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怪力乱神”,本故事出自《清朝野史大观》,为清朝湖广总督亲身经历。 1868年的某天,湖广总督李瀚章为母亲祝寿,宾客云集,满堂喜庆,忽然一白衣汉子闯到李瀚章面前,说:“记否君家后山树林被削之事?” 李瀚章乃是曾国藩的门下弟子,又是李鸿章的哥哥,当时位高权重,不可轻辱。 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以为来人在侮辱自家大人,不由分说上前,便上前要把此人架出去。不料,那个白衣人虚指轻点了几下,几人接连翻倒在地。 堂上众人大惊失色,以为来者乃太平妖孽,欲杀李瀚章泄愤,顿时乱作一团。 李瀚章神情凝重,恍然想起小时候一事。 他面带惊讶,连忙劝开众人,并对着来人拜倒在地,口中连呼“神仙”,把他迎入主位,好生款待。 那个白衣男子坐了主位,也不客气,拎起酒壶自斟自饮,夹起大肉海吃大嚼,汤汁淋漓,旁若无人。 众人见制军李瀚章大人态度恭敬,一个劲地催促好酒好菜上来,便知他口中的这位“神仙”来历不凡。虽然又惊又疑,却不敢张口,以免得罪来人。 那白衣男子虽已40岁开外,相貌普通,但一双眼睛却神光湛湛、精芒外泄,像是有柄宝剑蕴藏其中,令人看了,忍不住低头揉眼。 待此人吃饱喝足,站起身子对李瀚章道:“借君一席酒,为君除一祸事尔,告辞!” 说罢,只见那人伸出手,露出一个黄澄澄的弹丸,往空中一抛,顿时化作一道清光,堂上风雷大作,那人倏忽消失不见。 与席庆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只有李瀚章依旧恭敬如初,遥向空中作揖。 直到堂上众人神态恢复平常,李瀚章才又在主位坐下,向好奇的宾客讲了一个小时候的故事: “这真是本人遇到的一件奇异之事,今日与诸君说来,姑且听之。” 原来,小时候,李瀚章在合肥老家读私塾,一天散了学,他带着弟弟李鸿章、李鹤章在后园里嬉闹玩耍,却见到一个陌生人在园中树后蹲坐,貌似出恭。 李瀚章是大哥,警觉性高,担心陌生人对弟弟们不利,便悄悄绕到那人后面,欲赶走此人。 可是,他又发现那人身边放着一个散开的包裹,上有一团黄纸。 李瀚章以为是厕纸,便蹑步上前,抢在手里,以为把柄。 待那人惊觉,李瀚章已把黄纸团抢在手中,正在打开。陌生人见状,连忙大呼“小兄弟,不可,不可!” 可是,幼童的心思就是这样,你越是让他不要做,就越是好奇心起,要看个究竟。而且,李鸿章等人也围了过来,都争着要看黄纸团内是何物? 李瀚章刚打开纸团,忽见一团清气豁然冲出,直上云霄,而那个提着裤子的陌生人则突然萎顿在地,手脚抽搐,面露惊恐之色。 李瀚章有些害怕,但也颇为懂事,以为犯了人家的忌讳,便把黄纸团递在那人手里。 说来也奇怪,当黄纸团回到那人手中,他却似来了精神一般,伏在地上以另一手在空中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虚空写字,又似是结印......过了一会儿,一团清光倏忽从云中垂下,冲入纸团,那人也恢复了正常。 李瀚章等人何曾见过如此怪异之事? 好奇心让兄弟几人忘了害怕,争问其故,那个陌生男子悚然道:‘汝等真大福之人也,余初学剑术,纸裹之中乃飞剑也。一旦放出,必杀人始返,汝等前程远大,得无伤,已移于君家后山林木矣。’ 几个孩子将信将疑,目送那个陌生人离开,彼时,那人和如今容貌无二,也是40岁左右。 李瀚章对陌生人的话似懂非懂,便带着弟弟回到私塾,请教塾中老师。 塾师诧异,说道:“你们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仙剑一流的人物,可惜与其失之交臂,若是不信,咱们去后山一看便知。” 很快,塾师便带着一群孩童来到李瀚章家后的小山上。 只见这里林木东倒西歪、枝干皆被削落,至此,李瀚章等人才大惊失色。 若不是他及时把黄纸团递给那人,只怕李氏兄弟早没了性命,而清朝的历史也要被改写了! 这件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若不是那人的容貌一直没变,李瀚章真不易记得此人。看来,此人确乃陆地神仙之流,而且功力比昔日更高深,黄纸团也升级成了黄澄澄的剑丸了。 堂上众人听罢,有不信者,以为刚才那清光弹丸只是来人的障眼法。 李瀚章却对此深信不疑,未几,数个家丁堂前来报,说是在府内后院外发现十几个蒙面的太平军,疑似对制军大人,但不知何故皆昏迷在地。 堂上众人大骇,连忙移步往视,果然如此,始知那人说“为君除一祸事”之言不虚,方信这世上果有飞剑天仙之流。 当时,李瀚章的长子李新吾就在堂上,耳闻目睹了此事,并在日后讲述给观察使黄益斋听,由他记录下来。 天仙游陆地,飞剑决浮云,千里微步,餐气晨昏。 在古代,像陆地神仙、飞剑真人的传说层出不穷,且有亲身经历者当众叙之,录于后人。请问,对李瀚章的这种经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世上真有飞剑天仙吗?清朝湖广总督李瀚章的亲身经历,两次邂逅】 这个世上真的有飞剑天仙吗? 对当代人来说,更关心的是外星文明和飞碟;但对古代人来说,因为科技尚未达到如今的程度,他们更关注的是人间有没有飞剑天仙,有没有长生不老之方。 而且,一些如今看来都不可思议的邂逅、传说,也被古人郑重其事地记录下来,以传后世。 1868年的某天,湖广总督李瀚章为母亲祝寿,宾客云集,满堂喜庆,忽然一白衣汉子闯到李瀚章面前,说:“记否君家后山树林被削之事乎?” 李瀚章乃是曾国藩的门下弟子,又是李鸿章的哥哥,位高权重,不可轻辱。 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以为来人在侮辱自家大人,不由分说上前,便上前要把此人架出去。不料,那个白衣人虚指轻点了几下,几人接连翻倒在地。 堂上众人大惊失色,以为来者乃太平妖孽,欲杀李瀚章泄愤,顿时乱作一团。 李瀚章神情凝重,恍然想起小时候一事。 他面带惊讶,连忙劝开众人,并对着来人拜倒在地,口中连呼“神仙”,把他迎入主位,好生款待。 那个白衣男子坐了主位,也不客气,拎起酒壶自斟自饮,夹起大肉海吃大嚼,汤汁淋漓,旁若无人。 众人见制军李瀚章大人态度恭敬,一个劲地催促好酒好菜上来,便知他口中的这位“神仙”来历不凡。虽然又惊又疑,却不敢张口,以免得罪来人。 那白衣男子虽已40岁开外,相貌普通,但一双眼睛却神光湛湛、精芒外泄,像是有柄宝剑蕴藏其中,令人看了,忍不住低头揉眼。 待此人吃饱喝足,站起身子对李瀚章道:“借君一席酒,为君除一祸事尔,告辞!” 说罢,只见那人伸出手,露出一个黄澄澄的弹丸,往空中一抛,顿时化作一道清光,堂上风雷大作,那人倏忽消失不见。 与席庆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只有李瀚章依旧恭敬如初,遥向空中作揖。 直到堂上众人神态恢复平常,李瀚章才又在主位坐下,向好奇的宾客讲了一个小时候的故事: “这真是本人遇到的一件奇异之事,今日与诸君说来,姑且听之。” 原来,小时候,李瀚章在合肥老家读私塾,一天散了学,他带着弟弟李鸿章、李鹤章在后园里嬉闹玩耍,却见到一个陌生人在园中树后蹲坐,貌似出恭。 李瀚章是大哥,警觉性高,担心陌生人对弟弟们不利,便悄悄绕到那人后面,欲赶走此人。 可是,他又发现那人身边放着一个散开的包裹,上有一团黄纸。 李瀚章以为是厕纸,便蹑步上前,抢在手里,以为把柄。 待那人惊觉,李瀚章已把黄纸团抢在手中,正在打开。陌生人见状,连忙大呼“小兄弟,不可,不可!” 可是,幼童的心思就是这样,你越是让他不要做,就越是好奇心起,要看个究竟。而且,李鸿章等人也围了过来,都争着要看黄纸团内是何物? 李瀚章刚打开纸团,忽见一团清气豁然冲出,直上云霄,而那个提着裤子的陌生人则突然委顿在地,手脚抽搐,面露惊恐之色。 李瀚章有些害怕,但也颇为懂事,以为犯了人家的忌讳,便把黄纸团递在那人手里。 说来也奇怪,当黄纸团回到那人手中,他却似来了精神一般,伏在地上以另一手在空中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虚空写字,又似是结印......过了一会儿,一团清光倏忽从云中垂下,冲入纸团,那人也恢复了正常。 李瀚章等人何曾见过如此怪异之事? 好奇心让兄弟几人忘了害怕,争问其故,那个陌生男子悚然道:“汝等真大福之人也,余初学剑术,纸裹之中乃飞剑也。一旦放出,必杀人始返,汝等前程远大,得无伤,已移于君家后山林木矣。” 几个孩子将信将疑,目送那个陌生人离开,彼时,那人和如今容貌无二,也是40岁左右。 李瀚章对陌生人的话似懂非懂,便带着弟弟回到私塾,请教塾中老师。 塾师诧异,说道:“你们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仙剑一流的人物,可惜与其失之交臂,若是不信,咱们去后山一看便知。” 很快,塾师便带着一群孩童来到李瀚章家后的小山上。 只见这里林木东倒西歪、枝干皆被削落,至此,李瀚章等人才大惊失色。 若不是他及时把黄纸团递给那人,只怕李氏兄弟早没了性命,而清朝的历史也要被改写了! 这件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若不是那人的容貌一直没变,李瀚章真不易记得此人。 看来,此人确乃陆地神仙之流,而且功力比昔日更高深,黄纸团也升级成了黄澄澄的剑丸了。 堂上众人听罢,有不信者,以为刚才那清光弹丸只是来人的障眼法。 李瀚章却对此深信不疑,未几,数个家丁堂前来报,说是在府内后院外发现十几个蒙面的太平军,疑似对制军大人,但不知何故皆昏迷在地。 堂上众人大骇,连忙移步往视,果然如此,始知那人说“为君除一祸事”之言不虚,方信这世上果有飞剑天仙之流。 当时,李瀚章的长子李新吾就在堂上,耳闻目睹了此事,并在日后讲述给观察使黄益斋听,由他记录下来。 天仙游陆地,飞剑决浮云,千里微步,餐气晨昏。 在古代,像陆地神仙、飞剑真人的传说层出不穷,且有亲身经历者当众叙之,录于后人。请问,对李瀚章的这种经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艺术公开课##遇见艺术##这就是中国风#
子不语“怪力乱神”,本故事出自《清朝野史大观》,为清朝湖广总督亲身经历。 1868年的某天,湖广总督李瀚章为母亲祝寿,宾客云集,满堂喜庆,忽然一白衣汉子闯到李瀚章面前,说:“记否君家后山树林被削之事?” 李瀚章乃是曾国藩的门下弟子,又是李鸿章的哥哥,当时位高权重,不可轻辱。 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以为来人在侮辱自家大人,不由分说上前,便上前要把此人架出去。不料,那个白衣人虚指轻点了几下,几人接连翻倒在地。 堂上众人大惊失色,以为来者乃太平妖孽,欲杀李瀚章泄愤,顿时乱作一团。 李瀚章神情凝重,恍然想起小时候一事。 他面带惊讶,连忙劝开众人,并对着来人拜倒在地,口中连呼“神仙”,把他迎入主位,好生款待。 那个白衣男子坐了主位,也不客气,拎起酒壶自斟自饮,夹起大肉海吃大嚼,汤汁淋漓,旁若无人。 众人见制军李瀚章大人态度恭敬,一个劲地催促好酒好菜上来,便知他口中的这位“神仙”来历不凡。虽然又惊又疑,却不敢张口,以免得罪来人。 那白衣男子虽已40岁开外,相貌普通,但一双眼睛却神光湛湛、精芒外泄,像是有柄宝剑蕴藏其中,令人看了,忍不住低头揉眼。 待此人吃饱喝足,站起身子对李瀚章道:“借君一席酒,为君除一祸事尔,告辞!” 说罢,只见那人伸出手,露出一个黄澄澄的弹丸,往空中一抛,顿时化作一道清光,堂上风雷大作,那人倏忽消失不见。 与席庆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只有李瀚章依旧恭敬如初,遥向空中作揖。 直到堂上众人神态恢复平常,李瀚章才又在主位坐下,向好奇的宾客讲了一个小时候的故事: “这真是本人遇到的一件奇异之事,今日与诸君说来,姑且听之。” 原来,小时候,李瀚章在合肥老家读私塾,一天散了学,他带着弟弟李鸿章、李鹤章在后园里嬉闹玩耍,却见到一个陌生人在园中树后蹲坐,貌似出恭。 李瀚章是大哥,警觉性高,担心陌生人对弟弟们不利,便悄悄绕到那人后面,欲赶走此人。 可是,他又发现那人身边放着一个散开的包裹,上有一团黄纸。 李瀚章以为是厕纸,便蹑步上前,抢在手里,以为把柄。 待那人惊觉,李瀚章已把黄纸团抢在手中,正在打开。陌生人见状,连忙大呼“小兄弟,不可,不可!” 可是,幼童的心思就是这样,你越是让他不要做,就越是好奇心起,要看个究竟。而且,李鸿章等人也围了过来,都争着要看黄纸团内是何物? 李瀚章刚打开纸团,忽见一团清气豁然冲出,直上云霄,而那个提着裤子的陌生人则突然萎顿在地,手脚抽搐,面露惊恐之色。 李瀚章有些害怕,但也颇为懂事,以为犯了人家的忌讳,便把黄纸团递在那人手里。 说来也奇怪,当黄纸团回到那人手中,他却似来了精神一般,伏在地上以另一手在空中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虚空写字,又似是结印......过了一会儿,一团清光倏忽从云中垂下,冲入纸团,那人也恢复了正常。 李瀚章等人何曾见过如此怪异之事? 好奇心让兄弟几人忘了害怕,争问其故,那个陌生男子悚然道:‘汝等真大福之人也,余初学剑术,纸裹之中乃飞剑也。一旦放出,必杀人始返,汝等前程远大,得无伤,已移于君家后山林木矣。’ 几个孩子将信将疑,目送那个陌生人离开,彼时,那人和如今容貌无二,也是40岁左右。 李瀚章对陌生人的话似懂非懂,便带着弟弟回到私塾,请教塾中老师。 塾师诧异,说道:“你们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仙剑一流的人物,可惜与其失之交臂,若是不信,咱们去后山一看便知。” 很快,塾师便带着一群孩童来到李瀚章家后的小山上。 只见这里林木东倒西歪、枝干皆被削落,至此,李瀚章等人才大惊失色。 若不是他及时把黄纸团递给那人,只怕李氏兄弟早没了性命,而清朝的历史也要被改写了! 这件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若不是那人的容貌一直没变,李瀚章真不易记得此人。看来,此人确乃陆地神仙之流,而且功力比昔日更高深,黄纸团也升级成了黄澄澄的剑丸了。 堂上众人听罢,有不信者,以为刚才那清光弹丸只是来人的障眼法。 李瀚章却对此深信不疑,未几,数个家丁堂前来报,说是在府内后院外发现十几个蒙面的太平军,疑似对制军大人,但不知何故皆昏迷在地。 堂上众人大骇,连忙移步往视,果然如此,始知那人说“为君除一祸事”之言不虚,方信这世上果有飞剑天仙之流。 当时,李瀚章的长子李新吾就在堂上,耳闻目睹了此事,并在日后讲述给观察使黄益斋听,由他记录下来。 天仙游陆地,飞剑决浮云,千里微步,餐气晨昏。 在古代,像陆地神仙、飞剑真人的传说层出不穷,且有亲身经历者当众叙之,录于后人。请问,对李瀚章的这种经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发布     👍 0 举报 写留言 🖊   
✋热门推荐
  • 但是在公元五世纪的一段时间里,佛教却逆向传播,从东边的敦煌传到西边的吐鲁番,这个现象在史学界曾引起不小的争议,而令狐家族的西迁却让这个反常的现象得到了合理的解
  • 【4】挑战2000块钱过一个月day11,8块钱吃早饭+10块多买个小蛋糕吃~激活米其林轮胎随你行服务 目前微信现在可以绑定2台车辆了选择正品米其林行货轮胎优点
  • 附上一张我最爱的头像,感谢爱笑的你让我一度灰暗的生活充满了色彩和希望。!
  • 考研我坚持四门考完就算胜利了,也不知道我在这念念什么,好没有逻辑。今天拒绝了一个崇明初中的审核,过了初筛让我交材料,然后参加入编考试。
  • 可是对别人的苦,他是能感同身受的,所以才有可怜。我曾说艺术是无对象的慈悲,然而这一群群的读者正是我艺术的对象。
  • 想要过好这一生,就要修好一颗心#炼心篇# 没有人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各人有各人的苦,各人有各人的难处,但无论怎样,我们都一步步熬了过来,并从中获益良多,不仅收
  • 25岁 失去少年这个庇护 事业正规 没房没车 迷茫焦虑成人世界里 仅仅凭借努力就能填补的差距已经不多了…夹在中间上不去也下不来没有学霸的惊人成绩也没有
  • 【#时代少年团商标被抢注#】#时代峰峻申请时代少年团商标被驳回# 据企查查,近日,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申请的时代少年团商标状态变更为驳回待
  • 那会还是大学生的我没和家人开口,自己借钱一步步做起来的所以我才能有了收获。需要时间沉淀 才能有所收获很多人说我还挺厉害,可我并非一开始就有成绩 有存款的,我也不
  • 属狗的遇上有口的字,就很会叫,意思是争吵能力比较强,但不一定是对的。落水狗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意思差不多,也就是刚开始会很用心的付出,还没结束就自己放弃了,
  • 材料很丰富。酱爆鸡比红烧鸡块口感偏甜点。
  • 大多数都是从小到大运气都非常好,家庭富裕有丰厚的物质基础,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和锻炼,有很好的财运,才华横溢,能够从多方面聚集财富,同时有独到的眼光,事业起步基础
  • 又是半夜,林楠笙又好似回想起什么似的;只见他双手在纸上弹钢琴,两人曾一起弹奏过《六月船歌》。[心][心][心]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而这首曲子就承载了两个人的美好
  • 挽回他们的黄金期就是让他意识到不会遇到比你更合适的人。如果你们分手是因为你一直在考验他,一直在作,让他消耗了太多精力,那你就要让他感受到,你已经不是一个在感情里
  • 此前她曾出演《木府风云》、《劝和小组》、《舞乐传奇》及《斗破苍穹》等等影视作品,从这些电视剧中任意挑出哪一个角色都不会让人失望,她的水平一直都是平稳且专业的,她
  • ”龚骏垂下眼睛若有所思:“不过我记得,当时好像有人带我出来了,因为我爸妈说,后来是jing/cha联系了他们,说是在jcj门口看到我的。”“他刚跟你说啥了?
  • 近期总觉得胃胀,不太想吃饭,又觉得不吃可能对胃更不好,便去德隆街万城华府附近特意去找了一家叫瓷小豆的碗蒸豆腐脑,点了一碗传统口味的,再加入商家准备的免费的虾米榨
  • 29、希望今年所有的遗憾,都是来年惊喜的铺垫30、2022年,愿世界疫病全消,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愿我们的国人平安喜乐,安享盛世!3、如果事与愿违,那一定是另有
  • 跌跌撞撞中冲云破雾,心中激昂;少年无知无畏用双脚来试探前方,不再彷徨;不怕失败忍受伤痛跌倒爬起,才能成长。光[给你小心心]远方苍茫看到风霜里盛开出梦想,斩风破浪
  • 【天猫正品】儿童棉鞋加绒保暖运动鞋时尚潮鞋 [心]【2小时排行榜】戳这里 [心]【聚划算折上折】戳这里 [心]【搜券网页版】戳这里 [心]【安卓App】戳这里