觉得自己还能翻身吗?” 她看向台下,只看到一片刺目的白光,想开口,但已喘得说不出话,只能继续跟节奏。 “眼神。”他皱起眉说,“表情管理,会让观众爱上你的眼神。”拍起细长的手,像是提醒宠物似的,“不能停不能停,快快快,音乐放到三倍速,继续。丢一个细节就多重跳一遍。” 她听到了,但已经没有力量笑起来,音乐的速度愈发快,女孩的速度就愈发快;她竭力挥着手,卡拍,转身,微笑,已经想要放弃,可男人没有喊停。她精疲力竭,手忙脚乱,心脏如擂鼓,最终动作已经失去了所有秩序,直到完全跟不上,舞变成了惨剧,手臂与裸露在短裙下的腿狠狠地划破空气。 肌肉好像要断裂了。 音乐愈发快。 终于,她咳嗽了一声,停了下来。 音乐继续着。 瘦削而精壮的男人仍然一动不动坐在那张御用椅子上,眼神冷漠地看着她。 他喜欢梳整洁的头发,穿黑色的衣服,每周禁食一日,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吃膨化食品。作品傍身,他是疯子和大师。 “我没喊停啊。” “我要休息一下,要喝水。”她咳嗽着说,想从舞台上跳下来。 “不许下来!”男人突然暴怒似的大吼,“给我跳!音乐没停,这里还有观众,你敢停下?” “观众只有你。”女孩头上身上的汗已经把她整个打湿,舞蹈服都贴在身上,那些汗从她通红的皮肤上流进衣服里,语气里没有哀求,只有陈述,“已经一个小时了,我真的需要休息十分钟。” 他置之不理,“老子就是观众。但你没有展现出任何一点让我爱上你的美丽。太丑了。你他妈是个舞者。你真以为自己有那张脸就可以无往不利?” 她没空回答,终于找到了水瓶,一口气仰头灌下了大半瓶。喘息着,好像想要反驳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咬紧了牙又爬回舞台上。 终于。 “我首先是个人。”她小声说。 “你算个什么人?”他终于站起来,好像气极,“你算个什么人?我告诉你,我们不能是人,人是做不出来好东西的。你不要把我这里当成外面那些流水线偶像工厂了,我只培养巨星。”说着说着,他更像自言自语,气喘不平: “那些来看你的人,一辈子吃喝玩乐,生老病死,按时上班按时下班,花了平时半个月一个月的工资来看我们造出的表演——舞台不是给普通人的,你们需要把人之中最极端的最戏剧的东西提炼出来,需要用血和身体,耗尽精神榨干情绪熬出艺术才来把自己裱糊在历史上,为常人抒发常人发不了的东西,这才叫舞,这才叫艺,这才叫艺人! 不然出去当艳星去吧。去发通稿,去搭关系,去混圈子,哪样不比站上我的台子轻松? 你跳下来吧。你不愿意就跳下来。” “不。”她说,她继续打拍子跟节奏。 “知道了?知道那就给我好好练。”他终于满意。 “不。”她说。 “你说什么?”他错愕。 台上女孩圆圆的眼睛像一块黑玉一样,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汗几乎落进眼眶里,亮得发烫,他的心像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 不能心软,他想。 “不。”女孩看着他,重复了一次这个短暂的音节,眼泪滚出来,语气却坚定:“人就是人,我是一个人。” “那你就做一个人吧。”他扶住发痛的后脑,转身要走。 “张老师,张老师!我会练到你要求的标准。我会练到不出错。”背后女孩的声音沙哑得可怕,嗓子变了调,越来越大,“但我就是一个人!我不会因为你说的艺术或者任何艺术把自己变成一个你的傀儡,一支画笔。我是人。” “行,那你在这里练满六个小时。不能停,一下都不能。我看着。你要是做到了以后你跳舞要休息我随你,做不到我就给你安排个第三幕伴舞的工作,也够你轻轻松松养家,还债是不可能了。”他冷笑着说。 女孩看着他,没什么反应,沉默地点点头,咽了口口水,就示意音乐开始。 跳。 疯了。 第四个小时时,已经有工作人员来劝:“张老师,她已经跳了四个小时了,这样下去腿会废掉的。” “废掉就换人咯。”他冷冷盯着台上跳舞的女孩,用她能听得到的声音大师说:“只是一台舞。这个行业从来不缺长得好看又想出头的人,但却缺少真正的艺术。还有八十个女孩子排在她身后等她滚下这个台子呢。” 她浑若不知,继续跳着。每一次抬手,胳膊都疼痛得像是刀在扎,她想起小时候妈妈念过的那个童话,说一个女孩穿上了一双发疯的红舞鞋,跳到血溢满了鞋子,永远也无法停止。 她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是完美的艺术。是能让人心碎的东西。她知道他等这样的舞台像一个沙漠中的人用一生等的那场雨,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人。她没敢想过。 但她知道绝不是他所说的那样。 只是想当一个人,那么难吗。一个还能保有自我的人。不被剥夺,不变成名画上最惨烈潋滟的一抹颜色。同时也想要活着,不行吗。 不可以活着吗,为了艺术和观众,自我都不能有吗。 她逆着光看到他冰凉的眼神。 表情管理,她想起来,于是露出微笑,含情地盯着那道白光 疲倦和痛苦像是伏正在女孩身上把她的血肉一丝一丝一丝撕咬下来的怪物。 想死,她想。 腿失去了知觉,机械地跳着。 这舞已经开始毫无美感,像是傩舞或处刑的现场,这个程度,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了。 他仍坐着,一动不动地盯着台上,投入地看着。 她跳。 来劝的工作人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已经有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有女孩子哭了。 他好像什么都没听到,只盯着她。 而她跳。 他的沉默逐渐变成微笑,她看到他的眼眶发着红。 男人的心在逐渐变冷,终于发现他想要的那种极端而纯粹的,只能从心头血里榨出来的东西,她只要静静站着就会让人从心里生出来。一种残酷的嫉恨,一种无须献祭的,低成本的——爱。 那一瞬间,他想要杀了她。 痛。 她跳! 又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女孩咚的一声倒在舞台上。工作人员们从黑暗中冲出来,手忙脚乱地上去搀扶,直到急救医生们冲上舞台的时候,他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旁若无人地拍了三十秒钟的掌,然后转身走了。 ………… 十年后,世界上多了一位最年轻的舞中巨星,人们视她为女皇,无论是舞剧还是现代舞流行舞她照单全收,国际巡演场场爆满,可谓老少皆知誉满海外。年少时巨星为还债入圈也传为茶余饭后的美谈。甚至有人说要感谢她父母的巨债逼迫出了一位天才,而巨星的出道起点就是十年前担任著名制作人的舞剧主角,她跳出了完美的舞,自此一炮而红,一路势如破竹,步步高升直至登顶。 而巨星的制作人,那个脾气古怪的舞剧大师,捧出这位巨星也成为人们记住他的理由之一。遗憾的是他们从未有什么公开互动。 据行内人传言:巨星和她的制作人私下也毫无联系,双方默认永不相见。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任嘉伦Allen 吴亦凡凉了,《青簪行》怎么办?❗❗❗扩【有没有人在东站 朋友被困在东站。
  • 截至7月21日5时,已经排查出阳性检测人员的密切接触者157人,密接的密接56人,其他的人员还在进一步的排查过程中。(北京日报客户端)【城市坚守者|清除视觉污染
  • 截至7月21日5时,已经排查出阳性检测人员的密切接触者157人,密接的密接56人,其他的人员还在进一步的排查过程中。?
  • 黄晓明被传去夜店过年、数十名美女陪酒?《侍神令》主演之一屈楚萧突然在微博上发声回应争议:“电影是大家四年的心血,是我个人没能做好,接受所有的批评和指正。
  •      他倒是懂了十一的意思。     周生辰盯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猜出她的心思。
  • 转变一下角色心情,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是他的女朋友,我经常在他加班忙的时候,告诉我自己,我是我自己,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后来我和他相处的时候,我更加的不会隐藏我自己
  • 但是 PP 休息的时间太长,原先的粉丝在此期间也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审美变迁,所以如果只是对原先风格的完美 Copy 难免会被诟病为炒冷饭或者是另类抄袭。据悉 PP
  • 而且要在一天之内删除干净! 不过这位网友直言,自己是地方电视台的,会比较听话,至于爱优腾会不会下架不好说。
  • 因为我喜欢肖战,所以他对于我来说不是陌生人,而我呢,对于肖战来说,虽然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具体叫什么,-但是他一直都记得有一群小飞侠在喜欢着他,这就足够了。道歉并非
  • ⬅️4.Jim Morrison:美国60年代摇滚名人,洛杉矶摇滚乐队门户乐团的主唱,27岁时因酗酒在巴黎住处离世,墓旁的大树上沾满了各种颜色嚼过的口香糖,除了
  • #奇迹暖暖[超话]#最近的新搭~红蓝魔女╭(  ̄ ▽ ̄)╭碎碎念一下,最近下了个自律App,被里面自带的live2d换装人物可爱到了,摸摸她就可以互动聊天,很有
  • (心里想弱弱问,是怕我没收吗hhhhhh)2⃣这tyh天天皮闹的很,但是今天出奇安静,我跑去坐位瞧了瞧,他在看! 阿! 衰!3⃣妈妈包的馄饨是我的最爱,晚上陪奶
  • 519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因为从此开始,比特币的价格几乎一直处于30000-40000美元之间横盘,截至目前已近两个月。1.数据层面BTC依旧优于SPX,完胜黄金
  • #这就是中国风##诗词歌赋##吾爱诗词##roland[超话]# #HISTORICA‘S DIARY# 【偶遇一段文字:“你虽然一直不停地在追求真相,却不停
  • 宋代陈师道为《茶经》作序说:“夫茶之着书,自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羽诚有功于茶者也!”陆羽亦曾隐居在今日的江西上饶市广教寺多年,在他的隐居处筑有山舍—陆鸿渐
  • 应该马上飞Gstaad的,毕竟,他今天轮空,明天就要比赛了[挖鼻]陪伴是最好的爱平时忙碌于事业的我很少陪父母 孩子经室友控诉我以后 后安排了这次旅程我能感受到每
  • 我来了!这个绝了!冻干鲜脆枣,抛掉对枣的印象:软、要吐核、枣皮塞牙。 这款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零食,甜里带着一丝酸,嘎嘣脆嚼起来咔咔的。然后还健康。市面上绝大多数
  • 此诗题一作《江上赠李龟年》可见诗中抒写的是眷念朋友的情绪。然而单问红豆春来发几枝,是意味深长的,这是选择富于情味的事物来寄托情思。
  • ◎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程波:《中国医生》通过“小人物”塑造“大医生”医生群体有着统一性也具丰富性,他们也会胆怯、犹豫,影片对这一点并不避讳,反而使之成为情
  • 〖岁月随想〗时光荏苒,勿勿而过,年轮一圈一圈叠加,经历了世事无常,也懂得了淡看世事繁华,人生心境随之从容,不再奢求不可取之物,也不再求不可舍之人,逐渐褪去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