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网易的私人fm突然给我跳到了《最天使》,让我发现我还是好爱19岁的小曾啊。即便十年过去了,这个人还是一如孩童模样,可就是愿意把玩具和糖果都给这个人。我曾无数次问过自己,如果这个人变得循规蹈矩会不会还喜欢,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吐槽归吐槽,但归根结底还是被这种娇纵吸引着,这个人是我平凡生活里实现不了的英雄梦想罢了。
一篇非虚构—— 抑郁,也曾让我觉得19楼下的黑色很吸引人   “Jelly,那段时间我看到是你的手机来电,我都会心头一紧。”这是一年后,朋友DH对我说的话。 在大一寒假的时候,我和交往了近一年的初恋男友分手了。父母在我7岁那年离婚了,通常过年的时候,我是和爸爸一起在老家团年,除夕之后,觉得太压抑了,觉得自己融入不了团年的氛围里。于是编了个谎话,说大年初一要去妈妈(A城)那里过年。但是实际上,妈妈和我另一位爸爸是在外地旅行过年。   所以,回到A城,也还是一个人。 家里人有许多事情不知道,例如他们不知道我已经连续很多个晚上失眠到三四点钟,不知道我晚上不知不觉就哭了,不知道我吃一丁点就饱了,不知道我的体重从120斤瘦到了96斤。除了这些,还有很多不知道,例如我恋爱了,例如我失恋了。   初一一整天,都没什么食欲,到了晚上觉得怎么也应该吃点东西,但是到了街上,所有商铺都关门了。回到家,躺在沙发上,一个人又哭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什么都不想,也会哭出来。 失恋嘛,多大点事,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 我不能跟太多朋友说,说多了,怕朋友觉得为什么这么久了,你的状态还是这样。 我也怕一些不太熟的人知道,担心人家觉得,怎么一个失恋就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至于么。 我怕别人不相信,一直喜欢笑、喜欢闹、风骚阳光八卦大大咧咧的自己,因为一个失恋,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像打了结的头发,每天得花时间整理很久,但是哪怕就是小憩之后,又会打结。明明清楚只是头发打结,但是偏偏在整理头发的时候,也会有意无意把手指割破。 想完了一遍,觉得肚子饿得难受,又一点都吃不下东西。就想去阳台吹吹风。 家里住在19楼,从阳台往外面看,一栋又一栋的楼都只有零星几户人家亮着灯。明明算是比较凄凉的景象吧,但是还是能自动脑补大家都回老家过年了,所以这个城市才有一种看似孤零零的幸福圆满。自己和这个感觉格格不入,就连“孤零零”都觉得形容不到自己身上。   我看着对面的那栋楼,又看了看天,看了看远方,然后看了看下面的车道。 那是人生第一次,脑袋里面空空的,只是觉得,下面空荡荡漆黑黑的道路,第一次显得特别诡异,这种“诡异”更像是褒义词,像是充满魔力的鬼魅在跟我招手,用着我觉得安心的频率、幅度在跟我招手。 我趴在阳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下面。 “要不就下去了吧。”我想。   可能几秒的时间,我突然蹲下身子,嚎啕大哭。又害怕,又难受。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自己想跳下去,我害怕自己真的跳下去,我害怕自己知道自己是真的觉得下面很好。 我慢慢摸出了手机,想给妈妈打一个电话,我想跟她说一件事,我想,如果听完这件事,她没有办法接受,我可能就下去了。   电话等待的声音不太漫长,当她接起电话的一刻,还能感受到她的喜悦,“儿子,在干嘛呢?” “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尽管已经压抑了,但是还是能听出来我的哭腔,她变了口气,“嗯,咋了,你说。” “我失恋了。”说完这句话,像个孩子一样,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她说“没事,没事。没有关系的。是哪位姑娘,你愿不愿意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或者邀请她来家里,我跟她聊聊。” “我是同性恋。” “……” “我分手了,我一直不敢跟你们说,我怕你们不要我了,因为我是同性恋。”是啊,因为我是同性恋啊。对于我的性倾向,我朋友们基本上都知道,唯独我的父母。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春期,成熟还是离自己隔了好大一段距离,从小缺乏安全感,把所有对爱的幻想都放纵地寄托在了初恋,因为笃定家里人不会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不会接受自己的性倾向,所有害怕焦虑和恐惧从来没有断过,所以一直选择掩饰。那个时候,坚信至少还有“爱情”。分手了,就好像是信仰的东西一点一点崩塌了,自己没有依靠,并且眼睁睁看着脚下的路也在崩塌,而身后就是万丈深渊。 从小就告诉自己,一定要非常非常努力,非常非常优秀。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必须要成功,因为爸爸那边的经济情况不太好,妈妈和另一位爸爸还有我的妹妹有完整的家庭,我得很成功,一方面要照顾爸爸,一方面要让妈妈和另一位爸爸还有妹妹认可自己,好像获得了认可,才能够融入,才能够不让妈妈担心和觉得丢脸。这些焦虑,压力从来不会告诉他们。当自己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之后,就觉得他们离真实的自己更远了,因为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害怕自己让他们觉得丢脸了。 直到遇到初恋,那个时候有了家的感觉。分手,就意味着所有的依靠没有了,所有的害怕和恐惧加倍地回来了。 所以我在想,在“下去”之前,再给妈妈打一通电话吧。   “我分手了,我一直不敢跟你们说,我怕你们不要我了,因为我是同性恋。”我哭着说。 电话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我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的爸爸对妈妈说,“你先别哭,你哭了儿子更着急。” 她说:“是经常跟你一起回家玩的那个人吗?” 我承认了。 她说:“你先别着急,我和你爸明天就回来,没有关系,我们回来慢慢聊这件事。”   电话结束之后,突然觉得,勒住自己脖子的那根绳子松下来了。我好久好久没有觉得这么轻松了。   第二天,妈妈和爸爸提前回来了。爸爸在客厅,妈妈直接来了我的房间,手里抱着一摞厚厚的资料。 妈妈说:“你别担心,你昨天晚上跟我说了之后,我就和你老爸查了一晚上的资料,资料说了,这个问题是可以改回来的,不要担心。我跟你老爸找了一个很有经验的心理医生,你过几天跟我一起去看看,让她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是同性恋,看看有没有办法改得回来。” 说真的,我希望能够“改回来”,因为我觉得如果我“改回来了”,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我问妈妈,“如果改不回来呢?” “先别这么说,我们就去试试,能够改,我们就改,改不了,我们再想办法。” 后来聊了好一会儿,老爸走进来,他把手搭在妈妈肩上,笑着跟我说,“儿子,还好吧。”   之后,我和妈妈一起去了心理咨询师那里。第一次咨询,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进去的。 我妈妈跟咨询师表达,“我就想你帮我儿子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如果是的话,他成为同性恋的原因是什么,到底能不能改回来。” 咨询师问我妈妈,“你为什么想要知道他是不是同性恋呢?” 我妈妈愣了几秒,然后说道:“你想啊,如果他真的是同性恋,他以后的路得多难走啊,他还那么小,以后遇到的困难肯定会比别人多更多。你就告诉我,他到底是不是,如果是,他变成同性恋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因为我跟他亲爸离婚离得早对他造成了什么影响,还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妈妈这段话,觉得好像有了一点力量。 然后咨询师让我先出去,她希望第一次咨询,单独和我妈妈聊。   一个小时后,妈妈出来了,她没有跟我说她们聊了什么,只是帮我购买了接下来六次的咨询。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如果你改不了,后面几次就当来请咨询师帮你疗疗伤吧。”   回家的路上,她说:“你能不能答应我,你先尽量试试能不能改。” 我答应了。 她说,“如果你真的不能改了,我和你爸都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以后的路肯定比别人更难。还有,如果你真的改不了,真的就是同性恋的话,你永远不能因为这条路太难走了、有压力或者任何原因跟女孩子谈恋爱,不然你会毁了人家的一生。” 我点头。   后来,接受了2个月的心理咨询,因为身体之前也垮了,胃病特别严重,动不动就会去医院。前前后后,大概整个春季都用在了心理咨询和去医院治疗胃病。 半年后的某一天,妈妈跟我说,她想清楚了,也完全接受了。   这件事至今,已经有4年了。回忆起来,可以轻描淡写几句话带过,也可以洋洋洒洒地把细节交代得一清二楚。只是回想起来会觉得,原来自己曾经离“抑郁”和“自杀“”近在咫尺。   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知道抑郁到底有多可怕,它很可能看起来是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引发的,但是它找上一个人的时候,旁人真的不会理解它怎么就找上这个人了。抑郁从来不是从天而降,从来不是一句“想不开”就可以轻松带过的,它在外人眼里,或许真的就是“突然”“快速”“莫名其妙”的。 那段经历,我首先想要感谢的,其实是我的那帮朋友。因为分手之后,我已经开始“行为异常了”,虽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抑郁了,但是我很清楚,我是真的觉得生活没有意思。那段时间,我可能一天会给几个朋友打电话,像祥林嫂,说来说去都是那件事,或者就是哭,自己都厌烦了,也怕朋友们厌烦,但是自己很清楚,如果我不找个人说,我真的就要去死了。朋友是我那段时间里的救命稻草,谢谢他们每一个人,从来没有抛弃过我,他们相信我,陪伴我,鼓励我,温暖我。 就像DH说的那句话,“那段时间我看到是你的手机来电,我都会心头一紧。”他们害怕听到我哭,害怕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害怕帮不了我,害怕我做傻事,害怕我离开。   而我的妈妈和她的先生,我的那位爸爸,他们也在关键的时刻“救了我一命”。他们让我知道,原来我以前的害怕、焦虑和缺乏的安全感,都是可以消失的,原来他们是爱我的,真的真的非常爱我。 我不需要非常非常努力,就能获得糖果,仅仅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儿子。 他们害怕我是同性恋不是因为怕丢脸或者觉得同性恋不好,仅仅是因为,他们怕我以后的路难走。 没有什么能够比我儿子女儿的幸福更重要。这是妈妈说的。   还要谢谢那位咨询师,我至今不知道她和我妈妈说过什么,而我们的几次咨询里面,她也仅仅是陪伴我探索自我认同、探索我的悲伤、探索我的焦虑、探索告别与分离。   最后,我想说,那个抑郁当中的自己,你辛苦了;那个抑郁当中的自己,我辛苦了。我们要一起搭乘下一趟航班了,我愿意拥抱你。 你辛苦了。 我不知道抑郁中的自己,是否看得见朋友、看得见亲人、看得见身边的阳光和温暖,但是庆幸,这些朋友、这些亲人、这些善良又美好的陌生人、这些光和温暖一直都在我需要的时候没有离开过我,所以,我最终看见了。   生命中每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你辛苦了。 我愿意拥抱你。   作者©Jelly 编辑©刘文利 郭凌风 图片©Pexels
#刘胜男[超话]##BEJ48刘胜男[超话]##送你一棵甜甜树# 这一天,刘胜男小朋友已经期待了很久。妈妈会给她买好看的新衣服,爸爸会从口袋里变出一大包糖果,爷爷会带她去整座城市最好玩的游乐园。 有时候,刘胜男小朋友又会担心这一天很快过去。爸爸妈妈要去工作,自己也咣当一下,如同大了一岁的样子。 聪明的刘胜男小朋友很快想出了解决办法。在别的小朋友还在为儿童节想吃蛋糕而哼哼唧唧的时候,刘胜男小朋友已经嗷呜一口,吃掉了一大块可爱。 她告诉自己:「吃可爱长大的小朋友,每天都是儿童节。」 @BEJ48-刘胜男 早安!祝你儿童节快乐吼!今天你将收到以下好吃的: 和以下好玩的: ⚗️⏳ 和好多好多爱。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对于期待的事情越来越少,因为应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还有那些不确定,那些焦虑,都在侵蚀着我们对于生活的理想。父母也好,朋友也好,恋人也好,每一种关系的存在,都让我
  • コンテストでもお話しましたが、僕の2020年スクールカレンダーの発売が決定しました!みんなお疲れ様!
  • 虽然现在很晚了但是我想到明天早上可以吃清真的土豆丝鸡蛋卷饼 我觉得我应该能早点起如果没有早起也不要嘲笑我 我自己也会很难过仔细想了一下 我可能真的会时不时忘掉自
  • 吉林支队“119”消防宣传月活动精彩纷呈——深入文广旅系统开展消防安全大培训 每年的11月份是全国的“119”消防宣传月,消防支队都会开展一系列的消防宣传活动。
  • #高丝ADDICTION##粉底液怎么选##学生党平价好物分享#⚡canmake腮红膏系列⚡砍妹可以算是我最早买的日系开架,四五年前入过他们家的腮红膏CL07非
  • 我也买来试试。!
  • 毕业于河北正定师范学校美术专业、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进修于天津美术学院,结业于清华大学首届霍春阳传统绘画研究室。#每日一画##遇见艺术##手绘##山水画[超话]
  • 为服务我省重大经济项目建设发展,吉林省公安机关与商务部门合作,进一步放宽外国人申请口岸签证条件和门槛,受商务部门邀请入境从事商务考察、参加大型展会或贸易洽谈的外
  • “这个小区房产交易税的问题我们清楚,也和相关部门沟通过。处女座今日运势:综合运势:今天感情发展很顺利,你小小的付出便能让对方获得满足,你同样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体贴
  • !胡思乱想后的午夜清晰 曾几何时我还是个胖子,我胖的时候大概在2017年,110斤❗️❗️❗️当时我还不觉得什么,直到我步入大学(我的大学是所艺术类大学)发现身
  • 无论什么地方,都不是法外之地!!
  • 希望你跟自己和解希望你别轻易妥协希望你依然为人着想但不要再为难受伤希望你还是那么的善良但要学着让智慧增长就算生活会让你失望悲伤成河也逆流而上希望你爱她也可以爱自
  • 当然,卢顿的团队取得了成功,他们激发了他的最佳状态。因为上赛季他曾在我们这里效力,他的表现其实很好。
  • 我的生活太有意思了 又太无趣了 有意思在于我是个有意思的人 无趣在于这个社会太无趣 那天跟李姐唠嗑 李姐说爱看我发的乱七八糟的微博日常 胜在密集且相对一般社畜
  • 20岁的生日在亲朋好友的陪伴下红红火火的过完啦~ 又长大了一岁,二十岁可是个小大人啦~要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小杨同学加油٩(˃̶͈̀௰˂̶͈́)不想让看好我的人
  • 可能很多时候大家会更在于他的双五脚,但对阿森纳来说,拥有卡索拉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他的摆脱、护球和盘带能力可以让他在中场更从容的施展才华,其出色的脚下技术和视野可
  • 干爽的表面才能让粉状眼影更好晕染~#护肤##护肤[超话]##护肤品##修图不如护肤##美容护肤##彩妆##美妆生活##时尚美妆#敷尔佳花季小绿瓶冻干粉一盒3瓶冻
  • 最近压力真的好大 身体压力家庭压力工作压力都太多太多了 虽然偶尔在爱豆出现的时候会有所缓解 但是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在自省中度过 所有的问题都扑面而来 常常在想是
  • #今天吃什么# 今天早饭在酒店吃哒,明天想吃烧卖!午饭的手撕包菜还不错,晚饭的米线好一般啊,我不太爱吃米线哎好像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老师们聊八卦,哇真的,一
  • 但是我很庆幸在我迷茫的时候能够听《203》在我考研这段比较煎熬的日子里...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是听着《203》睡着的,它像是我疲惫心灵的一个寄托吧,对我来说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