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帮扶干部镜头里的脱贫故事】 乌蒙山险,赤水河深,云贵川三省鸡鸣相闻;冬去春来,蝴蝶飞舞,漫山遍野的红籽果娇艳欲滴;雪山关下,奢香故里,汉、彝、苗民族世代在这片红土地上劳作。 从2016年起,作为泸州市文广旅系统的帮扶干部、也是摄影爱好者的王奇杰,背上简易行囊、挎上照相机,一头扎进叙永县水潦彝族乡田坝村,跟踪拍摄扶贫攻坚历程。 扶贫干部披着星光入户、乡亲顶着烈日挥汗、孩子迎着朝霞上学,姑娘伴着芦笙起舞……在3年的时间里,王奇杰用文字和影像记录了田坝村的脱贫历程,完成了全市首部扶贫题材日记体纪实摄影图文书《我的田坝我的村——扶贫攻坚第一线摄影纪实》。 今天,我们跟随王奇杰的镜头,看看叙永县水潦彝族乡一个普通村寨脱贫路上的点点滴滴。 【镜头一:育苗 】 大山里的“花朵”浇灌人 时间:2018年5月 在叙永县水潦彝族乡田坝村,75岁老人曾安文是花朵的“浇灌人”。这位民办教师从1964年开始在村小任教,退休数年后又在家里办起了“花朵幼儿园”,让一代代“山里娃”根深叶茂。 下午放学,一路洒满欢笑,孩子们蹦蹦跳跳着回家。这时,曾安文坐在屋前的青石板上,腿上放着一本书,左手逐页翻看,右手握笔不时备注。 “班上20多个孩子,最大的7岁,最小的3岁,父母大多在外地打工,如果去乡上的幼儿园,孩子们要走10多里路……”一阵忙活,曾安文抬头眼望前方,嘴里不由喃喃地说。自儿子和老伴相继离世,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他会感到温暖和快乐。 曾安文从村小退休后,于2013年起在家办幼儿园 18年前,曾安文并不孤单。那时,家中刚刚添了一个可爱的孙女,退休后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惜不久,儿子放牛回家时不慎从高山上摔下,医院抢救无效身亡;2013年,老伴又因病去世。那时,一闭上眼睛,泪水哗哗地流。每天睁开眼睛,不得不重复昨天的枯燥:一个人担水、种地、洗衣、做饭…… 2013年底,曾安文在家办起“花朵幼儿园”。一名老师,几张破旧的课桌,20多名孩子挤在一起,曾安文再次回到三尺讲台。没有其他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曾安文一股脑儿“单挑”。从早到晚,上下午各两节课,因长时间站立,曾安文左腿常常打颤,越来越不听使唤。 其实,之前在村小教书的最后几年里,曾安文站在讲台上也不会感到很吃力。2002年的一天,狂风暴雨,村小教室到处漏雨,曾安文跑去教室抢修,不慎摔断左腿。“我从小在这里读书,高中毕业后又回到这里教书,前前后后待了50多年。”曾安文这样解释他的奋不顾身:学校是我的家,学生是我的亲人。 “一杯茶慢慢斟,献给领导表表心,天远路远来走访,又费力来又操心……四杯茶慢慢斟,党的话儿我们要听,好好读书练本领,长大为人民献青春。”每年“六一”儿童节,一些爱心企业、单位给幼儿园赠送礼品,曾安文都会领着孩子们唱自创的《敬茶歌》。他认为,孩子们不仅要学好知识,还要懂得感恩。 50余载教书生涯,究竟教过多少学生,曾安文早已记不清楚。不少孩子已考上大学,一个接一个地走出大山。每逢春节或寒暑期,学生来看望他时,曾安文的脸颊上总是挂满灿烂的笑容。 【镜头二:吐绿】 苗族大妈的三个心愿 时间:2016年3月 一嘟噜、一连串,绽放赤水河山崖的红籽果,富含有机酸、蛋白质、氨基酸、维生素和多种矿质元素,口感偏涩,学名“火棘”。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乌蒙山区时,战士们纷纷采摘下“火棘”充饥,从此又名“红军果”。早年的灾荒年月,红籽果也是当地老百姓的“救命粮”,一家人上山采摘红籽果,晒干后磨成粉状,搅合玉米面蒸熟,作为备用口粮。 今年65岁的蔡友珍,和儿子王明远相依为命。小时候,蔡友珍曾摘红籽果度饥荒,听父母讲述红军故事。 苗族蔡大妈有三个心愿 2016年3月8日,王奇杰第一次来到田坝村,走进蔡友珍的家里。面对远道而来的帮扶干部,蔡友珍吐露出三个心愿:治好儿子的病,把没有盖完的房子盖好,娶儿媳妇抱大孙子。通过走访,王奇杰逐渐摸清蔡友珍的家底:没有劳动力,山上粮食少,喂不起猪,仅喂了几只鸡,靠卖鸡蛋度日。显然,如果只靠老人孱弱的双肩,无法改变家里命运。 村民的期盼就是扶贫干部解决问题的方向,几番思考,王奇杰和驻村第一书记给蔡友珍家开出“脱贫药方”:尽快治好她儿子的病,恢复劳动能力后安排外出务工;政策兜底,解决温饱问题,给她安排一个力所能及的公益性劳动岗位;发展养殖业,增加收入…… 又一轮红籽果花开花落,当王奇杰再次来到蔡友珍家里时,碰到刚打工回来的王明远。一年前,小伙子还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如今精神抖擞。王明远兴奋地说:“去年病治好后就去云南建筑工地打工了,前几天抽空回家修房子,下半年就能搬新家了,日子越过越红火。” 话音刚落,蔡友珍从屋里出来,老人逐一细数着家里一年来的变化:乡里给她安排打扫卫生的公益岗位,每月400元工资,今年又多养了10多只鸡,还喂了两头猪,儿子已经打工赚钱了,新房也快要修好了。“等搬进新家那天,我要杀猪庆祝。”母子俩正乐呵呵,只听得咔嚓一声,王奇杰拍下这动人的瞬间。 蔡友珍搬进新家,杀猪庆祝 2016年以来,田坝村共有81个像王明远这样的贫困户外出务工,全村通过“公司+农户”模式发展核桃种植2800余亩、烤烟600亩,养殖肉牛679头、生猪880头“。外出务工+种植业+养殖业”成为该村脱贫路上的“三驾马车”。此外,田坝村还完成蓄水池的防渗透处理,安装人畜饮水管道10千米,为该村180户、1300余村民解决了饮水问题。 【镜头三:离别】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时间:2019年4月 “人间最美四月天”,赤水河沿岸的一片片翠竹林,郁郁葱葱,展现出一派勃勃生机,将要告别这块梦牵魂绕的土地,田坝村第一书记许建军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你是党员,退伍军人,眼下田坝村进入脱贫攻坚关键期……”2017年5月,因组织安排,许建军来到田坝村。当时小山村离泸州城区210公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但交通闭塞,产业单一,自然灾害频繁。 两年的坚守,田坝村实现“社社通”水泥公路、户户有安全住房、贫困户人均年纯收入由过去的2200多元提高到5500多元,2018年如期摘掉贫困村帽子。 2019年4月4日,许建军要卸任第一书记离开田坝村了。上午,许建军来到党群服务中心,和村社干部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话别会。这个消息立刻传遍山村,许建军刚走出会议室,村民纷纷围上前。 第一书记许建军和群众道别 “许书记真的要走啊”“许书记,可不可以不走,我们舍不得你”“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哟”……村民们依依不舍地拉着许建军的手说。 历经冬寒,方知春暖。雪山关漫长的冬天已经过去,变暖的不只是天气,还有乡亲们的心。纵有万般不舍,分手的时刻终究还是到了,人群中不知谁高喊了一句:“大家让条路出来,站成一排,都可以和许书记握手。”拥抱!握手!话别!拭泪!当许建军的身影越来越远,村民们脑海中泛起了浓浓的回忆。 陈国珍60多岁了,10年前老伴去世,有两个女儿,一个远嫁外地,一个在外打工,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许建军帮她申请易地搬迁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无数次,患病时帮她买药,赶集时开车接送。对于陈国珍老人而言,许书记就是她的亲人。 贫困户王超元是彝族人,住房严重漏水,许建军多方协调,帮助申请到D级危房改造资金,还鼓励他发展种养殖业脱贫致富。临近春节,许建军会带上礼品入户慰问。 2018年,许建军被叙永县机关工委表彰为“优秀第一书记”。当有人问用怎样的词来表达两年的驻村感受时,许建军的答案是“难忘”,难忘所有乡亲、难忘所有经历、难忘所有变化。 【镜头四:绽放】 脱贫后不一样的花山节 时间:2019年2月 2019年春节,田坝村迎来最喜庆的节日——花山节(也叫踩山节)。这是一个苗族、彝族、汉族杂居的传统村落,每年相继举办寨头苗寨的花山节、九家沟苗寨的踩山节、二月二苗湾彝寨的龙头节、五月寨头苗寨的野草莓采摘节等。 村民一路走来一路歌,欢欢喜喜过踩山节 田坝村四社寨头苗寨有119户652人,和田坝村一样,在2018年摘掉了“贫困帽”。又是一年花山节,正月初三清晨,苗家儿女身着盛装,走出家门聚集在新建成的文化广场上,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活动组织者黄显光说:“今年花山节升国旗,田坝村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我们在欢庆脱贫的同时,也要借此机会表达苗家人感恩党、爱祖国的心情,饮水不忘挖井人。”立起的花杆是新的、升起的国旗是新的,换上的服装也是新的……王奇杰在现场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刻。 立花杆、吹芦笙、跳苗舞、敬米酒,一场盛大狂欢中,同时洋溢着默默温情,那些热恋中的青年男女相约桥下或是到树林中对歌,交换腰带等定情信物,一批外地游客慕名而来。 芦笙迎宾朋,美酒敬远客 “尽管田坝村实现整村脱贫,但脱贫致富的‘三驾马车’还要不断加油。今年二月二,龙抬头,村民马上投入春耕,以一个丰收年迎接明年花山节。”许建军说出自己内心的话。 悠悠芦笙越千年,田坝旧貌换新颜!如今,田坝村仅仅是初战告捷,接下来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必定会创造出一个红籽果般美好的新光景,将火辣传奇抒写在赤水河畔。 来源:川江都市报
【普通帮扶干部镜头里的泸州脱贫故事】 乌蒙山险,赤水河深,云贵川三省鸡鸣相闻;冬去春来,蝴蝶飞舞,漫山遍野的红籽果娇艳欲滴;雪山关下,奢香故里,汉、彝、苗民族世代在这片红土地上劳作。 从2016年起,作为泸州市文广旅系统的帮扶干部、也是摄影爱好者的王奇杰,背上简易行囊、挎上照相机,一头扎进叙永县水潦彝族乡田坝村,跟踪拍摄扶贫攻坚历程。 扶贫干部披着星光入户、乡亲顶着烈日挥汗、孩子迎着朝霞上学,姑娘伴着芦笙起舞……在3年的时间里,王奇杰用文字和影像记录了田坝村的脱贫历程,完成了全市首部扶贫题材日记体纪实摄影图文书《我的田坝我的村——扶贫攻坚第一线摄影纪实》。 今天,我们跟随王奇杰的镜头,看看叙永县水潦彝族乡一个普通村寨脱贫路上的点点滴滴。 【镜头一:育苗 】 大山里的“花朵”浇灌人 时间:2018年5月 在叙永县水潦彝族乡田坝村,75岁老人曾安文是花朵的“浇灌人”。这位民办教师从1964年开始在村小任教,退休数年后又在家里办起了“花朵幼儿园”,让一代代“山里娃”根深叶茂。 下午放学,一路洒满欢笑,孩子们蹦蹦跳跳着回家。这时,曾安文坐在屋前的青石板上,腿上放着一本书,左手逐页翻看,右手握笔不时备注。 “班上20多个孩子,最大的7岁,最小的3岁,父母大多在外地打工,如果去乡上的幼儿园,孩子们要走10多里路……”一阵忙活,曾安文抬头眼望前方,嘴里不由喃喃地说。自儿子和老伴相继离世,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他会感到温暖和快乐。 曾安文从村小退休后,于2013年起在家办幼儿园 18年前,曾安文并不孤单。那时,家中刚刚添了一个可爱的孙女,退休后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惜不久,儿子放牛回家时不慎从高山上摔下,医院抢救无效身亡;2013年,老伴又因病去世。那时,一闭上眼睛,泪水哗哗地流。每天睁开眼睛,不得不重复昨天的枯燥:一个人担水、种地、洗衣、做饭…… 2013年底,曾安文在家办起“花朵幼儿园”。一名老师,几张破旧的课桌,20多名孩子挤在一起,曾安文再次回到三尺讲台。没有其他老师,语文、数学、音乐、体育,曾安文一股脑儿“单挑”。从早到晚,上下午各两节课,因长时间站立,曾安文左腿常常打颤,越来越不听使唤。 其实,之前在村小教书的最后几年里,曾安文站在讲台上也不会感到很吃力。2002年的一天,狂风暴雨,村小教室到处漏雨,曾安文跑去教室抢修,不慎摔断左腿。“我从小在这里读书,高中毕业后又回到这里教书,前前后后待了50多年。”曾安文这样解释他的奋不顾身:学校是我的家,学生是我的亲人。 “一杯茶慢慢斟,献给领导表表心,天远路远来走访,又费力来又操心……四杯茶慢慢斟,党的话儿我们要听,好好读书练本领,长大为人民献青春。”每年“六一”儿童节,一些爱心企业、单位给幼儿园赠送礼品,曾安文都会领着孩子们唱自创的《敬茶歌》。他认为,孩子们不仅要学好知识,还要懂得感恩。 50余载教书生涯,究竟教过多少学生,曾安文早已记不清楚。不少孩子已考上大学,一个接一个地走出大山。每逢春节或寒暑期,学生来看望他时,曾安文的脸颊上总是挂满灿烂的笑容。 【镜头二:吐绿】 苗族大妈的三个心愿 时间:2016年3月 一嘟噜、一连串,绽放赤水河山崖的红籽果,富含有机酸、蛋白质、氨基酸、维生素和多种矿质元素,口感偏涩,学名“火棘”。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乌蒙山区时,战士们纷纷采摘下“火棘”充饥,从此又名“红军果”。早年的灾荒年月,红籽果也是当地老百姓的“救命粮”,一家人上山采摘红籽果,晒干后磨成粉状,搅合玉米面蒸熟,作为备用口粮。 今年65岁的蔡友珍,和儿子王明远相依为命。小时候,蔡友珍曾摘红籽果度饥荒,听父母讲述红军故事。 苗族蔡大妈有三个心愿 2016年3月8日,王奇杰第一次来到田坝村,走进蔡友珍的家里。面对远道而来的帮扶干部,蔡友珍吐露出三个心愿:治好儿子的病,把没有盖完的房子盖好,娶儿媳妇抱大孙子。通过走访,王奇杰逐渐摸清蔡友珍的家底:没有劳动力,山上粮食少,喂不起猪,仅喂了几只鸡,靠卖鸡蛋度日。显然,如果只靠老人孱弱的双肩,无法改变家里命运。 村民的期盼就是扶贫干部解决问题的方向,几番思考,王奇杰和驻村第一书记给蔡友珍家开出“脱贫药方”:尽快治好她儿子的病,恢复劳动能力后安排外出务工;政策兜底,解决温饱问题,给她安排一个力所能及的公益性劳动岗位;发展养殖业,增加收入…… 又一轮红籽果花开花落,当王奇杰再次来到蔡友珍家里时,碰到刚打工回来的王明远。一年前,小伙子还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如今精神抖擞。王明远兴奋地说:“去年病治好后就去云南建筑工地打工了,前几天抽空回家修房子,下半年就能搬新家了,日子越过越红火。” 话音刚落,蔡友珍从屋里出来,老人逐一细数着家里一年来的变化:乡里给她安排打扫卫生的公益岗位,每月400元工资,今年又多养了10多只鸡,还喂了两头猪,儿子已经打工赚钱了,新房也快要修好了。“等搬进新家那天,我要杀猪庆祝。”母子俩正乐呵呵,只听得咔嚓一声,王奇杰拍下这动人的瞬间。 蔡友珍搬进新家,杀猪庆祝 2016年以来,田坝村共有81个像王明远这样的贫困户外出务工,全村通过“公司+农户”模式发展核桃种植2800余亩、烤烟600亩,养殖肉牛679头、生猪880头“。外出务工+种植业+养殖业”成为该村脱贫路上的“三驾马车”。此外,田坝村还完成蓄水池的防渗透处理,安装人畜饮水管道10千米,为该村180户、1300余村民解决了饮水问题。 【镜头三:离别】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时间:2019年4月 “人间最美四月天”,赤水河沿岸的一片片翠竹林,郁郁葱葱,展现出一派勃勃生机,将要告别这块梦牵魂绕的土地,田坝村第一书记许建军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你是党员,退伍军人,眼下田坝村进入脱贫攻坚关键期……”2017年5月,因组织安排,许建军来到田坝村。当时小山村离泸州城区210公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但交通闭塞,产业单一,自然灾害频繁。 两年的坚守,田坝村实现“社社通”水泥公路、户户有安全住房、贫困户人均年纯收入由过去的2200多元提高到5500多元,2018年如期摘掉贫困村帽子。 2019年4月4日,许建军要卸任第一书记离开田坝村了。上午,许建军来到党群服务中心,和村社干部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话别会。这个消息立刻传遍山村,许建军刚走出会议室,村民纷纷围上前。 第一书记许建军和群众道别 “许书记真的要走啊”“许书记,可不可以不走,我们舍不得你”“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哟”……村民们依依不舍地拉着许建军的手说。 历经冬寒,方知春暖。雪山关漫长的冬天已经过去,变暖的不只是天气,还有乡亲们的心。纵有万般不舍,分手的时刻终究还是到了,人群中不知谁高喊了一句:“大家让条路出来,站成一排,都可以和许书记握手。”拥抱!握手!话别!拭泪!当许建军的身影越来越远,村民们脑海中泛起了浓浓的回忆。 陈国珍60多岁了,10年前老伴去世,有两个女儿,一个远嫁外地,一个在外打工,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许建军帮她申请易地搬迁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无数次,患病时帮她买药,赶集时开车接送。对于陈国珍老人而言,许书记就是她的亲人。 贫困户王超元是彝族人,住房严重漏水,许建军多方协调,帮助申请到D级危房改造资金,还鼓励他发展种养殖业脱贫致富。临近春节,许建军会带上礼品入户慰问。 2018年,许建军被叙永县机关工委表彰为“优秀第一书记”。当有人问用怎样的词来表达两年的驻村感受时,许建军的答案是“难忘”,难忘所有乡亲、难忘所有经历、难忘所有变化。 【镜头四:绽放】 脱贫后不一样的花山节 时间:2019年2月 2019年春节,田坝村迎来最喜庆的节日——花山节(也叫踩山节)。这是一个苗族、彝族、汉族杂居的传统村落,每年相继举办寨头苗寨的花山节、九家沟苗寨的踩山节、二月二苗湾彝寨的龙头节、五月寨头苗寨的野草莓采摘节等。 村民一路走来一路歌,欢欢喜喜过踩山节 田坝村四社寨头苗寨有119户652人,和田坝村一样,在2018年摘掉了“贫困帽”。又是一年花山节,正月初三清晨,苗家儿女身着盛装,走出家门聚集在新建成的文化广场上,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活动组织者黄显光说:“今年花山节升国旗,田坝村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我们在欢庆脱贫的同时,也要借此机会表达苗家人感恩党、爱祖国的心情,饮水不忘挖井人。”立起的花杆是新的、升起的国旗是新的,换上的服装也是新的……王奇杰在现场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刻。 立花杆、吹芦笙、跳苗舞、敬米酒,一场盛大狂欢中,同时洋溢着默默温情,那些热恋中的青年男女相约桥下或是到树林中对歌,交换腰带等定情信物,一批外地游客慕名而来。 芦笙迎宾朋,美酒敬远客 “尽管田坝村实现整村脱贫,但脱贫致富的‘三驾马车’还要不断加油。今年二月二,龙抬头,村民马上投入春耕,以一个丰收年迎接明年花山节。”许建军说出自己内心的话。 悠悠芦笙越千年,田坝旧貌换新颜!如今,田坝村仅仅是初战告捷,接下来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必定会创造出一个红籽果般美好的新光景,将火辣传奇抒写在赤水河畔。 来源:川江号客户端
撖家塔村油菜花绽放“美丽经济” ——发展产业脱贫富民“一村一印象”系列之十 #鄂尔多斯本地资讯权威发布# 村庄画外音: “网红村”撖家塔村是东胜区罕台镇下辖的行政村,城乡分类代码112,为城乡结合区。占地面积69平方公里,辖区内交通便利,210国道、旅游专线穿村而过,著名的阿布亥川自北向南流经村庄,水资源丰富,土地肥沃,植被覆盖率高,自然风光秀美,村内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至今保持着“耕读传天下”的质朴家风,是一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村内有秦直道、大秦避暑山庄等旅游景区,距东胜和康巴什城区均在15公里范围之内,属典型的城市近郊村,种种优势表明,撖家塔村发展乡村旅游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也使其成了东胜区首个鄂尔多斯市乡村旅游示范村。乡村旅游在这里是一本刚开篇的小说,丰富的内涵还在传递…… 撖家塔村成为“网红村”,是因为去年“一炮走红”的几百亩油菜花。不用车马奔波到江南,在家门口就能观赏的成片油菜花一发到朋友圈,立刻“引爆”圈友眼球,大家争相“打卡”,让撖家塔成为乡村旅游的又一好去处。今年初夏时节走进撖家塔村,油菜花籽虽刚种上,仿佛已经看到,初秋时节,当江南的油菜花早已向人们告别时,撖家塔村的油菜花却在悄悄露出笑脸,在瓜果飘香的季节迎接游客的到来,一朵小小的油菜花,不知不觉描绘出农村美、产业兴、农民富的乡村振兴美好图景。 “金黄灿灿染三春,映日摇风自散馨”。2019年初秋撖家塔是这样的景,驱车行驶,路两旁金黄色的油菜花仿佛黄颜料打翻在地,与远处的农家乐相映成趣,宛如一幅幅田园风景画。然而,2019年之前,这里却是另外一番情境:这些土地大都撂荒,每年春耕之际田里坑坑洼洼杂草丛生,显得了无生机。“我们把村庄发展定位为农旅结合,就必须把道路两旁的‘门面’先打扮好,旅游就要有美景才能吸引人。” 市委老干部局驻撖家塔村包联驻村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全鹏飞2018年3月来到撖家塔村,决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农村面貌扮美丽。经过与村“两委”班子、市委老干部局领导多次协商及实地考察,村里决定种植油菜花。 想法是有了,但是谁来做、利益如何分配?要想让产业强村富民,就必须充分调动全村积极性,形成利益联合体,为此,撖家塔村以村委牵头、村民集资入股的模式组建了鄂尔多斯市田园丰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之初就规定将利润所得10%用于对贫困户和困难群众的巩固帮扶,并将贫困户和无劳力的困难户以土地入股或产业扶持资金入股的方式进入到合作社,建立了“党支部+合作社+农户”的利益共同体。接下来,合作社对村里200多亩因无劳力耕种的撂荒和闲置土地,用租赁的形式归到合作社进行集中种植经营,每亩260元共4万多元的租赁费由帮扶单位支付,经过近一年的努力,2019年春季,第一批油菜花籽种下了。 一个村就如一个家庭,“家长”必须谋长远,发展才能有后劲。在油菜花悄然生长烂漫成海间,村“两委”班子干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置办农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村里的机械存放室内,东方红大小型拖拉机、旋耕机、植树机、土豆播种机、油菜播种机等16件农耕专用生产机械摆得整整齐齐,这是市委老干部局协调企业出资35万元购置的现代化种植机械。“以前用牲畜犁地,几亩地得用好几天,现在村里买了大拖拉机,就像我自己家的一样,想啥时候用都可以,还是免费的,省时又省力。”贫困户郝桂兰说。这些农机具除了供合作社使用外,还实行“农机具特色租赁”,对脱贫扶持户实行免费使用、对生活困难户实行减免政策,对一般农户实行低于市场价使用,对外村农户实行市场价政策。 第二件大事就是让油菜花绽放的 “美丽经济”有“颜值”更有“产值”。去年油菜花期,撖家塔村接待旅游人数较上年同期增加了3倍,李玉莲夫妇在村里开了一家农家乐,“去年明显感觉游客越来越多了,收入也增加了。”李玉莲说,他们的农家乐计划今年再扩建几个包间。像李玉莲家这样的农家乐,在撖家塔村有近10家。花期过后的油菜花怎么处理才能效益最大?为延长产业链,撖家塔村2019年启用上级争取的54万元项目资金建设了油坊、酒坊、粗粮加工厂,出产的菜籽油在当年的“鄂尔多斯乡村年货节”等展销会上深受民众喜爱。“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从“旅游之花”到“食用之油”,油菜花的附加值大幅提升,俨然成了“软黄金”。此外,为了进一步形成循环产业链,合作社用油渣、酒糟等废料搞起了养殖。“种出来的油菜花和玉米,我们榨了油、馏了酒;油渣、酒糟养了牛;牛粪作为有机肥再撒到地里……我们村里现在搞的是村集体循环经济,目前来说,效益很不错。” 全鹏飞说。 鄂尔多斯市田园丰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以来,已创造利润近20万元。村集体有了钱,受益最大的是贫困户。“好日子来了,我在家门口就把钱挣了。” 贫困边缘户撖飞在合作社的小酒坊打工,每月能拿到4500元,一边打工,还能一边照顾大病初愈的妻子,村集体经济的发展,让撖飞对生活有信心。而对于久病无劳动力的贫困户李五成,村集体也为其“量身定制”了脱贫方案,由村集体代缴1万元费用,协调昕农养殖有限公司为贫困户提供100只散养蛋鸡以及场地、设施、饲料,养殖期满后蛋鸡和鸡蛋的收益归李五成所有,每年能增收13000元,加上土地流转、合作社盈利分红等收入,李五成家庭纯收入63554元,现在李五成脱了贫,看病有保障,全家住进了新楼房。 撖家塔村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虽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但希望就在眼前。漫山遍野金黄色的油菜花中,青瓦黛墙的家家户户都是农家乐,烧烤营地、果蔬采摘大棚、乡村特色客栈、儿童游乐园、生态农庄,乡村游不必走远,已然在撖家塔村落足。 人物同期声: 驻村第一书记全鹏飞:“油菜花绽放出了‘美丽经济’,我们不仅要让村里变美,更要让产业变强,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让全村村民都富起来。” 村民李五成:“虽然我不能下地干活,但是我仍然信心十足,是党的好政策让我脱了贫,我心中充满感激,我也坚信,小康路上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以后要继续好好生活,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么多人的帮扶。”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https://t.cn/RJhZecD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纳指)收跌149.84点,跌幅1.12%,报13227.70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跌308.05点,跌幅0.94%,报32423.15点。
  • 产品定位适用于对自然宇宙自身有深度关怀的女子,你们应该已经大致了解了紫色.粉色水晶的基本作用和意义,也明白认识了花草精油能量的给与能使得我们的心理和人生更加美满
  • 家人啊 我们饭上了全世界最好的爱豆 却亲手把他们推进了最乱的饭圈唯粉们经常说啵啵只喜欢自己的应援色,不喜欢橙海,那么我想问你们,橙海不会暗我啵不会散这又是什么呢
  • 因为鼻子够高挺,其实她变成男生也会很好看,但杨超越的鼻子鼻头立体度不够,所以正面会比侧面更上镜,但美女也不是没有bug的,程潇颅顶很低,发际线很高,掀起来刘海看
  • ”公元 14 世纪,来自奥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 Ockham)对当时无休无止的关于“共相”“本质”之类的争吵感到厌倦,于是著书立说,宣传只承认确实存
  • “想吃什么,我给你拆开”店里传来了我们家长愉悦的笑声。她认真看了我几秒,噗呲笑出声,伸手揉了揉我头发,”和你小孩说不清的,算了,下次再来照顾你生意呀,小老板。
  • 在她的大部分的案例看,做的小平行比较多,有一点偏网红,但也还算自然。郑州双眼皮修复医生测评:1.美眼:田国静 田教授之前在二院,在这行近三十年了,一直专注
  • 只有你真的愿意沉下心来了解你自己,你才会发现:你闭眼睁眼之间经历的过程,就是整个宇宙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那就是你的宇宙,而你就是造物主。这种情感能量,就能让我们
  • 最吸引人的是这位艺术家的创新创造性实验,Glauco Cambi能够很好的诠释一个创意想法,并赋予它一种独特的、令人惊讶的女性形式。Glauco Cambi创造
  • !我是第一次追星但我相信这也是最后一次因为我会终身粉她。
  • 自然养肤,匠心良品。【知禾】是中国第一个“以植物原理养肤”的天然功效型养肤品牌,全系产品均来自国家认证的自家有机花田,以纯天然高品质植物油成份为主导,无任何化学
  • !恭喜你!!!通过科目一虽然是以90分的成绩卡线通过的虽然蒙的成分占多数但感谢最后一题上天保佑不然就是89分了[裂开]新买的衬衫颜色好好看就是有点大(下次记得买
  • 完全不会有甜腻感冷风中的玫瑰拜里朵 无人区玫瑰浓香水 -4⃣️宝格丽玫瑰金漾冲着包装都要入的一款香水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第一瓶香水刚喷上去味道有点浓~但这个真的越
  • 通过我的方式,找到同频共振的小伙伴。到底什么是对你重要的,那么其他一切都可以删繁就简,减少心力消耗,简而言之就是放弃。
  • 我还给她买足了猫粮小王每个月还给她开荤 虾仁 什么的 真的就像养孩子了挺有趣的 没生过病 拉稀什么的用以往的经验都处理的恰当 这点我还是特别喜欢 至少不会不让撸
  • 美国宇航局科学家珍妮弗·波特称,这是一颗类似海王星的星球,未来的观测将进一步确定水云的形成机制,TOI-1231 b距离地球仅90光年,它拥有密集的水蒸汽大气层
  • 什么时候能跟着心宝贝安稳的睡一次完整的觉,也不至于常年潜水在知乎的我,在深夜为了一部短篇小说开了个严选会员…我尼玛,半夜三更,傻猫在头上蹦迪[白眼],睡不着了,
  • ERROR繼早前與古天樂、盧覓雪拍廣告後,今次有機會與Do姐合作,位位都是重量級人物,認真犀利!ERROR繼早前與古天樂、盧覓雪拍廣告後,今次有機會與Do姐合作
  • 辛丑大吉,“牛”转乾坤新春大吉新春第一天牛年已安然到来此刻的心安静合十发出新年第一个愿望祈愿新的一年一切皆吉祥让此吉祥善念围绕我们一整年清净 无染 欢喜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无准提观音菩萨摩诃萨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摩訶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诃萨恭 迎觀 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