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电价”已开启!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红星资本局调查了解到,煤电价格倒挂是目前“限电、停电”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前报道:多地拉闸限电,没有所谓“金融战”,原因其实很简单)

9月29日,红星资本局梳理发现,内蒙古、宁夏、上海等地区在此前就已经陆续开启“涨电价”的调整,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向上浮动。

此外,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解决全国煤炭紧缺的问题。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集团也发布了《关于做好发电供热企业直保煤炭中长期合同全覆盖铁路运力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加大对发电供热煤炭运输的倾斜力度。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上网电价”,一般指的是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居民用电价格。

对于各地政府出台的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目前电力紧张的情况是有好处的。”同时,林伯强也指出,除了电力市场交易价格上浮,后续关于电价和煤炭供应的相关政策都要抓紧跟上。

“涨电价”调整已开启

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9月29日,红星资本局梳理,内蒙古、宁夏、上海等地区已经陆续宣布,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向上浮动。

7月23日,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其中规定,自8月起,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在基准价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中金公司研报分析称,蒙西地区率先明确电价上浮空间,将帮助火电实现盈利边际改善,此次调整也是2017年以来“降电价”和浮动电价政策推出后,首次放开电价管控。

据《人民日报》旗下《中国能源报》报道,8月4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2021年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对宁夏今年8-12月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予以调整,并提出允许煤电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上浮不超过10%。

随后,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上海市电力用户(含售电公司)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工作的补充通知》,要求进一步完善“基准价+上下浮动”电力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取消燃煤标杆上网电价“暂不上浮”的规定。

8月底,上海市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规范本市非电网直供电价格行为工作指引》的通知,进一步规定非电网直供电终端用户用电价格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过10%。

另据华夏时报报道,9月24日,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发布《关于完善广东电力市场2021年四季度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明确,允许月度交易成交价差可正可负,同时电价上涨将传导给终端用户。这被认为是广东电力市场即将进入定价上涨阶段。

紧接着,9月27日,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印发《关于完善我省燃煤发电交易价格机制的通知》,规定自10月起,将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燃煤火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一定周期联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

通知中提到,建立与煤炭价格联动的燃煤火电市场交易价格上限浮动机制,合理体现发电、用电成本,降低市场风险。目前来看,湖南省规定:“当平均到厂标煤单价超过1300元/吨,煤价每上涨50元/吨,燃煤火电交易价格上限上浮1.5分/千瓦时,上浮幅度最高不超过国家规定。”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上网电价”,一般指的是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居民用电价格。

除了电力交易价格,全国多地区也在此前推行峰谷分时电价机制。

8月底到9月初,广东、贵州、广西、安徽等省份先后发布通知,执行分时电价政策,在平段电价基础上,上、下浮一定比例,形成高峰电价和低谷电价,从而引导电力用户削峰填谷、保障电力系统安全运行。

拉闸限电频发

煤电价格倒挂是主因

“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已严重影响到了蒙西地区电力市场交易的正常开展,并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平衡带来重大风险。”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如此解释调整电力交易市场价格的背景。

早在今年6月份,宁夏发改委就召开电煤供应座谈会,研究电厂煤源紧张,煤炭价格大幅上涨,造成电价与发电成本倒挂,部分电厂面临停产风险等问题。

湖南省发改委也在通知中提到“疏导火电燃料成本”。

可以看出,在此轮“限电潮”之前,各省份就已经注意到了煤电价格倒挂的严峻问题,并相继出台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

其实,煤电价格倒挂也是目前“限电、停电”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发电企业来说,燃煤成本基本上是最主要的成本支出。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电煤价格始终高位运行。

生意社数据显示,今年6月4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930元/吨;到9月28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1630元/吨,短短3个月的时间,就上涨了约75.2%。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仅从9月3日到28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报价就上涨了近500元/吨。

煤电价格倒挂,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供电供热企业成本上涨,利润空间被挤压。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1-8月全社会用电量两位数增长的情况下,电力热力供应企业利润跌15.3%,而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同比大145.3%,煤炭燃料加工业利润同比暴涨2471.2%。

供电供热企业的利润被成本吞噬,也打破了电厂盈亏平衡,陷入“发一度电,赔一毛钱”的怪圈,9月初,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就因此联名呼吁涨价。

积极解决煤炭供应、运输问题

专家:电价和煤炭供应政策调整要抓紧跟上

日前,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多家煤矿表示,保供给是当前首要任务。受访煤矿有的需要保障所属集团旗下的电力供应,有的与电力企业签订了第四季度增量保供合同,都没有多余的库存和产能对外售煤。(此前报道:煤电倒挂背后:陕西、内蒙古多煤矿不再“对外售煤”,有车队无煤可运)

而煤炭水运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水运价格近期高位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上涨了50%以上。货船的船期没有那么紧张,但国庆后订船仍需等待5天。

目前,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解决全国煤炭紧缺的问题。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集团也发布了《关于做好发电供热企业直保煤炭中长期合同全覆盖铁路运力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加大对发电供热煤炭运输的倾斜力度。

同一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负责人就今冬明春能源保供工作答记者问时,就重点提到保障煤炭稳定供应措施:

一是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增产增供。指导煤炭主产区和重点企业,科学制定生产计划,安全有效释放先进产能;

二是进一步核增和投产优质产能。支持具备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释放先进产能;

三是适度增加煤炭进口。支持企业用好国际资源,保持适度进口规模,有效补充国内供应;

四是着力提升存煤水平。支持地方和企业加强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准备一定规模应急储备资源,着力增加电厂存煤;

五是重点保障发电供热用煤需要。发挥煤炭中长期合同“压舱石”作用,在年度中长期合同的基础上,组织产运需企业补签合同,推进发电供热用煤中长期合同全覆盖,同时加强履约监管,保障发电供热等民生用煤稳定供应和价格平稳;

六是规范市场运行秩序,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市场监管,严厉查处哄抬价格等违规行为,稳定社会预期。

在此之前,中煤集团也表示,为进一步落实发改委保供稳价要求,中煤集团继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江苏利港供应煤炭后,再次以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浙能集团供应煤炭(“明州76”轮),保障重点电力用户用煤需求。

9月27日,据《吉林日报》报道,吉林省省长韩俊指出,要多路并进保煤炭供应,派专人到内蒙古驻煤矿,逐一落实煤炭购销运输合同,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对吉林省的各项支持措施尽快落到位;争取更多的进口指标,抓紧推进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采计划;自产煤企业要专班驻矿,在保证生产安全的前提下,能开尽开,开足马力,释放产能;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扩大市场采购范围;加快储煤基地建设,推动储备煤保质保量尽快达标。

另据《合肥晚报》,安徽省能源局也表示,督促煤炭企业全力增加电煤供应,千方百计将电煤库存提高到7天以上并抓紧消缺,组织专家抓紧排除故障,确保不发生无煤停机和非计划停机。

9月29日,山西省保供十四省区市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对接签订会举行。会议指出,中央驻晋煤炭企业将保供天津、福建、河北、广东、辽宁等5个省市;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接广西、江苏、吉林、安徽、上海、浙江等6个省区市,山西焦煤集团承担河南省保供任务,华阳新材料集团承担海南省保供任务,潞安化工集团承担山东省保供任务,其余保供任务由山西省各市煤炭企业承担。

对于各地政府相继出台的允许电力交易价格上浮的政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目前电力紧张的情况是有好处的。”同时,林伯强也指出,除了电力市场交易价格上浮,后续关于电价和煤炭供应的相关政策都要抓紧跟上。

“解决电力紧张,要把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分开。短期来看,如何释放煤炭产能、如何让火电企业有动力去发电,解决这两个问题,才算是过了短期这一关。”林伯强说。

林伯强继续建议:“从长期来看,解决工业用电短缺的问题,要从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入手,例如调整高耗能企业等;另外一个就是煤炭问题,将煤电的比重降下去,提高新能源发电的比例。”

来源:红星新闻

#包头新鲜事# #包头身边事# #内蒙古# #包头#

#美媒辟谣阿富汗女官员被塔利班处决# 作为阿富汗前政府为数不多的女性官员之一, 41岁的萨利玛·马扎里(Salima Mazari)因抵抗塔利班而闻名,不过,在8月中旬传出她被塔利班逮捕的消息后,马扎里也逐渐销声匿迹,外界一度猜测她已被处决。

不过,美国《时代》杂志网站9月14日披露,马扎里还活着,并且从未被捕。在逃离阿富汗后,她目前正在美国的一个“秘密地点”。而这篇报道的作者之一扎卡里亚·哈桑尼(Zakarya Hassani)正是协助马扎里逃跑的人之一。

塔利班“破城”后,决定放弃抵抗

报道称,马扎里是阿富汗仅有的3名女性地方长官,2018年起主政阿富汗北部巴尔赫省的查金特地区(Charkint District)。在上任初期,她就开始招募和训练当地民兵和政府军,以打击塔利班,更亲自上前线举枪作战。仅2020年,她就通过谈判招降了100多名塔利班成员。

今年夏天,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如劈竹,马扎里和她的队伍虽然造成了塔利班的“大量伤亡”,但随着8月14日巴尔赫省首府马扎里沙里夫被攻破,塔利班控制巴尔赫省,当地的亲政府势力也不得不面临更大的挑战。

巴赫尔省陷落的消息传来时,马扎里正在省长阿齐米(Mohammad Farhad Azimi)的办公室里,他的卫兵冲进办公室大喊,政府军已经投降,塔利班正在从四面八方涌入首府。与此同时,查金特的民兵领导人也给马扎里打来电话,告诉她当地的道路已经被封锁,塔利班“计划伏击任何经过的人”。

得知这些消息后,马扎里决定放弃抵抗,“继续战斗将损害我们人民的利益。”

一路惊魂

当西方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着马扎里被塔利班逮捕的消息时,她正在四处寻找逃离阿富汗的路径。

报道称,阿齐米建议马扎里找到一条通往阿富汗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海拉坦镇(Hairatan)的路,那里距离马扎里沙里夫约75分钟车程。

“我和我的丈夫、警卫一起出发了。几位著名的领导人,包括前副总统和军阀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巴赫尔省前省长和‘圣战者’指挥官努尔(Atta Mohammad Noor)”都加入了我们的行列,许多阿富汗(政府)军队也跟着撤离。”马扎里说。

当他们一行抵达海拉坦时,阿富汗-乌茲別克斯坦友谊桥(该桥是两国的唯一连接点)的阿富汗一侧挤满了高级官员,每个人都惊慌失措。让马扎里绝望的是,她被禁止通过,只有阿齐米、杜斯塔姆、努尔和一些议员被允许通过。

马扎里知道塔利班很快也会抵达海拉坦,于是先在当地的亲戚家中短暂避难,然后穿上罩袍,开车前往一个位于沙漠中的高速公路交叉口。在那里,马扎里的亲戚正等着将她偷偷送回马扎里沙里夫。

“我在城里的亲戚家躲了两天,然后决定逃往喀布尔。”马扎里说,她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但抵达阿富汗首都机场,登上外国的撤离航班,是她“唯一的希望”。

马扎里说,她从其他成功穿越阿富汗的人那里听说,塔利班不太可能在检查站盘问平民群体,尤其是有很多穿罩袍的女性在场的情况下。于是,她又穿上了罩袍,和她的丈夫以及几个亲戚一起坐着一辆破旧的汽车出发了。

一路上,每当经过检查站,马扎里一行都会紧张地握住彼此的手,但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被认出来。按照马扎里的说法,当时正逢阿富汗“崩溃的第一天”,塔利班士兵们正在庆祝,很轻易地就让他们通过了。

抵达喀布尔后,马扎里一行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为了确保不被跟踪,他们不断转移住所,与此同时,她也不敢贸然冲入外国大使馆或是机场,只能把文件寄给和美、英、德、荷兰等外国政府有联系的朋友。

逃离喀布尔

马扎里将自己的文件寄给了长期报道阿富汗战况的记者扎卡里亚。8月20日,已经身处巴黎的扎卡里亚给马扎里发去短信,确认她是否活着。

由于担心对方设陷阱,马扎里没有回复其他陌生号码的信息,但她认出了扎卡里亚,并将所有家庭成员的信息都发给他,请求帮助。扎卡里亚随即将消息告诉了加拿大籍作者罗宾·黄(Robyn Huang),后者的搭档、加拿大摄影记者马特·雷切尔(Matt Reichel)正在帮助同事和朋友撤离阿富汗,他和一些美国官员保持联系。

雷切尔说:“我们准备了她(马扎里)所有的文件,并附上一封信函解释她还活着,且风险极高,如果她被找到,很可能会被杀害……最终,我在国务院的一位朋友……将她的信息转交给了联合跨部门小组和国务卿办公室的一位高层人士。这个人在几个小时内就回复了,提供了帮助。”

另一边,马扎里的其他联络人也在尝试展开救援。

8月24日一早,马扎里收到从一个未知阿富汗号码发送的英文消息,对方声称来自美国救援协调小组。她说,在一阵焦虑的兴奋过后,她向对方分享了所有家人的信息和所在位置的精确坐标,还按照对方要求发了一张比V字手势的照片。

不过,当她把这些告诉扎卡里亚时,后者却警觉起来,怀疑是对方是巴基斯坦情报机构。好在最后虚惊一场,消息被确认来自美军。

美方计划用直升机将马扎里及其家人带走,把他们送往喀布尔国际机场,当晚7点,马扎里接到电话,告诉她在集合点见面。随后,马扎里和13名家庭成员匆忙出发;7点22分,她告诉扎卡里亚已经到达喀布尔机场。

第二天(8月25日),马扎里和家人登上了一架飞往卡塔尔的美军飞机,目前正在美国一处秘密地点等待重新安置。

马扎里表示,她从未想要离开一个她努力捍卫的国家,她觉得阿富汗政府背叛了她,“在喀布尔机场,我目睹了一个国家的灭亡,很多家庭背井离乡,把一切都抛在身后……我哭了很多次……一想到我的人民和战友的奋斗和牺牲,我就感到如鲠在喉,每每想到这些,就感觉我快死了。”

此前,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已经表示,女性可以继续在新政府中工作,但在领导职位或内阁中“可能没有”女性。马扎里称,对阿富汗女性的前景感到担忧,她认为,武装斗争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帮助这个国家。”

针灸中各种疾病常见“反应点”最全
各种疾病常见“反应点”荟萃
头面躯体痛证头痛:压痛点的阳性率最高的部位有:肩胛内角区、肩胛岗下区、肩胛内缘区、锁骨下缘中点区、剑突区等。或在“耳后三焦区”内有敏感点或压痛点(多为痉挛性结节或纤维)。
颈推病:颈推病患者常在颈、背部(多在大椎穴周围或颈椎增生部位)出现“党参花样”“花斑样变”的反应点。
此反应点一般为圆形或椭圆形,豆粒或花生米大小,约有1mm宽的边,边缘较为整齐,边的颜色稍深于正常皮肤,且反光弱。
有些患者可出现其它反应点。刺激反应点可以治疗颈推病。如果“党参花样变”恰好在痛点上,治疗效果会更好。
肋间神经痛:在丘墟前后可有敏感点。
肱骨外上髁炎:多数病例在肩胛骨内角附近或内下方可查到软组织的异常变化,或有结节,或有条状物,或有陷下感,或与健侧对比有明显的压痛。
当强刺激背痛点后,如局部表皮出现淤斑或皮下软组织表现出炎症反应,则对肘部的镇痛效果更佳;同时,随着背部压痛程度的减轻或消失肘痛也将逐渐减弱或消失。
腰痛:反应点在腰椎皮肤上,形状呈圆形或椭圆形,隐约可见。或在脊椎从悬枢穴按压至腰俞穴部位,可找到压痛点。
膝痛:多数患者的骶骨部存在一明显的局限性压痛点,刺激该部位可产生显著的镇痛效果。
踝关节扭伤:在患踝同侧腕部能找到1一2个压痛点(患者伤后腕部并不感到有痛点,外踝扭伤一般在同侧腕部的尺骨茎突有压痛点,内踝扭伤可在同侧腕部的挠骨茎突处发现压痛点。
内科病证
面肌痉挛:天容穴与天牖穴之间,多有压之有酸胀感的反应穴。
不寐:膀胱经背腰部第一侧线上多有的敏感点、结节和条索状物;阳性反应点在心俞、神道、厥阴俞、膏育、肝俞、胆俞、脾俞、胃俞、肾俞等腧穴上多见。
不寐病人除常在心俞、厥阴俞穴部位出现质为中等硬度的圆形结节外,还会因不寐的证型不同,而在与证相关的经脉线上或腧穴部位出现不同类型的阳性反应。
例如:证属阴虚火旺之不寐,常伴有肝俞穴下条索状结节质中等硬度;肾俞、脾俞穴下有圆形结节质软;太溪、太冲、三阴交等腧穴压痛反应明显等。
胸痹心痛心悸:患者在心前区胸骨左缘第3、4肋间天池穴及灵墟、屋翳等穴附近有压痛部位。重度持续性窦性心搏徐缓者,而在印堂穴内右上方有反应点中,在该处用皮内针向下刺入留针后,心率均能增加。
冠心病体表压痛点在膻中穴和左侧心俞穴偏左1.5 cm处最为明显,并称之为左膻中和左心俞穴。主诉胸痛、心悸、气促的心脏病患者左3,4肋间内侧检测出反应点的频率很高,且病情减轻则反应减少。
在颈椎两侧距椎体0.5-1cm处,用拇食指腹循摄按压,有酸痛、麻胀反应者。心绞痛患者,多在T2有压痛阳性,并于T2手法按压治疗心绞痛病人,多有止痛效果,且部分病人心电图有改善。心动过速患者其颈前反应点多在胸锁乳突肌下1/4前2cm处。
慢性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炎多有背部脊柱两侧的阳性点。
胃脘痛:急性胃脘痛一般在3-5胸椎棘突之间有敏感点。用拇指间断点压敏感点,有一种酸痛兼舒服的感觉,同时胃脘部疼痛缓解或减轻。
或按压脊柱,按压时一般在疼痛的敏感部位的椎体后关节可发出“喀啦”的响声,若有响声治疗效果则明显。同时在背部的督脉区,华佗夹脊及膀胱经上,找出疼痛的敏感点、敏感经,进行重点按压、按摩、敲打等。
痢疾:急性菌痢压痛点一般在三阴交、地机、阴陵泉三穴或三穴上下一横指处。
妇科病证不孕症:躯干前部皮肤有紧张性增强的部位(多以募穴为主)。在起效的同时患者躯干前部紧张性增强的部位亦会恢复正常。
痛经:痛经患者多有蠡沟穴压痛,蠡沟穴压痛缓解程度与痛经缓解程度相一致。
皮外骨伤科病证
痤疮:痤疮病人通常的反应点是:在第七胸椎以上的肩背部,为数个散在的栗粒大小淡红色、棕褐色或暗红色疹点,或为数小片与正常皮肤相比较颜色较深的区域,直径在1厘米左右,压之不退色。刺激此反应点可以治疗痤疮。
痔疮:痔疮病人在背腰皮肤的反应点通常称之为“痔点”。“痔点”范围多在上起第7颈椎棘突平面,下至第5腰椎棘突平面,两侧至腋后线,但多见于中下部。
“痔点”特征:形似丘疹,稍突起,如小米粒大,略带光泽,多为暗红、棕褐色,压之不退色,有的痔点还长有一根毫毛。找点困难时,用两手在病人背部磨擦,则痔点常可出现。
如果背部找不到痔点,就选其压痛最敏感的一点,那便是痔点。痔点越靠近脊柱,越靠下,效果越好。有些患者龈交穴处或上唇系带下部有粒状或片状突起的白色小点或圆长不规则的小结节,称之为“痔疮结节”。刺激“痔点”或(和)“痔疮结节”可以治疗痔疮。
“痔点”颜色越深,说明痔疮程度重,病程久。龈交穴处“痔疮结节”:60%的痔疮患者在龈交穴处或下方有一芝麻粒状大小不等的粉白色赘生物,如有此物者,可用三棱针直接挑刺此赘生物,效果尤佳。
五官科证
麦粒肿:背部可找到的粟粒大淡红色皮疹或压痛点为穴。肩部的第七颈椎至第九胸椎之间,寻找略高起皮肤呈紫红色粟粒大小的反应点,有一个或几个,且压至褪色,放松即速复原。
对侧背部肩脚区找浅红色稍高于皮肤、小米粒大、压之不退色的反应点。背部第1-12胸椎至腋后线范围内寻找到的粉红色或暗红色充血性疹点,有的隆起如粟米状,有的稍扁平,直径约0. 5--1mm,以1个多见,偶可见2-3个者。肩井及在背部找到的粟粒大淡红色皮疹或压痛点。
牙痛:沿脊柱Tl棘突逐个向下按压,选出脊柱压痛最为明显的一个棘突。
花粉症:上肢肺经的尺泽穴到少商穴之间有压痛、硬结的反应点。
急性扁桃体炎:多在背部至阳穴穴区有阳性反应点。
科普来源:网络
本公众号图文仅用于健康科普,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也没有很爱看这玩意儿,但是最近几个月可能就会时不时点开,悄无声息偷走我很多时间。考研的时候也没用这玩意二,还不是一样。
  • 癌症、痛风病人也可安全使用。最新日期2022-09的牛初乳粉到货了。
  • 兹事体大,媒体不敢报道,出版社不敢出版,无奈,我在自家芙蓉书院一面墙向游客们打出“找出一个错别字奖1000元”的广告,即在李延良和我找出《辞海》错别字的基础上谁
  • #AG超玩会[超话]#西瓜日记:今天爸比和姐姐们给我开了账号,说有好多姐姐哥哥喜欢我呐[害羞],我果然是一只很有魅力的修勾。等修勾回来[抱一抱]#张汶益[超话]
  • 数不清的泪 我又哭了好几回幻化成蝶 停留在这片落叶被风化的雪 埋藏在千年以前我用尽一生的思念只为等着你出现回忆渐渐凋谢落在我身边唤不醒原来还跳动的画面就让我留在
  • 或许不应该提前计划的,就像四月份的时候计划五一去大象山,攻略都做好了因为疫情却不能出去。 不想走太远就在多多买菜买了点零食,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计划好要出去
  • 天色渐明回一望,此是指代元稹真决定从蓝田入长安的时候,便是天色将明,从蓝田出发,才会回望当时经过的蓝桥驿之地,因为他当时曾留诗在蓝桥驿的墙柱上,这一望,乃是有诗
  • 很奇怪的感觉…下午打开电脑,发现电脑的页面还停留在中考的前夜,我给丁打印作文素材,那天晚上临阵磨了个大枪,又是打印又是看的,忙忙呼呼的一个很紧张的晚上。没过几分
  • 迪奥灰光滑牛皮革正面金属覆层黄铜“DIO”标志内侧饰以“DIO压花标志顶部双向拉链开合可拆卸、可调节的光滑牛皮革肩带正面口袋和侧面翻盖口袋内部贴袋尺寸:26 x
  • 2017年,不要和趋势过不去,不要和赚钱过不去[呲牙]具体可合作方式见下,如宾馆,茶馆,服装店,内衣店,美甲店,美容美发店,足浴,商超,母婴,窗帘店,幼儿园亲
  • [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推文[超话]#强推《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by龙久爷[喵喵][喵喵] 超级无敌巨无霸好看[污][污][污]最
  • (还擅自帮你许了愿)嘻嘻[doge]面相分析:追名逐利之人生而为人,总是想抓住一些东西。(其实是怕到时候词穷 )回归正题,既然是生日,那就祝你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 #小时候你受过什么委屈# 委屈、冤枉,似乎人人皆经历过,最近上市的新书《淘气包马小跳29:七天七夜》讲述的就是主人公张达居住的小区里一辆豪车被刮,张达被车主认定
  •   帶上這些疑問,森村泰昌領讀者踏上一趟橫亙古今東西的藝術之旅,抵達他親自深入過(或說「成為」過)的藝術現場:  走進17世紀林布蘭開的畫室,看到藝術家跟追求乾
  • 你录屏也不给 货的照片也不给 姐子们建议动动手指头拉黑吧[握手]如果这位姐妹看到了麻烦你赶紧发卡册吧 不然我们认你跑单处理到处挂[太开心]职位秀场网:跳槽找猎
  • 蔡金叶》便是一部很有可能不被观众看好,但品质远超预期的作品,男女主角的感情走向,带着常规套路,却又因为各种搞笑有趣的互动自带笑点。 严智超在剧中的表现也同样出
  • 很高兴这是认识你后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也很遗憾没有早点遇见你,不过还好这次有我啦!一直做个快乐的小朋友吧!
  • 此碗把清代雍正仿制宋钧窑玫瑰紫彩釉新品整整向前推了一代,把雍正前推到了康熙,殊为稀有难得,它,非常漂亮,釉料交融,自然流淌,红紫青互相间揉,变幻莫测。今天看,这
  • ”  佛告胜思惟菩萨言:“善男子,欲有问者随汝意问,如来不为一众生故出现世间。”  于是胜思惟菩萨即白佛言:“世尊,何者一法,是诸菩萨所应永离?
  • ”“再多华丽的描绘和渲染,早多风景的堆叠和变幻,也比不过把"自我"这个命题说清楚”@TFBOYS-王源 是连续四年担任环球人物专栏作家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