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爷✨ 庆辛❗ 已经出道5年 仅仅拥有很多梦想的少年们 一无所有的我们 现在得到了许多 曾经只是追求梦想的我们 成为了某人的梦想 人生是选择和后悔的反复循环 我也很害怕 我们也很畏惧 虽然梦想着高高的蓝天 但这里又高又冷 令人呼吸困难 越多的光照向我们 影子也必然随之变多 因为是7个人我感到庆辛 因为在一起 我感到庆辛
#书一小记#

独眠萩花下,忆君夕阳时

——《万叶集》

记得上一次去读日本推理小说,已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吧,夏花开了又落,茫茫然竟是过了四五个春秋。《白夜行》也好,《黎明之街》也罢,总是现代性的故事,一切人物场景的设置,好像你我都在时间的打磨中似曾相识一般,抑或是在梦里了。(可是,真的好喜欢、喜欢、喜欢《白夜行》啊)然而,很多次“Shower thoughts”就那么灵光一闪地蹦现在脑海中,我想,如果彼此曾在一处相识,但最后终要分离,那么远隔万水千山的折磨,是望断而化为石的思念,怎样的软弱才会逼着我们说出“人生若只如初现”,其实只想说,今生能识君,三生亦有幸!

除了那种空间地理的束缚,跨越年代的差距,在与今日的对比中,突显出的好像我们绝不曾经历的时光似乎也很有吸引力吧。如果,你想试着去了解人类的心理状态,也许哲学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并非是极好的答案,相反一些推理类作品貌似在勾勒人心和细节上更打动读者心了,即便内容总是虚构的。在这个忙忙碌碌、一切紧张运作的社会,是否看倦了时代科技背景的尔虞我诈,试着换一个年代,也许在一种相对安静的距今很远的日子中去看一桩桩命案,一朵朵案发现场的花是不是更美、更妖艳呢?[日]连城三纪彦的《一朵桔梗花》(钟肇政、林新生 译,北京:新星出版社,2010)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我想,读一本充满好的文字的书,应该是一段时期很美好的享受了吧,就像在如今夏日喝着奶茶、吃着甜筒,只是在即将到来的暑假前,日复一日的潜游在一篇篇文献压迫下,偶尔还想着何时捧一本书,在淌完水的沙滩上,“装模作样”地认真地看几页文字了。

曾经,因为有人说这是一本“文字足以美哭的”推理小说,而在不假思索却是武断的选择下,开始了长长的“旅程”。其实,我不该追求期间跨度的大小,如若真心去做,又怎会时时考虑之。现在来看,连城先生凄美略带苦难的笔触,深得我心,喜欢清新优美的我,好像还存在另一个极端的devil,就像每个人都会在某一的两段挣扎。只因为了引起注意而抛花,而杀人;为了虚构一个不真实的童年,甘愿承担杀人的名声,而实际弑夫的真相足以令人畏惧;都谓江郎才尽,只是“花间婉约”“流于辞藻”,却以诗为剧本,上演自编自导的殉情大剧;为名誉、为地位,扼杀亲人、朋友,血染山茶花;在萩花飘零的季节,美丽之下是死亡与阴谋的交易……

一如连城先生作品的名字所言,是九部短篇小说的合集,各自以花为主题,却巧妙将其植根其中,不见过分描写和突出;而以花衬人,再没有比之更凄美动人的了吧,就像那句诗说的“无风杨柳漫天絮,不雨棠梨满地花”,脆弱而惹人爱怜。那一串白藤花、一朵桐花、蓝色桔梗花、青莲寺前的白莲花、白与紫相生的菖蒲花、血红中白色山茶花、墓之秋菊花、蒲原零落的萩花……若仅仅作为景色去欣赏,该是多么令人心醉的美丽,只是流水尽无情,落红自有意,有绽放的光彩,也就有无奈的凋零。“一切美好都将如花凋零,女人如花”,那动人的美丽确是赋予了似花一样短暂而脆弱的生命,只是于人间逝去后遗留了淡淡的幽香。也许,这样的描写像极了“倩女幽魂”般的鬼怪故事,然而整部看下来,细腻且较清新的笔触与烧脑演进的构思总是形成对比的,前者可能正是它的特点。

与我而言,连城先生交代真相前的铺叙,总是给你一种远离烟火的气息,不是推理的思路,好像只是简单叙述的一个故事,是曾经聊记于心的随笔散文。但这些却是案发与结局不可或缺的补充,就像一朵朵花,隐藏在暗处,即使被摆弄,却并不喧宾夺主。然而,或者是因为时代背景的设置,貌似优美的文字下,好像还有一种压抑感,把整个大正年间黑暗的社会浓缩在其中,细思可怖人心。

一直以来,明治维新几乎总是作为政治事件的代名词,其实,我想,当事件发生后或只是仍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切早已经渗透了社会的各个方面。从明治至大正几十年的时代,在日本古典文化与西方现代文明日益混合的大背景中,一个个故事得以展现,从中,也许你会看到传统文化保留下的凄美,也可以看到现代文明冲击带来的日益加深的改变。无论是坚守,还是劈波前行,总有一些默默付出,乃至缘由下死去的可怜人。虽然,文集多至九篇文章,400余页,但于我最是喜欢的,还是《一朵桔梗花》《菖蒲之舟》《夕萩情死迷案》,在足以扩展至长篇的不俗构思下,连成先生仅仅以短篇的布局就够了谋杀、自杀、殉情与阴谋丛生的文字,足见其推理写作的特色,虽然如今总不如东野的流行,但他也许是需要去精心阅读的作者。

东野曾评价连城作品为“酸涩”,我承认一些作品的写作缺少严谨的构思与细致分析,相比其推理小说,更像是以第一人称叙述当事人或友人亲身经历的事件,然而“我”的视角好像也难以让读者融入进去,完全不是曾经中学做“阅读理解”的标准答案,我想融入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在这里这种标准答案仍旧需要。

假期将近,时断时续的阅读会怎么发展下去呢,不想去刻意改变,顺其自然就好了。至于回家……我想,未知也是不错的事情,就待着那朵花静静开放吧,花自重开日,俟君还家时(玩笑啦……)

今夜写到了凌晨,只恨自己笔拙而已啦,好困……
小学教材部编版四年级上册第一单元第二课《落花生》中,父亲将花生与桃子、石榴、苹果做对比。桃子、石榴和苹果的果实都高高地挂在树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而花生深埋在地下,虽然不好看却很有用。得出结论:我们要做花生一样有用的人,而不能只讲体面,却对别人没有好处。 可是桃子、石榴、苹果也很有用很好吃啊,在有用程度上并不输花生啊。那为什么要做花生一样虽然不好看,但却有用的人。做桃子苹果那样又好看又有用的人不是更好吗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一个人,看不腻也爱不腻,我真的不想再谈一场毫无意义的恋爱了。可婚姻都会有不称心是没错,但是跟不同的人结婚,喜和忧也完全是不一样的。
  • 平时他住在二环东直门附近,每天骑着自己改装过的拉风自行车去上班。平时,他住在二环东直门附近,每天骑着自己改装过的拉风自行车去上班。
  • [二哈] 原来大部份人都是用社交软体展现岁月静好我最牛b可爱 默默人后隐藏脆弱面的么[吃惊] 天啊 得多疯才觉得这明明是发颠宣泄真实表达欲的最佳途径然后回归日常
  • 熟读吴梦窗 2020年是鼠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2020年是鼠年。鼠年大吉。梅溪,梅溪湖。我说的是梅溪词。史达祖的梅溪词。南宋的史梅溪。史梅溪离我们远吗
  • 想不想学,9月半永久创业班见[奸笑]课程咨询Amy院长在V信:TWINS9978##翘睫术培训发际线纹眉纹唇培训美牙培训半永久培训皮肤管理皮肤管理培训# 无框樱
  • #何九华[超话]##尚九熙[超话]# 今年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们,喜欢上了你们~并且拥有了重庆,杭州,常州三场专场~ 今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错过了首场和
  • 若说开心是目的,那么不开心的过程在当时人看来确是不可理解的;但若要过程开心,那么结果也一样重要吗?所以到底怎样是开心的生活,到底要怎么样能够让自己开心…?
  • 】一回家就被厨房的香气香到啦[兔子]妈妈牌的特调酱汁没有蒜味,特有芝麻香,光是这个青菜我就可以大吃三碗饭。湛江的虾仔煲很有味道,连着虾壳一起吃鲜甜又补钙,妈妈再
  • 請耐心的(認真)堅持下去看看這位大哥的指數#山本富也##维纳斯咖啡vivi##V级天后大团##维纳斯咖啡奶茶可可##陈冠霖代言##高宇蓁代言##糖尿病认知的10
  • 并且韩式割双眼皮术后的效果还是比较好的,眼睛不仅自然美观,眼神也非常灵动有神,还能更立体,让五官更加协调!  韩式割双眼皮不仅术后效果好,也适合大部分的爱美人士
  • 依然喜欢幾米的作品,可以让你在喧闹的世界,找到一片安静的角落,在他的故事里经历自己的人生,刚看了一本他的《时光电影院》想说点什么,但是好像变成了一条小鱼,张开嘴
  • 回想起11年那阵的网游吧,推荐网游的标准就是画面精细写实,现在的网游、特别是国产网游圈比拼的也是这个,看天刀和逆水寒嘲剑三时都是最先从画面开口,不萌写实的玩家寂
  • 看了一个关于你的视频,觉得你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是我一直追求但是却不敢轻易尝试的,这大概也是让我格外喜欢你的原因之一吧[心]#郭敬明[超话]# 买了本《一梦三四
  • !详见《华丽志》:#夏七夕[超话]# 突然回忆起高中(大概是2010或是2011年)时读过的一本小说(青春疼痛文学[跪了][跪了][跪了])——《后来我们都哭了
  • #张杰[超话]#生日快乐啊杰哥 第十一个年头了 喜欢你是我坚持最久的事 与其说坚持,我更愿意说是享受是幸运,我好幸运我喜欢的人这么善良这么优秀,你是那个让我有动
  • @微博艺术 @美术生都关注 @艺术之佳作 #遇见艺术# #绘画#漫生活 · NYC…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西方近现代绘画展厅…疯狂的 Paul Cadmus美国本土画
  • 圣诞节是个值得开心的日子,白天忙碌到爆炸竟然可以准时下班!大二圣诞我们买了很多肉丸子在寝室煮部队锅,还举着红酒杯祝青青和段段百年好合福如东海长长久久久久长长新婚
  • 难得回来有空闲翻书,还是一本美食之旅,睡了睡了[月亮]近期的室内植物软装设计更新的案例:实则从空间格局➡干花布景/鲜花配饰➡️️绿植布置️️➡️植物养护[并不简
  • 当然汉生也蛮不错的,从陌生到现在也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坦率的男人,最后,希望魅族活下去,重回巅峰!这几年我们尝说,小厂不易,曾几何时占据国内top的品牌现在变成
  • 我们要历练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高度,而不是每天专注困难。 有高度的人是没有困难的,因为行走的高度不一样,做事的格局也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